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8336扣人心弦的言情小說 仙戀之雙生劫-第二百八十一章 魔道亦道相伴-99g7k

仙戀之雙生劫
小說推薦仙戀之雙生劫
“二十八宿!”随着一声律令,璀璨的星河覆盖在八荒界的上空。
無限未來之無限世界
西门天一抬头,只见刚刚的夕阳的余晖已经消失,天空中已经是群星闪烁。二十八星宿整整齐齐的排列在一起,凝结成了四象圣兽。
“这七星灯居然也是你的么。”在黑夜下,那一袭白衣显得格外炫目。西门天取出怀中的七星灯,只见这盏青铜小灯还在散发着青色的火焰,指向的正是北斗七星。
盟山附近空间大片坍塌,空间逆流贪婪的将这一切吞噬,最终彻底消化。
“不要再负隅顽抗了,没有主龙脉,你纵然能耗尽魂力挡我一时,可你魂飞魄散之后,这八荒界的生灵依然要葬身在我的手下!”
军门枭宠:厉少的神秘娇妻
帝君剧烈的吐息,其万丈躯体上散发着无尽的真龙之火。龙族秘典的招式再次激发!
“看见这满天的星辰了么,余晖之后是黑夜,黑夜之后呢。”人皇的神魂更加暗淡了,声音也愈发不清晰起来。
他早在和帝君交战之前就已经是地仙后期,逢三为灾,逢九为劫。在天罚之下身死道消,是迟早的事情。能附着在青鸾圣境,留下一线生机,已经是不幸中的万幸。
我想和妳過好這壹生 李清幽
这几十万年,虽然没有亲眼看着他所带领的人族一路走来的样子,可是他的心还是和人族,和这天下苍生连在一起的。
“余晖下终究是黑夜啊。”西门天微微叹息,不知该去往何方。他大抵能够猜到,真正的主龙脉封存在缚灵渊中。可这缚灵渊究竟在哪,始终没一个定数。
缚灵渊不像八荒界,有日月星辰,有白天黑夜。里面永远是黑漆漆的,全都是剧毒的瘴气。就算是修仙者在里面呆上很长的一段时间,也会受到剧毒的影响,导致修为亏损。
此刻,作为帝君的大本营,正由曾经修仙界魔宗的领袖沐楠和帝君手下三大战将之一的阳鸷驻守。如今修仙界高手凋零,最强的人族修仙者都不是沐楠的一合之敌。
沐楠和阳鸷正盘膝相对而坐,共同看守着被帝君封印的主龙脉。
它对我的控制,似乎减弱了。沐楠脑海中忽然冒出这样一丝想法,下意识用自身的力量去触碰神魂中那古老的符号。
符号发出滋滋的声响,使得沐楠浑身剧痛,重重光影映照在她识海的最深处。
“取走主龙脉,振兴人族。”剑圣那日的递给她的青色书卷上面的字忽然再次出现在她的脑海中。
“幻觉么?”油然而生的使命感让沐楠情不自禁的说出了这句话。
“嗯?”阳鸷睁开眼睛,有些警惕的望向沐楠。这个比他还要残忍的魔女,似乎有些变了。
下一刻,沐楠双手成爪,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阳鸷的脖颈生生拧断!帝君手下仅剩的一大战将,至仙的存在,死!
“你……”其后数百残月高手还未来得及说出话来,就觉得眼前一花,血色雾气四处飘散,随即看到的是自己无头的躯体。
仅仅是一个呼吸之间,看守主龙脉的残月精英,无论是早先残月的堂主还是后来投靠帝君的长老全部死于沐楠的魔爪之下!
“想跑?”似乎感应到轻微的气息波动,这个散发的魔女露出了极其残忍的笑容。
“饶……”又是一具无头尸体倒在地上,伤口处弥漫着森森魔气。
沐楠负手立于封印之前,一双魔爪上沾满了紫黑色的血迹。在她的附近,少许的空间裂缝在迅速填补着。而她的身后,则如血色的地狱修罗场一般,可怖无比。
无数的残月弟子和邪杀蜂拥而上,密密麻麻排成一片,诡异而又沉重的步伐在缚灵渊中响起。
“主龙脉,人族的希望。”被鸾王尘封在青色书卷中的记忆被一瞬间释放。沐楠那娇艳的脸上,尽是令无数修仙者为之恐惧的滔天煞气。她在一瞬间化身为黑夜的恶魔,在缚灵渊中大肆屠杀起来。
學姐有毒
良久,缚灵渊只剩下她一人孑然而立。无尽的杀戮之后,是对于未来的迷茫。
“青阳,相信我,你不会白死的。人族同样不会!”面对神圣的主龙脉,她摘下带血的魔爪,伸出洁白而又纤细的手。她的目光依旧是那么的冷漠,可是她的心却是炽热的。
因为她从来不是帝君的走狗,她是魔宗的领袖,她是人族!
盟山处,星辰暗淡,二十八宿摇摇欲坠,人皇的力量渐渐微弱下来。
“哈哈哈!”帝君又一击,将人皇的残魂直接刺穿。
“人族,终将结束了。只可惜,你的顽抗是没有任何意义的。”真龙之火从人皇的魂体迅速蔓延,将这一片天地尽数焚烧。帝君逐渐化作人形,看着人皇逐渐消散。
妖孽本宮踹死妳 優雅的狐
“你不会明白的。”伴随着魂体消失的,是几十万年前人族在洪荒的杀喊声。人皇为了人族,最终还是耗尽了所有,消失在这茫茫天地之中。
“是么。”金色的面具下,依旧是听不出喜怒的嗤笑。可是下一个瞬间,它的脸色忽然大变,向缚灵渊疾驰而去。
缚灵渊早就是死寂的一片,无数尸体的脖子上都散发着强烈的魔气,原本存放主龙脉的地方空空如也。
“该死,这沐楠,我若抓到她,定让她魂飞魄散!”帝君的咆哮声在缚灵渊中响彻。
此时在这修仙界的山川河道之中,一道白衣身影将仙识放出,不断的扫向四周。
“缚灵渊,究竟在哪里呢?”伴随着仙力消耗的是西门天为数不多的耐心。
“谁?”在空间出现波动迹象的时候西门天就发现了她的存在。
“西门天。”出现的是一个娇艳貌美的女子,只是如此容颜之下依然难掩滔天煞气!
“杀我师尊,荼毒天下,你还敢来送死。”西门天面色瞬间冰寒下来。可是极强的克制力却让他没有在第一时间出手。
“你没有在第一时间动手,就说明你还是相信我的。”沐楠将储存主龙脉的法宝丢出,随后就要转身离去。
“你为什么不澄清一下。”当感应到主龙脉的那一瞬,西门天忽然叫住了沐楠。
“我为什么要澄清?过程,很重要吗?”沐楠一怔,随即咯咯笑道。
“你这么甘心背上不属于你的骂名么。”
“帝君马上就来了,不要废话了,人族靠你了。”沐楠手上涌现出魔爪,向着缚灵渊的方向飞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