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zea8熱門玄幻小說 仙宮-第一千五百四十五章 道歉展示-cxex8

仙宮
小說推薦仙宮
“所以,还请道友以大局为重,莫要痛下杀手。”
蓝袍老者一席话倒是有理有据,其言罢后,周围几名问道期修士也纷纷点头称是,随声附和起来。
看到这一幕的周勉心知自己依然还掌握有主动权,取出一粒丹药吞下,气机恢复些许,缓缓站了起来,急忙表态。
“先前陷害你太虚门众人,的确是我不对,我向你道歉,若是成功离开此地,要杀要剐随你处置。”
“诸位的确言之有理。”叶天环顾四周,目光绕了一圈又回到了周勉的身上,淡淡的说道:“我暂且可以饶你一命,想你也不是个傻子,如若后面再耍什么花招,我就算是永远无法离开此地,也要先杀了你!”
能够这样想,是因为叶天先前在元都战尊的墓穴之中,得到过神通传承。
但是叶天的得到的过程中,并没有通过有修士灌输进入灵气,乃是是牺牲自己。
当然叶天当下只是保持着怀疑,并没有真正的提出质疑,因为毕竟叶天对这罪恶之渊的了解并不多,而且这周勉所说,有的东西也是符合已经发现的情况。
周勉嘴唇苍白,神色萎靡,眼中怨恨一闪即逝,挤出了一丝微笑,对叶天抱拳行礼说道:
“多谢,一言为定。”
说罢,周勉转身看向了身后不远处那些抓着太虚门众人的强者,沉声说道:
“快放开他们!”
看见这一幕,后面的卫长康和黄道华等人也是急忙吩咐门下弟子赶紧前去帮忙,众人合力,将太虚门众人搀扶了过来。
叶天和南雪意取出先前他们已经所剩不多的丹药和疗伤药,全部分发给太虚门一行人。
在这个过程中,太虚门中的所有人的情绪好像都是不太对劲,一时间,众人的状态似乎都有点沉默。
尤其是在叶天给他们丹药的时候,众人默默看着叶天的眼睛里面,都是有一些陌生的感觉。
是的,就是陌生。
一个多月前他们分开之后,其实太虚门的众人都是默认为叶天和南雪意肯定已经死了的。
没想到一多月过去,叶天竟然活生生的出现,而且还摇身一变,从开始时候的那个拖后腿的累赘,变成了所向无敌的强者。让死对头破厄宗的周勉赔礼道歉,让几大神朝的问道期强者都低声下气。
而且举手投足,隐隐之间,有一种从内而亡的强者气息和身后底蕴。
甚至在偶尔的对视之中,他们还隐约看到了一仿佛经历了万载岁月的无尽沧桑之感。
仙城之王 百里玺
总之,那种陌生的感觉夹在其中,让众人都是在叶天的面前,有种放不开手脚的莫名感觉。
这其中也包括了陆尚,石胜寒等人。
周勉的修为实力都比他们两人高强,结果被叶天轻松一根手指头仿佛碾死蚂蚁一般击败。
甚至因为是前辈的原因,他们心里的别扭感觉似乎更加强烈一些。
至于最开始和叶天发生了一些争执的杜衡柏,他的心里就更复杂了。
叶天当初和他打赌的内容是带领众人所有人都离开罪恶之渊,当时没有人相信,众人都当成一个笑话看。
身为那次事情当事人的杜衡柏当然更加不相信了,结果后来就发生了叶天一人引开两只化神期妖兽的事情,再加上石胜寒的发怒,和杜衡柏的自知理亏,杜衡柏当时有说过道歉的话。
而此时,叶天那是真真切切的,直接拯救了他们所有人。
因此在叶天给众人分发丹药来到杜衡柏的面前的时候,杜衡柏一直死死的低着头有些不敢直视叶天。
和如坐针毡一般的杜衡柏不一样,叶天从始至终也没有把杜衡柏往心里放过,因此叶天当下的表情很是正常,非常轻松大度。
甚至叶天看见杜衡柏当下的状态确实是非常不好,在粗略的看了一下手中的丹药之后,叶天还多给了杜衡柏一颗丹药。
校花的貼身騎士
