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an0d笔下生花的小說 明尊 ptt-第四章居雲之鰩,錢晨手段,中品靈根熱推-t62nc

明尊
小說推薦明尊
舟山群岛向东二百里的海域,是一片海妖出没的渔场,龙宫麾下的水族会在此处出没,放牧海兽。
人族修行者乃至东海的游侠,也都会来此地猎妖!
今日,海面上飘曳着狂风,夹杂暴雨倾盆而下,海上掀起近丈高的巨浪。
此时一个浪头打来,一只体型庞大的居云鳐从水面之下冲天而起,拍打着宽大的胸鳍,电光缠绕在它身上,扁平的身体与海面之间激起密集细碎的雷光,海面的上升气流,使它得以借助风力扶摇而上……
这时候一个身披海兽皮毛的渔夫高举着鱼叉,从半空中骇然扑下,精钢打造,柄上缠绕着可以隔绝雷电的紫电海狸皮毛的钢叉,深深的没入了居云鳐的背脊。
巨大的鳐鱼一声哀鸣,浑身迸发出剧烈的雷光。
那渔夫从怀中掏出了一张符纸,捻在胸前,符纸燃烧成一团火球,给他度上了一层金光。
但下方的海域之中,却有不少人被电翻了!
海面下许多‘水鬼’露出了上半身,他们裹在黑色的皮衣水靠里,手持着一柄柄连接着绳索的鱼叉,奋力欺近到了鳐鱼三十步内,然后纷纷掷出鱼叉!
数柄鱼叉贯穿了鳐鱼的胸鳍,所有人喊着号子,将鳐鱼拉到了海面下。
第一个叉中鳐鱼的渔夫一声怒吼,奋力跃到了鳐鱼的身上,将鱼叉从其胸部的裂痕之处插入,贯穿了它的心脏。
鳐鱼翻了身子,无力的浮在海面上。
为首的渔夫连忙捆住了它的尾巴,将绳索往上一扔,一只鱼隼抓住了绳子,带到了不远处一首三十丈长,以黑铁木所制的大船上。
下方的渔民水鬼纷纷振奋大吼,顶着风浪爬上了船,喊着号子将居云鳐拉到了船上,有人振奋的对为首的渔夫道:“头儿!不枉咱们追了这只居云鳐三个月,才等到今天这场暴雨!何小仙师果然没有说错,这畜生平日里受惊会往下沉,唯有在风雨交加之日才会向上冲!”
“居云鳐,居云鳐!咱们老祖宗之所以起这个名字,便是因为这种鳐鱼能乘风而起,趁着海上风雨大作之时繁衍后代,然后将鱼卵产在乌云中,伴随着暴风雨,洒落半个大海!”
这名被称为‘头儿’的渔夫浓眉深目,虽然脸上被海风侵蚀的粗糙,伴有深深的皱纹,但看得出来年纪并不大。
他接过旁人递来的帕子,擦了擦脸,回头道:“这次有没有人伤着了!”
旁边捂着被鳐鱼电出焦痕的渔民并不言语,只是望向了一个老渔夫,那老渔夫脱下水靠,露出白发苍苍的头颅,低声道:“头儿!石三牙子的胶衣破了!”
那渔夫上前去看,一具被水泡的有些苍白的尸体,被众人抬到了甲板上。
地心修仙
他扒开那具尸体,看到背部的水靠果然裂开了一个大口子。
这些以海兽皮毛缝制的水靠上,涂满了南海出产避雷胶,渔民们脖子上还带着含在口中可以短暂提供气息的青鱼石,包括他们那些从海市上买来,鲛人海国用水下寒铁矿石打造,能刺穿妖兽皮毛的钢叉,甚至身上的几张救急的符纸,这些都是渔家在东海猎妖必备的东西。
渔头儿无奈的叹息一声:“这就是咱们石家人的命啊!”
殘王嗜寵小痞妃
“头儿,现在咱们能猎鳐了!迟早有一天,可以供养出一个真正的仙师来!那时候,石家的日子就好过了!”有年轻的渔民愤然道。
“仙师……”
石渔头望向海面的极远处,无奈叹息一声,声音里饱含了某种其他人不理解的东西。
“回城吧!这只鳐鱼卖出去,咱们能过几年好日子了!”石渔头转身回到船头,开始把舵驶向舟山群岛。
何七郎踏着飞鱼翼,穿过茫茫的水幕,来到一处略大的岛。
这里停泊着许多渔船,地方虽然宽大,但却灵气淡薄,石渔头就在自己的船上等候着他,看到何七郎的身影,石渔头恭敬拜道:“石仙师!”
“怎么样?我给你的消息和秘药如何?”何七郎扫视了船上的血迹一眼,冷冷道。
石渔头沉声道:“回仙师的话,今日已经猎获一条居云鳐了!这鳐鱼到了暴雨天果然会往上飞,仙师的秘药也确实好用,能引诱鳐鱼浮到上层海面!”
