2uxsc优美都市小說 我奪舍了魔道祖師爺 起點-第二百一十一章 求饒鑒賞-cnddu

我奪舍了魔道祖師爺
小說推薦我奪舍了魔道祖師爺
“喂!给爷把头抬起来。让爷看看你的脸。”
仇正合来到敌人跟前后,一副了不起的模样。
敌人闻言,哪敢不做。当即动了动身子,把头抬了起来。
“仇大侠,你大人有大量,别跟我这等小人一般见识。”
“呦呵!你是小人。刚才谁说我师父坏话来着?又是谁说我师父不自量力了?”
闻言,敌人的心差点没跳出嗓子眼来。
“之前是我有眼无珠,还请魔道祖师爷见谅,放过晚辈。”
“你可拉倒吧!你那是有眼无珠吗?你那是嚣张跋扈,你那是拿着鸡毛当令箭,你知道吗?”
“明白,明白。小人知错了。请魔道祖师爷,仇大侠放过小人。小人定当竭尽全力报答凌老前辈和仇大侠的不杀之恩。”
听到这话,仇正合赶忙摆手说道:“你这是想害我啊?杀不杀你,那是我师傅的事情。你故意把我捎上去,这是明摆着要陷我不仁不义啊!”
噗!
敌人是真的被仇正合弄得一阵心烦气躁。
说真的,要不是看在凌天的面子上,他早把这仇正合杀了。
毕竟仇正合真跟他打起来,占据上风的人始终是他。
现在他却一再刁难自己,真是让人心里不爽。
“仇正合。”
凌天冷冷叫了一声,仇正合赶忙跑了过去。
“师父。我……”
“行啦!别再浪费时间了。你这实力都能遇上他这样的强手,其他人指不定遇上什么**烦了。”
闻言,仇正合又冲到敌人的面前,一把将他提了起来。
“快说,其他人都在哪里?”
仇正合这番举动,着实让敌人一阵暴躁起来。他原本放松的双手,顿时拽得紧紧的。
凌天一下就看在了眼里,当场制止仇正合。毕竟能否快速找到其他人,还是要靠这家伙的。
腹黑王子呆呆女
如果让仇正合把他给弄得不爽了,真会做出其他事情来。
此刻,仇正合看凌天如此严肃,冷峻,赶紧退了下去。生怕会耽搁了。
“你叫什么名字?”凌天开口问道。
噗!
仇正合差点没跪在地上。
这你娘的,不是说赶时间吗?怎么一开口却问这样的问题?
敌人闻言,赶忙朝着凌天跪拜行礼。
“回祖师爷,大鲨鱼!”
“大鲨鱼??”
凌天和仇正合一听,当场就不由得相互对视了一眼。心想这是个什么鬼名字?
不过,现在不是纠结这个问题的时候,凌天再度开口。
“你说能够快速找到他们,动身吧。”
“是,祖师爷。”
凌天也不多问,大鲨鱼也不多说话。只有仇正合一脸懵逼,这到底是怎么了。
不过下一秒,两人竟然随风而动。嗖的一下,两人朝着同一个方向飞身而去。
仇正合见状,赶忙追了上去。
路上,凌天冷淡的问道:“你们少主是谁?他为何要对本座的徒儿下手?”
大鲨鱼也不转弯抹角,直接回答:“少主就是带着鬼神面具的人。祖师爷应该跟少主见过面才对。至于为何出手?少主没说。”
“你的猜测?”凌天再度追问。
“想要掌握局势的主动权。”
神狄外傳之情陷南詔
凌天点点头,并未说话。其实他觉得大鲨鱼说的并不是没有道理。不过远远不止这么简单才对。
“师父,这条路是不是太过偏僻了?”
仇正合一路上都觉得不对劲。总感觉这大鲨鱼心里有鬼似的。
虽然凌天并没有说出口,但心底却也跟仇正合的感觉一样。但凌天也是经过深思熟虑的。所以,到现在还是没有表现出像仇正合这般的怀疑和焦虑。
“师父,你说现在怎么办?”仇正合还是很焦虑担忧。
“你找个好点的时机,提前去前面探探。”
闻言,仇正合点点头:“明白了,师父。”
混迹在十五世纪的尾巴 滴血十字
“祖师爷,前面那片树林左拐。”大鲨鱼开口提醒到。
凌天和仇正合当即随着他一起朝着森林的左边小路拐了进去。
“师父,我先行一步。”
仇正合当即闪身进了一旁的树林,旋即利用树林的掩护朝着同一个方向快速移动。
然而现在,其他人都已经陷入了绝对的困境之中。
少年反派之煩惱 三上桑
先不说沈婉清和勾文曜,就是竺兴修也完全陷入了危机之中。
此刻,出现在他面前的人,不是别人,正是他们这些人口中的少主。
“你,没死?”
看见眼前的人如此生龙活虎的出现在自己的面前,竺兴修是真的有些难以置信。
超能力者的日常 我只是一个包子
不过眼见为实,眼前人确实是那个已经死去的临木玄。
“哼哼,看来你跟师父和其他人都一样啊!都那么希望我死啊!”临木玄说着,随即把摘下来的鬼神面具带了上去。
就在带上去的一刻,整个人的气息都变了,变得极为阴冷诡异。
“如果你能够站好立场,我们怎么会对你出手。”竺兴修冷冷说道。
虽然他不知道临木玄为何没死,但他也不想多去深究这到底怎么回事。毕竟现在压根也不是去深究这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的时候。
不过,竺兴修确实能够从眼前临木玄的气息中感受到不祥的预感。这是一种极为危险而又不稳定的气息。
“立场?什么立场?”
临木玄带上鬼神面具之后,整个人的行为举止,甚至连说话的口吻都变了。阴冷诡异得让人心生寒颤。
“竺兴修,你别忘了。你跟我其实是一类人。”临木玄继续开口说道。
“什么一类人?我是我,你是你。别混为一谈。”竺兴修当场强调起来。
“行!你爱怎么说就怎么说。不过,我的意思仅仅是我们都是为了各自立场而活的人。”
“是吗?这么说来,你就是为了你的魔族未来?”
竺兴修还在想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毕竟他觉得临木玄这次来,绝不是跟自己叙旧的。但为何还不出手?
“难道你不是吗?渊国皇子竺兴修,不不不,应该叫你渊明修才对。”
说到这,临木玄冷笑了起来。
但这一切却没有让竺兴修感觉到惊讶。毕竟他能够搞清楚临木玄的真实身份,临木玄也能搞清楚他的真实身份是什么。
“既然如此,我们还能说什么。动手吧!”
“哼哼,真是心急啊!我今天来无非是想要给你一个选择。”临木玄略有玩味的笑了起来。那声音听得让人心底发毛。
“选择?”竺兴修一脸不解。“什么意思?”
“在国与爱的人之间,你会选择什么?”
闻言,竺兴修已经开始猜测到了什么。
“我爱的人?好,就算我有,那怎么个选择法?”
临木玄再次冷冷一笑:“很简单。选择国,那我便在你面前将他们都杀了。如果选择他们,那么国你也就叛了。”
至尊毒後
听到这话,竺兴修当场明白了临木玄此番的用意。
“看来你是想用师父,和其他师兄师姐的命来威胁我啊!”
“没错。我就是这样的意思。”临木玄压根没有在乎竺兴修的想法。
“你我曾经也是师兄弟一场,你觉得我会叛国吗?”竺兴修冷冷说到。
“很好。我就喜欢你这样的选择。”临木玄笑得很是高兴。
而就在笑了不到半分钟后,他的笑容戛然而止。而且此刻,整个人都散发出一股让人心生寒颤的气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