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筆的玄幻小說 玩家兇猛 txt-第六十三章 趣味

玩家兇猛
小說推薦玩家兇猛玩家凶猛
结绳室的那张人脸直径接近一米半,糊在门上,
精彩玄幻小說 玩家兇猛 黑燈夏火-第六十三章 趣味閲讀
脸上肌肉浮肿,布满皱纹,五官肿大,闭着眼睛,看上去像是一团过度膨胀的面团。
人脸对于绳之回廊中绳索陷阱的破解无动于衷,
李昂与王丛珊走至门前,观察了一番,发现结绳室的推拉门虽然是纸糊木质的,但在人脸力量作用下,无法破坏门上的樟子纸。
而人脸本身,
也不受心灵异能,乃至枪械射击的影响——人脸上的任何伤势都会迅速愈合,怎么也不让二人打开结绳室的大门。
正当李昂又要用那套“马应龙治黑眼圈”的理论来向人脸推销时,后者却自己苏醒,喃喃重复着“好想喝归泉酒啊”这句话。
除此之外,不管李昂怎么交涉,人脸都无动于衷。
李昂与王丛珊商量一阵,眼下情形明显是让他们去执行下一步的通关条件,
他们在进入剧本世界后就没见过那里有酒水,相关线索只有两个。
一是之前捡到的民俗学者笔记中,提到过平塚家族会为缘刻庆典准备清酒,
二是平塚宅邸的地图上,有酿酒部屋的标注。
归泉酒顾名思义,应该是用归泉井井水制作的酒,
不过归泉井被黑色毛发生物看守,无法进入,而且光井水也无法满足酒的概念。
思来想去,恐怕那处酿酒部屋,最有可能存在归泉酒的线索。
于是,二人拿上人头灯笼,离开绳之回廊,按照地图指引,前往酿酒部屋。
期间二人还发现平塚宅邸的深处,另有其他鬼怪,
这些鬼怪大多都徘徊于一处,有些身上穿着和服,有些则穿着更古老破败的服饰,
样貌从近似人形,到完全非人,不一而足。
不过这些鬼怪似乎都比较的…迟钝,
只要李昂与王丛珊不踏入他们所徘徊的区域,就不会追逐攻击。
二人之前在平塚宅邸中庭前方搜索的时候,没有见过这么多鬼怪,想来很可能是它们四处游荡,结果被那头黑色毛发生物给干掉。
两人避开散落在各个房间中的鬼物,径直来到酿酒部屋前方。
酿酒室的大门敞开,里面昏暗无光,隐约能看见十几个人影,正不断传出敲击木材,以及哼歌的声音。
李昂与王丛珊走入酿酒部屋室内,借着灯光,看清了里面那些个人影的具体长相。
那是水蛭与人的混合体,保留有人类四肢轮廓,皮肤呈现半透明绿色,身上穿着相对较新的和服,头上绑着黑白相间的头巾。
这些“东西”,在酿酒部屋的各个设施间劳作着,以李昂的见识,能看出它们正在进行研磨大米、清洗糠皮、播撒种麴等酿酒常规步骤。
眼前的半水蛭,似乎是酿酒部屋以前的工人,
他们被转变成了现在这幅模样,还在按照生前记忆,重复着工作流程,
只是时间流逝,酿酒部屋各仪器中的原材料早已腐烂腐败,它们实际上是对着空桶劳作。
“怎么还会有小孩子在这里。”
王丛珊眉头微皱,看着酿酒部屋中跑动的四、五个半水蛭身影——这几个半水蛭身材矮小,穿着和服,蹦蹦跳跳,偶尔发出一阵类似哼歌的咕哝声,
看起来行为就像正常的人类儿童一般。
“缘刻村有为缘刻庆典,在节日期间自己制作清酒的传统。这些小孩应该是平塚家族的成员,或是缘刻村的普通村民,恰好灾难发生那天,待在了酿酒部屋内。”
房间中的所有半水蛭生命体都无视了两名玩家,李昂在酿酒部屋中搜索了一番,遗憾地摇了摇头,“酿酒的原材料都腐烂了,也找不到现成的清酒。
不过地上倒是有很多空酒瓶…”
“等等,你想干什么?”
王丛珊看着李昂手里拿着的空酒瓶,心底一跳,“你不会想朝酒瓶里面尿一泡,然后回去跟结绳室门口的那张人脸复命吧?”
“怎么可能。”
李昂皱眉道:“难道在你眼里,我就是这么一个丧心病狂、不择手段,为了满足恶趣味什么事都会干的出来的人吗?
太让我失望了,啊珊。”
“你说这话的时候能不能先停下研究拉链的手啊。”
王丛珊翻了个白眼,突然间她像是注意到了什么,视线停留在那些蹦蹦跳跳,哼着歌谣的半水蛭孩童身上。
“这旋律…”
王丛珊皱眉想了一阵,眼前忽然一亮,从李昂背上的书包里,拿出之前民俗学者的纸条,看向纸条边缘记下的那几个如同鬼画符一般的乐符。
“果然。”
王丛珊吐出一口浊气,将纸张反过来给李昂看了一眼,“这些死去酿酒工人哼的歌,和民俗学者纸条上记载的乐符的一部分,是一致的。”
“嗯…确实一样。”
李昂仔细辨认了一番,他对乐理只能说略知一二,并不是很熟——玩乐器是要花钱的。
“留下线索的民俗学者——很可能就是小笠原将之,说这段旋律也许与他失忆前的身世有关。”
王丛珊深吸了一口气,说道:“证明小笠原将之很可能曾经来过这里,记住过这段旋律,
他本人也许就是曾经缘刻村的村民。
考虑到他大概的年龄,缘刻村发生灾难时,他本人应该还只是个小孩子,因为某种原因从灾难中侥幸生还了下来,但也因此失去了记忆。
缘山神话,缘刻庆典,平塚家族的灾难,被封锁的神社,徘徊在归泉井旁边的发疯能面师…
本书由公众号整理制作。关注VX【书友大本营】,看书领现金红包!
归泉酒可能就就是所有这一切的中心。”
她低头看向纸张上的乐符,按照乐符,哼唱了一段旋律。
旋律本身并不好听,和流行歌曲相差甚远,反倒像是山歌或者工人干活时的号子。
在她开始哼唱的一瞬间,酿酒部屋中,那些正在对着荒废设备、徒劳工作的酿酒工人,齐刷刷停下了手头上的工作,朝她看来。
然而乐符只有短短一段,在哼唱完毕后,半水蛭化的酿酒工人又重新回到工作岗位,无视了两名玩家。
“没有用么?”
王丛珊苦恼道:“是不是因为缺少了歌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