“石黑龙,按照约定,尔等的收获要上供五成给我。但今日你有一个机会,从此不需要上供!”何七郎年纪虽然不过十四五岁,但言语之间已经很有压迫力。
异世之兵行天下
石黑龙连忙低头道:“黑龙不敢!没有仙师庇佑,我石家不过是别人的案上的鱼肉!”
“这只鳐鱼比你想象的更加珍贵,我这几个月来,一直盯着此鱼,就是为了确定其腹中已经孕育一种灵物。本待尔等猎货此鱼,我便暗中剖走此物……”
何七郎盯着鳐鱼的尸体,平静道:“但你的运道来了!石黑龙,你不是一直想要成为一个修仙者吗?”
石黑龙压抑着心中的激动和恐惧,不知这位小何仙师意欲如何。
何七郎也没有准备听他的回答,只是自言自语道:“近日群岛来了一位中土的仙师,自称有种灵根的手段!地灵则人杰,你石家乃是疍民,逐海而居,没有稳定的地气蕴养,后代的修行资质定然低劣!”
“你石黑龙修行武道,搏命十数年,又有妖兽血肉滋养气血,至今也不过在练气门口徘徊。没有灵根,你石家绝无可能有人能入道!”
何七郎抬起头来,看着石黑龙低声道:“所以,这次可能是你石家唯一的机会。前提是我愿意开恩,将鳐鱼腹中的灵物借给尔等,让尔等可以种下灵根!”
无限之轩辕天子剑 轩辕天子剑
石黑龙噗通一声跪下来,叩首道:“何仙师若是开恩,我石家世世代代愿为仙师做牛做马!”
“哼!”何七郎一拂袖,盯着不远处挂起来的鳐鱼,他并没有欺骗石黑龙,因为这鳐鱼腹中的灵物就是他一点一点养出来的,只不过为了避开风闲子的耳目,给这灵物找一个出处,才利用了石黑龙他们。
但他自己也知道,虽然表面上装成天才,但自己的资质实则非常低劣。
若是没有灵根,此生想要结丹,希望却也是渺茫至极——就算是有‘那一物’相助也一样!
与其要走石黑龙这边的灵物,不如借机试探一下那位中土的灵根师手段。
毕竟就算自己隐藏了修为,但比起那人一剑展开海面数里的惊人剑术,还是差了许多!自己有信心能制衡风闲这位师傅,可未必能应付得了那人。
而自己身上的秘密,实在太过沉重了一些!
黑铁木的大船重新起航,驶向了钱晨的洞府所在,何七郎站在甲板上,一直到看见了前方的风雨之中,模模糊糊的显现出一座礁屿。甚至在礁石之上,都隐隐约约可见一个在风雨之中抛竿的身影。
何七郎看到那个身影徒劳的收起鱼竿,摘下鱼线上悬挂着的海藻珊瑚,又一次艰难的抛竿!
“我花费这么大心思,就为了预备应对这个倒霉蛋?是不是有些小题大做了?”
何七郎心中不免有些唏嘘,此人修为不差,剑法真个惊人,偏偏行事很是有几分不靠谱!
也不知将自己的灵根托付在这样的人手里,是福是祸?
好在可以先用石黑龙试探一番!
钱晨在风雨之中摇曳,稳着手中的鱼竿,口中念念有词:“钓顶风,钓浪口,雷雨过后钓新鲜!赤龙趸还不上口,一定是我炼制的辟谷丹有问题!不行,钓鱼佬绝不空军,拿我的碧灵五毒丹来!”
金银童子刚准备听从吩咐,便见远处有人飞向了礁屿。
“前辈!”何七郎非风雨中叫道:“前辈,前日我传出消息,今日便有人携船来,请前辈种灵根!”
重生之商海霸业
钱晨貌若无事的收起鱼竿,对何七郎道:“带他上来吧!”
金银童子降下飞云兜,把何七郎和石黑龙两人带入了洞府厅室内,石黑龙有几分手足无措的看着这两个刚到他膝盖的小妖怪,眼睁睁的看着银童子巨力无匹,生生举起了那条巨大的鳐鱼。
“以此物做偿吗?”
钱晨瞥了一眼鳐鱼,道:“腹中的灵物的确可以做灵根,但品质太低了!本来我是不做这种小生意的,但毕竟是第一个找上门来的,我也就开个张吧!”
金银童子端出一个金盆,这是钱晨从大唐左藏库收刮的金器,乃是一品以上才能用的承露日精法禁,浑金玉器之物!
