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6oy3人氣都市异能小說 《留裏克的崛起》-第508章 碼頭榷場與瓦斯荷比的奧斯坦-5klhi

留裏克的崛起
小說推薦留裏克的崛起
阿芙洛拉号正是港口最梦幻的大船,整个巴尔默克部族,甚至是居住偏远的人们,他们纷纷划船而来驻足参观。
被数以千计的人围观,仍住在船上的人们心情可是非常糟糕。
留里克不在,巴尔默克人都下了船。耶夫洛自然成了大船的管理者,大家都想要下船,奈何没有留里克的直接命令,所有人仍要坚守在船上,紧紧看着一仓的货物。
终于,留里克在诺伦的亲自陪同下突然出现。
她自然地挽着留里克的胳膊,又在一众打扮光鲜的女仆人护送下,走近人头攒动的码头。
族人们自然地让开一条路,他们本是对着大船议论纷纷,现在数以千计的眼睛紧紧凝视起留里克那一张俊俏的脸。
那就是罗斯人的贵族?真是一个漂亮的男孩。那些传言都是真的,首领真的把小女儿许配给这个罗斯人了!
留里克听到了一些奇妙的议论,他笑而不语根本无意搭腔。
见得老大终于出现了,扒在高高船舷的耶夫洛近乎于哀求地嚷嚷:“大人,我们何时下船。这一船的货物,我们……”
九莲宫 木头羊
“你们现在就下船吧!先把绳梯放下,接着给我小心把货物搬下来。我们就在这里,建设一个临时的商铺。”
话说到此,留里克也当着围观的巴尔默克人的面,大声宣布:“巴尔默克的朋友们!带上你们盐,你们的银币,和我做生意吧!这是你们首领支持的。”
不仅如此,诺伦也做出了完全相同的宣布,她的描述比留里克更加描述。
瞧瞧这阵势,罗斯人是真的要销售他们的货物了?
大家早就摩拳擦掌,部族里流传着罗斯人需要盐的说法,似乎对于他们,盐就是货币。人们开始急匆匆地离开,由此引起的连锁反应,短时间内码头变得空荡荡得。
留里克耸耸肩,他有些哭笑不得。
“诺伦,你的族人跑得真快。”
——————
女孩笑了笑:“大家太需要外来的商人。他们都去回家拿有价值的东西,很快他们都会回来。”
“这是好事。现在,我也要等你哥哥带一众兄弟过来。”
马格努特首领仍在呼呼大睡,显然昨日的欣喜配上烈酒,时间快到中午了,他仍在睡眠。
早在上午,留里克趁着做客吃饭之际,就与比勇尼、弗洛基商量了一番关于摆开榷场之事。
一切正按照大家的计划有序落实着。
这是一场具有强烈试探意义的“远征”,留里克确定了一条从罗斯堡峡湾奔向纳尔维克峡湾的航线。首次航行阿芙洛拉号装载的物资数量并非很多,当然,这里的“很多”对于一般的长船,那载货量只能用“惊人”来形容。
巴尔默克部族处在峡湾了,本地虽有不错的山林资源以及惊人的渔业资源,奈何非常重要的一些民生物资实在匮乏。
比勇尼甚至描述,自己的族人连制造陶器的黏土都弄不到,更糟糕的还是铁矿石的匮乏。山区里当然有铁矿石,就是铁匠们发觉,自己故乡的铁矿比之他族真是糟糕太多。
事实的确如此,纳尔维克峡湾非常缺铁,但这个峡湾终年不冻。罗斯人面临的情况完全反过来,坐拥大量铁矿,甚至是惊人的铬铁矿,偏偏大海每年都要冻上半年。双方一旦联合,互有的优势结合起来,就能对冲掉各自的劣势。(所以纳尔维克港是瑞典铁矿石的出口港)
比勇尼带着近百个部族壮汉而来,他们成为最好的秩序维持这。
有着这群“保安”的协助,留里克这才放心大胆地将货物全部搬出来。
迪梦奥特曼 冰城雪域
他也与比勇尼有约在前:“我会把需要交易的货物全部搬出来,你的人可要维持好秩序。绝非我的傲慢,我害怕有贪婪的家伙带头抢掠,最后闹得上千人哄抢。倘若发生了踩踏事件,你的族人会被自己人踩死。”
比勇尼也做出了明确保证:“你放心,我的兄弟都带着木棍。那个加过敢找茬,你不便出手,我的兄弟就帮你教训。”
留里克愿意相信自己的比勇尼兄弟,不过呢,这些维持秩序的活计干的就是“保安”的活计,他们不该白白站在这里主持秩序。
这些人,每人都会在本日做完工作后得到一枚银币,此乃报酬。
留里克要支付一百枚一般,即一磅银子的工资。这笔钱对于留里克如今可谓一笔小钱,但对于当前时代贵金属极为匮乏的巴尔默克部族,一枚银币的价值,一如曾经的罗斯部族的物价状况。
美女姐姐賴上我 天門東
那是怎样的概念?一枚银币足矣兑换够吃一个月的鱼肉。
在众人讶异的眼神中,远道而来的罗斯人亮出了他们的货物。
玩轉大明星之星成壹線 雪上寒霜
成麻袋装的麦子、大量松鼠皮、少量的鹿皮貂皮等稀有皮革、成捆的粗制亚麻布和少量白色细布、少量金黄色的肥皂。
而最令人亢奋的,是罗斯人摆出的大量手斧和矛头。
这些货物主要就是针对平民时常,布匹皮革关于穿衣,麦子是改善生活饮食,而铁器直接关系到本地人物资生产的效率。至于肥皂嘛,留里克也不奢望这东西能卖出很多,他才不会刻意降价。
所有的货物明码标价,就是价格嘛,在当众宣布后,在场的数千人根本是嘘声一片。
那些部族的大家族们,族长都是带着手下来看热闹,接着用手里的盐、银币和极少量的金币,从罗斯人手里买些好东西。他们抱着好奇的心态而来,一开始不求买到多少好东西,然罗斯人的商品是真的有吸引力。
可是!那个留里克,这个崽子报价是何其疯狂!
