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wwwl火熱連載都市小說 我的1978小農莊-第334章 小皮鞭,虎尿,小毛驢-28mcr

我的1978小農莊
小說推薦我的1978小農莊
一头牛犊子大小的动物被灌木杂草给缠住了,后蹄子还挂着一铁丝,铁丝一头是一个小胳膊粗细的木桩。
“啥玩意?”
李栋一眼扫过去,长着根本不是鹿角倒是有点像羊角的黑角,类似羊头可长了驴脸,蹄子倒是有点像牛蹄子。“叔,别看了,要跑了。”
“你真能耐啊。”
李栋都不知道说啥好了,先把这玩意给弄出来再说。“好大劲啊。”真不知道韩小浩怎么拉住的,这家伙劲头不小啊。“我去。”
这边刚拉出来一点,这货猛地一跳,闪的李栋差点趴地上,估计刚刚韩小浩就这么被干倒了。“脾气还不小呢。”不知道,李大力气的厉害吧。
叔侄俩运用钓鱼手法,连蹦带跳的熬了半个多小时,总算擒获这怪玩意。“累死我了,这东西哪跑来的?”
“老山里。”
韩小浩这会脸肿的更大了,鼻青脸肿,李栋看着忍不住乐了。
“俺看到好几头呢。”
“好几头?”
感情这小子打主意不是第一天了,胆子真够打,这玩意比羊大多了,李栋估摸一二百斤都有,真不知道这小子吃了熊心豹子胆了,一会一定要跟着国富说说,好好抽一顿,最好屁股给打烂了,好好安生几天。
廢妻為後 風四娘
“这啥玩意,你认识不?”
“俺问了六爷,是牛马羊。”
“牛马羊?”
还有这样的名字,李栋嘀咕,不过这货还真有点三合一的感觉,不对啊,三合一,四合一。“四不像?”李栋猛地一下站起来,仔细打量一下,不对啊,这玩意感觉和电视里放的那种四不像要小点啊。
不是秦岭才有呢,这边是皖南山区啊,李栋一拍额头。“对了,前些天赵教授说,宁国发现了一只苏门羚,这玩意是苏门羚啊。”
重生千金谋略 绯色添香
“这货就是一野羊。”
不过是角像鹿角不是鹿,蹄像牛不是牛,头像羊不是羊,尾像驴不是驴,四不像却和秦岭四不像不一样,这家伙小一圈,骑个小娃娃还行。
比不上秦岭羚牛,那家伙更大一些,这玩意一两百斤,羚牛的话四五百斤差一个个,李栋当时和赵教授聊了一下,这会全想起来了。
“走,回去宰羊吃肉。”
李栋牵着没了脾气的野羊,韩小浩不情愿跟着,庄子口碰到挖着野菜回来的妇女们,李秋菊第一次眼就瞅见了韩小浩,见着韩小浩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知眼睛。
脸肿的黑面馍馍似得,身上衣服也破一块烂一块的,好家伙,李秋菊差点没给气死了,篮子一扔追着韩小浩就准备捶一阵。“嫂子,嫂子,别打,别把你手打坏了,编不了竹编了。”
李秋菊真要捶韩小浩,一听李栋说的,可不是自己手锤扭了可不就编不了手提篮了,这可都是钱呢。“回去好好收拾你。”
“对对对,回去用竹子抽,不伤手。”
刚刚还挺感激李栋的韩小浩,叔可真是大好人,现在直接懵逼了,叔,你太狠了了吧,竹子抽,俺屁股还能要嘛,李栋可不管,屁股不要正好,少出去给你叔我惹事。
“嫂子,这野羊是小浩发现了,我们俩费了半天工作捉着的,我打算弄回去宰了吃肉,这样,我贴三十块钱给小黑,你看行不?”李栋一说吃野羊大家才仔细打量起李栋牵着黑乎乎的动物。
“野羊,咦,这不是牛马羊嘛?”