每日汇聚日华,在金盆内聚起一点浅浅的日露。
如今盛满一盆灵泉,水光晃动间,金色的日华犹如碎金,泛起在水面之上。
何七郎瞥见周围陈设的这些金银器物,不禁瞳孔微缩,心中泛起惊涛骇浪来。
钱晨察觉到他内心的不平静,微微皱眉,有了几分猜测:“看来我猜的没错,此人血肉之中纯净的灵气果然是日月精华。乃是经常服用日之珥食,帝月流浆才会有的气息!”
用一柄短刀刨开鳐鱼之腹,钱晨从中取出了一团微微散发灵光的胶质。
“这种灵物倒是少见!此乃深海墨鱼之骨,鳐鱼吞入腹中之后渐渐软化,被鳐鱼的雷电炼化时,因为鳐鱼服用了什么罕见的灵药,药性被墨鱼骨吸附,因而炼成的一个内丹雏形!”
極武劍神
“若是此鱼不被你们猎杀,日积月累之下,便可渐渐将此物吞吐,吸取日月精华,百年之后未必不可凝成妖丹!”
“这可以炼成水属灵根,夹杂一点雷属性。”
“中品灵根,大概八分水,二分雷……如此大小,可以炼成三份。其中两份是我出手的价钱!”钱晨抬头问石黑龙道:“你觉得如何?”
“一切依仙师所言!”石黑龙满脸激动,唯唯诺诺道。
倒是旁边的何七郎,暗暗握紧了拳头:“中品水灵根,还有两分雷灵根糅杂!”
水雷相生,雷灵根本就是比较罕见的异灵根,身怀雷灵根者,修炼雷法便多了数倍的效果!
海外修行者面对的环境本就偏向水属灵气,论起来,水灵根乃是五行灵根之中最为便利的,而雷灵根又是出了名的强大。所修的雷法杀伤力远胜同侪!而中品灵根资质虽然不算太高,但也比何七郎如今的资质强上无数。
#送888现金红包# 关注vx.公众号【看文基地】,看热门神作,抽888现金红包!
他甚至有一种临时反悔,将这条灵根种给自己的冲动!
但何七郎还是按耐住了!
为了这低劣的资质,他忍了无数,又何必急这一时?
“若是此人手段果然非比寻常,我自有办法种下更胜一筹的灵根!”何七郎心中激动道。
看见石黑龙果断应承下来,钱晨便动手施为。
他取出短刀,用真火灼烧了一遍,突然插入石黑龙的胸口,在两人还未反应过来之时,便截断了他的一截肋软骨取出。
带着血丝的半透明软骨,在钱晨的刀下被修成指节大小。
然后以鳐鱼软骨囊之中的残余电浆,以及其精血,搭配了种种灵药,甚至用上了今天钓上来的海藻,最后这些东西被混入和金盆之中含有日露的灵泉里,被钱晨炼制成淡绿色,遍布丝丝血丝的灵液,再将那段软骨放入灵液之中。
紧接着,钱晨截取三分之一的胶质灵物,将其点入那软骨。
随着灵物渐渐和软骨融合,那些灵液和混杂的鳐鱼精血、电浆都被软骨缓缓吸收……
“这一次,我用的是换骨法!”
“为你种下的仙骨灵根,只要你不断以自身真气浇灌仙骨,便可以渐渐生出灵根来,同时还能从这只雷鳐血脉中,继承一种天生的法术。”
钱晨仔细观察了软骨片刻,摇头道:“应该是呼风术!没什么用……”
石黑龙在旁边却大为振奋道:“有用,有用!对我渔家儿郎,再有用不过了!”
“灵根当在一年内彻底生成,你若肯多花些本钱,服用一些天材地宝,也可以加快灵根的生成!这块软骨种在你体内,灵根生成之后,多半不用你管,但生成之前,若是这截仙骨断裂,便会使你灵根残缺,切记保护!”
钱晨取出盆中的那截软骨。
此时石黑龙已经完全认不出这是从自己体内取出的骨头了。半透明的软骨中,闪烁着丝丝缕缕的雷光,细密的血丝遍布其上。
他看不出更多,唯有旁边的何七郎,能感应到其中活跃的灵机和生气。
钱晨让石黑龙俯身趴下,将软骨种入了他第一块脊椎骨内,石黑龙感觉到一阵酥麻之感从那截骨头之中扩散开来,真气运行到那里,便有一丝若有若无的瘙痒,真气也会微微精纯一分。
石黑龙从石床上跳了起来,对钱晨便要大礼参拜。
“举手之劳而已!若是有人能找到上品灵植,我当亲自出手,为其种下极品灵根……”
钱晨将剩余的鳐鱼灵胶收入玉瓶中放好,何七郎上前恭维道:“前辈如此妙手,异日必将名动舟山!”
钱晨打量了他一眼,道:“你若想请我出手为你种灵根,记得备好材料。以后这种中品灵根,我就不会出手了!”
何七郎心中微微有些紧张,便和石黑龙一起告辞了!
大汉嫣华
路上,他心中惴惴不安道:“那位前辈是不是察觉了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