一边给过去的时候,一边下意识的安慰说道:“没事了,从当下起就安全了。”
俗话说,最能感动的人的就是绝望之下陌生人突然的关怀,更别提先前有过过节的两人。
叶天淡淡的话和动作,落在杜衡柏的耳朵里,顿时让他心中先前的那些高高的围墙顷刻间崩塌。
再联想到自从进入罪恶之渊之后,一直对于叶天的不断欺压和训斥指责,除了最后的打赌,叶天前面一直任劳任怨,默默忍受。
杜衡柏的苍白干枯的嘴唇距离的颤抖,低垂的瞳孔微缩。
叶天说罢那句话,递给丹药之后,就自然的走过杜衡柏的身前,准备给下一个弟子丹药。
杜衡柏紧紧的攥紧了手中的丹药,转过身来对着叶天的背影,深深的行了一礼:
“叶天,我向你道歉。”
在这先前众人的目光都下意识的盯着叶天,跟着叶天的移动而移动,结果杜衡柏突然做出了这样的动作,以及他说的话,让众人都是看向了杜衡柏。
杜衡柏的辈分比叶天高,是实打实的长辈,并且平生最注重尊卑有别,长幼有序,此时竟然对着叶天做出了一个有些不合礼数的大礼,这让太虚门中众人都是有些大跌眼镜。
叶天有些诧异的转过身来,但是马上就反应过来,想起来杜衡柏如此,是因为当初和自己打的那个赌。
唯美食与爱不可辜负
花心错 柚子再飞
此时看见对方履行赌约道歉,叶天轻轻摇了摇头,淡淡的说道:“杜师伯言重了,不用如此。更何况当下众人还没有离开罪恶之渊,脱离危险,那个赌我还没有赢。”
先前在太虚门众人眼里的叶天就是一个逆来顺受,看起来脾气很好,非常温顺的人,从来不会记仇,总是默默无闻的一个人做着属于他的事情。
武煌焚天 十二龙骑
而当下的叶天虽然有很多天翻地覆的变化,很多问道期的强者在他的面前恭恭敬敬,但对待众人的态度却还是跟以前的印象一模一样,那么平易近人。
叶天这样的态度终于是让众人找到了一丝熟悉的感觉。
场间的气氛似乎缓和了一些。
得分狂魔
叶天如此的大度让杜衡柏心中再次因为先前的自己而觉得有些羞愧的笑了笑。
叶天轻轻点了点头,继续开始忙活手上的事情。
很快叶天便将手上的丹药和疗伤药给众人分完,那边南雪意也已经结束,正被那名叫做陈玉的女弟子激动的拉着说话。
而这个时候,那边的周勉再次开始行动,抓那些修为低弱反抗不过的修士,准备投入那宫殿之中。
被拉出来的是几名不知晓哪个宗派的弟子,修为从筑基到金丹期都有,看起来似乎他们宗门的长辈在先前已经死去了,只剩下了他们几个。
其中有三名男弟子,两名女弟子。
这五人被周勉手下的几名化神期的修士抓住,根本没有任何的反抗的余地,拖了过来,向着那宫殿走去。
在这五名弟子之中,其余四个都是金丹期,只有一名女弟子是筑基巅峰,年龄似乎也最小。
被一名强者抓着,女弟子剧烈的挣扎但是没有任何的作用,她身上爆发出来的灵气连那位化神期修士的衣服都吹不起来。
眼看着离那宫殿越来越近,那名女弟子满眼绝望,发出了哭泣声。
圣体魂尊 落子青云
其余的几位同门在后面,也是眼看着离死亡越来越近,有的拼尽了全力抵抗却注定无力,有的默默哭泣,身体微微颤抖,有的面如死灰,眼神空洞,仿佛已经被抽去了灵魂。
此时的全场,似乎无比的安静,落针可闻。
众人都看着那几名年轻的弟子,在几名修士的强迫之下,一步步的靠近着死亡。
那些人数众多,修为低弱的修士们面容僵硬的看着这一幕,他们的眼中都是有些强烈的悲恸,对他们这些人来说,说不定接下来要被这样对待,迎接死亡的就是他们自己。
这绝对是最为难受的感同身受。
那边被迫牺牲的人群气氛仿佛要凝固,这边按照计划要坐享结果的几大神朝的弟子们,也是没那么好受。
不語相思枕畫屏 鳳暝熙