“牛马羊啊?”
尖刀部隊
“咋是这东西啊。”
“栋子,这东西吃不得,吃了上房揭瓦的。”
“对对对,这东西脾气躁,吃了人乱跳。”
啥东西,李栋听大家这意思,这东西还不能吃,不是羚羊嘛,咋还不能吃了。“栋子,俺看你还是给放了吧。”
“娘,俺和叔费好大家捉到的。”
“嫂子,要不我先养着,去去脾气再吃。”
羊肉火锅,羊肉砂锅,烤羊排,烤羊肉串串,李栋满脑子都吃羊肉,这家伙给放了,费了半天功夫,可不行。“嫂子,我给你补三十块钱。”
见着李栋掏出三十块钱,大家都是一愣,真给啊,李秋菊刚还心疼着韩小浩衣服呢,多好的新衣服,这娃子给弄破了,这孩子皮实摔破点皮,摔破脸皮,鼻青脸肿没多少心疼,可衣服不行啊,摔破了就长不好了,那啥心疼死人了。
三十块钱,这家伙能买不少布,二三套衣服都能做出来。“栋子,这咋好意思。”
“嫂子,你就拿着吧。”
李栋说着塞给李秋菊,并且和李秋菊说道。“秋菊嫂子,小黑脸上肿了,你给他买点药水擦擦,回去可别打太狠,这孩子虽说胆子大了天,啥玩意都套,时不时还跑进山里,大老虎都不怕,可毕竟还是孩子,别打太狠了,也别打头,脑袋瓜子还是挺灵活,打坏了可不行,屁股厚实,打屁股就行了。”
“小黑,乖乖的啊。”
李栋牵着野羊走了,韩小浩愣愣的看着李栋,叔,你咋能这样啊,大家是一伙的,你出卖俺。“娘,俺没进山,俺是山坡下遇到的。”
“跟我回家。”
李秋菊拉着韩小浩耳朵,提溜着回家,韩小浩嗷嗷叫。“娘,娘,轻点,轻点,耳朵要掉了。”
“掉了好,掉了,看你还不听话,俺说的话,左耳朵进右耳朵出。”
李秋菊真给吓到了,这孩子胆子太大了,还敢跑山里,这刚开春,山里啥吃的都没有,野猪都对外跑,还有老虎,这要给撞上还有的好。
李栋也是怕韩小浩乱来,苏门羚,李栋还是知道一点,赵教授说过一些习性,这东西平时山里,海拔挺高地方,只是没食物的时候出来,即使出来也肯定山林里的。
韩小浩这小子八成又偷摸进山了,这不教训看不行了,哪天真给老虎叼跑了,胆子太大了。
李栋牵着野羊,这会又开始蹦跳了,一阵闹腾,李栋手掌给磨的有点火辣辣的疼。“这啥东西啊。”一会闹一会闹,这哪里是羊啊,这小脾气好暴躁啊。
难怪说吃了肉,人要跳呢,这东西一会跳,一会跳的,回到小院子李栋用绳子给拴好了,回到屋里擦了擦碘伏。“还是去看看小黑,这熊孩子吧。”
李栋碘伏和消炎药拿了一些来到韩国富家里。
老远就听到韩小浩的杀猪般的叫声,得,这家伙屁股得好好擦点碘伏了,这熊孩子,瞎闹腾。
“嫂子,打着呢。”
噗嗤,李秋菊没忍住乐,啥东西,打着。
“嫂子差不多就行了。”
“你栋叔给你说话了,要不有你受的。”
李秋菊哼了一声,竹子给扔掉,去忙去了,一会还要去竹编小组可不能耽误编制手提篮,韩小浩看了一眼李栋,栋叔还是爱俺的,来救俺了。
“屁股疼不?”