一个银币兑五磅麦子(留里克不需要对外族搞稳定的特惠价),如此价格是可以接受的。但是那些皮革,一张松鼠皮一个银币,一张貂皮十个银币?!
捡我
异鬼夜行录
尤其是斧头和矛头,价格居然是五十个银币?!
场面变得极为聒噪,好似暴风骤雨的前兆。
比勇尼带着兄弟们竭尽所能稳定住混乱的气氛,待人们的情绪稍稍冷静,留里克又站在高处,郑重告知巴尔默克人他们手中食盐的价值。
“巴尔默克人!我获悉你们手里非常缺乏银币!无妨,你们手里的每一磅盐,就等同于十枚银币。你们就用盐,来购买我的货物!”
此言一出,人们消极的情绪顷刻间扭转了。那些最普通的人,他们万万没想到自己手中的盐在罗斯人这里如此之值钱?
罗斯人喜欢巴尔默克的盐,对于留里克盐和银币一样,都具备货币的属性。纳尔维克目前是缺乏金银这等硬通货,他们拿得出手的的确是大量的盐,即便弄到了一堆贵金属,留里克这番仍要从巴尔默克人手里弄到大笔的盐。
双方都有极强的交易渴望,一场以物易物的火爆交易就在码头进行。
为了避免混乱,留里克要求所有买主排好队。
排队买东西?真是奇怪的举动。
正当普通民众因莫名其妙无动于衷之际,那些意识到此乃一个重大爆买机会的大家族,他们的代表带着盐与银币,快速排成了队伍。
“不错,看来你们也有最基本的组织性。”留里克携手诺伦已经站在了高处的船舷,望着码头处排好队列的人群。
他目光看得很远,显然大部分的巴尔默克人是丧失了购买货物的机会,哪怕他们手里仍有大笔的盐。
網遊之極端弓手
交易稳定进行着,其稳定让人咋舌。
留里克再定睛一看,那些排队者衣着更整洁体面一些,其人出手也阔绰。
有的人忙着买麦子,有的人主要买皮革。铁器标价就是很昂贵的,仍有一些人购买了多支。
留里克着重盯着一名买了大概有二十把铁器离开的男人,就是此人,刚刚可是扛着一麻袋食盐以及一小包银币来买货的。他看到了,这个家伙扛着满是铁器的麻袋,和另一群人回合,所有的斧头和矛头,都交给了一个身披豹裘的花白胡子的男人。
“诺伦。”留里克手一指:“那个男人。”
“谁?”
“那个身披豹裘。也就是皮革满是黑斑的男人。他是你们部族非常高贵的人吗?”
都市魔戒
“他?”诺伦不禁瞪大了眼睛,面色流露出谨慎:“是的。”
玄门妖修 离经叛道
“的确是个高贵者。他知道我需要大量的盐,就带着盐买购买我最值钱的货物。今天我真是收获巨大。”留里克掐着腰,他沉浸在倾销式甩卖的狂喜中,一时间想不得太多。
诺伦挽紧留里克的胳膊:“他是奥斯坦,瓦斯荷比(西边近海低地农场)的主人。他很有实力,很是竞争首领的热门。”
女孩的话深深提醒了留里克:“奇妙的男人。然后呢?”