几位问道期以及一些修行岁月长久的年长修士都是面无表情,冰冻住的表情之下看不出来的情绪,但那些弟子们有很多都是默默的将目光转移到了别处,不忍心再看。
太虚门众人这边也是一片沉默,因为和周勉有仇恨的关系,再加上先前本来被如此强迫的是他们,所以当下众人心里对那些弟子的同情更甚。
但是不管再同情,再感同身受,现实摆在这里,若是不牺牲一些人,那么众人都会死。
这样残酷的选择面前,基本上所有的修士都只能默默的闭上了嘴巴,或者是无力的选择转过眼睛,不去看那处。
但是就算不看,那些弟子们绝望恐惧的哭泣声音,还是仿佛一根根冰冷至极的利箭一样,刺进所有人的脑海。
这种画面似乎是终于引爆了一些人压抑起来的怒火。
方才在这几名弟子身边的两名化神期的修士,怒喝一声,不管不顾的冲出了队伍,向那几名周勉手下的修士攻击了过去。
但是他们根本不是那几名修士的对手,再加上周勉身边人多势众,还有众多强大的返虚境修士。
他们出手之下,顿时那两名出手的化神期修士就在强烈爆发开来的冲击波和闪耀的光芒之中,身形狼狈的席卷后退,重重摔在地上。
只是一个照面,这两名修士就被彻底击败镇压。
或许是为了立威,为了震慑,周勉那两名手下没有任何的留手。
这两名修士脸色苍白,嘴角献血汩汩也涌出,眼看已经只剩下一口气,奄奄一息。
周勉冷冷的说道:
“你们想好,进入宫殿,其实有一些幸运的人并不会死,还可以活下来,到时候仙道传承必然也会优先选择你们。”
“但你们若是敢反抗,那就一定会死!”
“乖乖进入宫殿拼一把,还是被我们就地杀死,你们自己选择!”
两名瞬间被击败的修士,在加上周勉的话,刚刚因为那残酷一幕被激起来的些许热血瞬间就被当头浇灭。
其他一些蠢蠢欲动的修士们也在犹豫之间,一个个悄悄的退缩了回去。
而这边。
距离那宫殿爆发出来犹如实质一样的红色光芒已经只剩下十来丈之遥,那名女弟子突然安静了下来。
很多眼睛转过去不忍心看的年轻弟子,还以为那名女弟子已经被投入了宫殿之中,众人都急忙向前方看去。
结果就看到那名女弟子双手捏着一个印决,还挂着泪珠的眼睛,满是绝望和歇斯底里的神色。
一名修士最先沉声叫了起来:
“她要自爆!”
后面的一位同门的男弟子绝望的怒喝:
“云冉,不要!”
果然,下一个瞬间,一道远远超出了筑基期修为能发出的强大波动,迅速从那名女弟子的体内弥漫了开来。
名叫云冉的女弟子的眼睛充满了血红,白皙的皮肤快速变得半透明!
曖昧詼諧修真:修仙狂徒外傳 兩米零壹
其中有极端凝固的灵气光华已经开始从她的身体之中闪烁出来!
一名筑基期自爆,虽然可能没有多么惊天动力,威力也绝对不足让在场的那些问道期返虚期修士多么在意。
人们动容的是云冉决然的选择。
同时,抓着云冉的那位化神期修士,也是惊讶于这名在他看来蝼蚁般女孩的选择。
而且,就算筑基期的自爆对他来说不是很恐怖的事情,但他们距离这么近,也会对他造成一些麻烦。
将女谋 君夭
因此那名化神期修士不假思索一把就推开了手中的女孩,同时灵气喷涌而出准备抵挡。
云冉的实力实在是太弱,最多也就只能如此。
在别人的眼里,这样的选择,唯一的结果,就是一个能有些尊严,有些决然的死法罢了。
云冉生命的最后关头,回头看了眼后面无力挣扎的同门,露出了一个充满了悲戚的笑容,最后闭上了眼睛。
无穷无尽的光华开始席卷。
开始将她吞没!
就在这时,一个手指瘦长挺直,指甲浑圆干净,骨节分明的手伸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