“疼。”
“疼就对了。”
李栋拍了一下韩小浩屁股,哎呦,这小子直叫疼。“下次看还敢进山了,说了多少遍,山里多危险啊,你卫国叔有猎枪都不敢随便进去。”
“俺没进去,俺在外边看到的。”
韩小浩摸着屁股,好疼了。
花開花落都愛exo
“行了,消炎药,碘伏消毒,好好擦擦,不光光屁股,脸也是,还有手上。”
现在孩子皮实,破点皮,烂点肉,没啥了不得的,有碘伏擦就不错了,还有消炎药吃,这货得意了。“拿了两块点心给你,下次别乱套东西,这么大的,你能拉的住,摔的狗啃泥了吧。”
“俺想给叔你套个大鹿额。”
壞蛋上校別亂來
“行行行。”
啥玩意,李栋心说屁股没打好了。“我跟你说,你叔我喜欢小玩意,小白兔,小鸡仔,小鸟啊,小猫咪啊。”
“猫咪?”
本书由公众号整理制作。关注VX【书粉基地】,看书领现金红包!
“猫崽子。”
“哦。”
好了,擦好了,赶紧穿好了,别乱跑了,猪头脸,可别吓到人,李栋拍了拍韩小浩屁股,哎呦一声,这小子倒是皮厚,这不一会功夫屁股都开花了。
站起来又是一条好汉,屁股开花算个球球,还是活蹦乱跳的,李栋见着没点是事情,行了。
回到家里,小娟和张宝素,正躲在边上看着乱跳的驴脸羊发疯呢。“这又闹了。”
“小娟去弄点白菜来。”
顺便拿个鞭子,好好教育教育,真当自己大爷,三十块钱买肉吃呢,再蹦跶,回头就给你下火锅了。李栋一顿皮鞭加白菜招呼,总算安生了。
毛病,李栋教育了一番,搞来两个小箩筐挂在驴脸羊身上,百来斤,还挺大个,背着两个小点箩筐装着菜种子,工具,李栋来到自己刚刚划归的自留地。
前些天又下了文件,一人最多可以有五分自留地,这家伙,李栋家现在三口人,最多可以有一亩半的自留地,村里多的一家三四亩自留地。
金元宝传
屋前屋后,好些家都开了自留地,一时间倒是更忙活了,李栋家前后没地方开了,这不村里划归了一片河滩边上,开阔的地,杂草,灌木清理掉自己选一块。
李栋选了一块靠近水碾子的地方,地差不多三四分地,可以用来种植蔬菜。“栋子,你啥时候买了驴子啊?”
“啥驴子,国强叔,你瞅仔细了。”
李栋牵着地牛马羊,还真有点农民架势,韩国强仔细一瞧。“咦,这不是牛马羊,这玩意你哪里弄了,这东西不成,脾气暴躁,一干活准撂挑子。”
“我觉还行。”
李栋小皮鞭拿着,这家伙倒是老实多了。
韩国强听着直摇头,这东西也就李栋养。
忙活一上午,整治好自留地下了种子,运了几趟肥料,别说暴脾气牛马羊吃了白菜和享受小皮鞭还真老实的。
“算了,先留着干活吧,哪天不老实再宰了吃肉。”李栋下午得去城里一趟给黄胜男打个电话,顺便去把北京拍的照片拿回来,张峰已经帮着洗好了。
来到池城小院,李栋把枕头和被套塞进洗衣机里,插上电,好家伙,这声音跟拖拉机似的。
傲世苍宇 天机知命
“李栋,你干啥呢?”张大妈没忍住,太吵吵了。
“张大妈,我洗衣服呢。”
“洗衣服咋跟打墙似的?”张大妈垫脚瞅。
七重纱舞 e.伯爵
“那个用机子洗的,可能没放好。”李栋心说,这啥玩意洗衣机,按不住啊。
得,坐上去,李栋觉得屁股颠的和坐吉普车似的。
“哎呦,妈呀,这啥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