“他放弃了。”
“为什么?也许……”留里克急忙凝视诺伦的眼睛,“他今天卖了我很多铁器,你知道吗?那是比一般铁器更优秀的的产品,是放在水里也不锈蚀的神奇之铁。”
这番说辞诺伦听得十分陌生。
留里克继续道:“那个男人的举动,也许不单纯啊。他在购买武器,他在组织军队吗?难道他有野心……”
诺伦这回是听明白了,她急忙摇头:“不会的。我父亲的首领之位是大家推选的,这个职位其实谁都可以当,就是首领要和卑尔根那些贪婪的家伙交涉,我父亲愿意代替大家做这种事。”
“那么这个奥斯坦……”
“奥斯坦,还有他的儿子盖格,他的家族觉得仅仅在瓦斯荷比养一些羊,再去做盐捞鱼,生活仍是贫困的。他觉得我们的峡湾除了冬季不会结冰外简直一无是处。”
“所以他想走出去?离开港口?”
“也许吧。具体的事我不知道,但是唯有一点我知道。”
“什么事?”
女孩最后轻轻叹口气:“很多年轻的男人不喜欢我们的港湾,他们都想出去闯荡。我的两个哥哥不也是这样么?不少男人去了南方的卑尔根,给当地的领主做佣兵呢。”
悍婦 泡水檸檬
“那个奥斯坦,他莫非是想带着整个家族,移居到一个美好的地方永远定居?”
对此,诺伦什么话也没说。但留里克觉得,自己已经完全明白到那个奥斯坦的想法。
“诺伦。”
“嗯。”
“我们下船,我要先和奥斯坦聊聊。我要去他的家做客,也许他并不会介意。”
“当然。”诺伦点点头:“爸爸让我带你在整个峡湾转转,如果我们是去瓦斯荷比做客,奥斯坦一定也会同意的。”
“好!你来带路。”
“啊这……”女孩急中生智:“带上弗洛基,他和奥斯坦的小儿子埃斯比约恩关系很好。”
“也好。”
留里克有意去拜访奥斯坦那个老家伙,一开始比勇尼是质疑的。妹妹和留里克的关系极为亲密,比勇尼非常高兴,但巴尔默克人所在的峡湾很大,再说时间已经是下午了,留里克现在去拜访瓦斯荷比农场是否合适呢?
见得这小子态度坚定,比勇尼只得招上两个信得过的兄弟,又将亲弟弟弗洛基推上前,此三人就作为最佳向导。
留里克也得做一番表面功夫,他又换上了罗斯人的制服,也带上了包括耶夫洛在内的三名精锐佣兵。
强壮的战士掩护着留里克离开纷繁嘈杂的贸易现场,对于贸易的事情,留里克已经无需再担心,毕竟交易的成果“盐”会在第一时间运到船舱。
他与诺伦等人尽量低调地离开,很快,就在另一处小码头,赶上了正在与自家的伙计们谈笑风生的奥斯坦。
穿着奇妙蓝纹白袍的人出现了!
几个伙计瞬间闭嘴,接着下意识地守卫着自己的金主奥斯坦。
和伙计的谨慎态度完全不同,奥斯坦索性推开手下。虽然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但首领马格努特的一对儿女,以及罗斯人留里克,明显是有一些要事这才跑到这里。
奥斯坦善意地张开双臂,向着留里克径直走去。
“远道而来的朋友,看来我与你注定会发生一些事。啊,近距离看着你,真是一位漂亮的男孩。”
留里克轻轻摘下帽子之际,弗洛基非常干脆地嚷嚷:“奥斯坦大叔,我的留里克兄弟有些事想和你谈谈。他,想到你家中做客。”
“做客?”
留里克昂起头,面容带着微笑,接着问及尖锐的问题:“看来真正的英雄是无法忍受局促的峡湾,一支正在崛起的军队,是要征服遥远又富庶之地,作为他们新的美妙家园。”
此言一出,奥斯坦沉静下来。
一个面色清秀、衣着体面却也流露着英武之气的男孩谁能不爱呢?奥斯坦在检查购买的那些斧头和矛头的一瞬间,就意识到自己分明是捡了一个大便宜。缘何?他以自己的佩剑做了实验,想不到一次简单的劈砍,自己的剑刃有了凹痕,而斧刃完美入新。
他想和留里克再说些客套的话,本也愿意让这群人到自家做做客。
现在的情况变得奇妙。
奥斯坦绷紧一张脸:“你……罗斯的留里克。你知道我?”
“我不知道。但是,我知道你的渴望,而你的渴望,也是我的渴望。”
“我的渴望?”奥斯坦严肃着脸,渐渐泛出一丝耐人寻味的笑意。
留里克亦是回以同样的笑意:“难道,你真的以为我们罗斯人仅仅是来做生意的吗?我说了,你渴望的,也是我渴望的。”
奥斯坦点点头,接着面对大海长舒一口气,又以老男人的深沉嗓音感叹:“也许,你是神派来的信使。也许你会帮助我的家族达成我毕生夙愿。来吧,尊贵的留里克,我邀请你来我家做客。”
谁能知道这两俩一大一小谜语人在说些什么?明眼人倒是都看得出,两人的一番对话,彼此间已经构建起某种难以明说的默契。
很快,留里克等人,坐上了奥斯坦家的奔向瓦斯荷比农场的划桨长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