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趣橫生都市异能 柯學驗屍官笔趣-第465章 【番外】情人節(8)鑒賞

柯學驗屍官
小說推薦柯學驗屍官柯学验尸官
一番鬼鬼祟祟的商议之后,毛利夫妇的态度愈发热情。
他们盛情邀请林新一晚上留在家里用餐。
林新一念及自己刚刚接下照顾毛利兰治病的重任,不好太快在家属面前抛下“病人”离开,便也爽快地答应了下来。
就这样,屋子里渐渐弥漫起饭菜的香气,还有欢声笑语。
晚餐马上就要开始,气氛热闹得像是过年。
但柯南小朋友却并不高兴。
他总觉得:
“哪里有点不对劲…”
气氛的确很热闹,但热闹是人家的。
他就像是独自坐在角落小板凳上的肥宅,有点多余:
“小兰,你爸妈…”
“是不是对林新一太’热情’了?”
“哎?这有什么问题吗?”
毛利兰一脸无辜地望了过来。
柯南:“……”
望着小兰干净无暇的大眼睛,他还是没好意思说出自己心里那暗得发绿的忧虑。
或许是自己想多了吧…
毛利叔叔和妃阿姨,应该只是因为小兰的“病”,才会对这位林医生这么热情。
他心里这么想着…
那边妃英理已经笑容满面地走了过来:
“来,小兰,过来吃饭了。”
“额?”毛利兰还没反应过来,就被自己亲妈推推拉拉地,送到餐桌旁,摁着在林新一身边坐下。
柯南:“……”
喂喂…小兰的裙边都已经搭到林新一腿上了…
这座位安排得太近了吧?
妃阿姨…你到底在做什么啊?!
妃英理并没有注意到柯南那越来越绿的小脸。
她只是很自然给女儿安排好座位,然后自己跟毛利小五郎坐在一边,坐在女儿和林新一的对面。
一对一对的。
看着就像是一场双重约会。
柯南:“……”
有问题,绝对有问题!
他小脸一绿,忍不住拉住正准备上桌吃饭的灰原哀,对这个理论上与自己同病相怜的战友小声嘀咕起来:
“喂,灰原。”
“你不觉得你男朋友…跟小兰挨得太近了吗?!”
柯南的语气很是纠结。
但灰原哀却只是淡淡地瞥了他一眼:
“大侦探,就算你治不好自己的疑心病…”
“这么久的时间,总该换一个假想敌了吧?”
“我….”柯南无言以对:
爱不释手的都市小說 柯學驗屍官笔趣-第465章 【番外】情人節(8)鑒賞
的确…林新一和小兰都认识那么久了,要是他们会有什么事,那早该有了。
反倒是他…一路担惊受怕到现在,看着都有些神经质了。
“请成熟一点吧。”
灰原哀无奈地摇了摇头。
说着,她神色淡然地转过头,迈开小短腿,走到餐桌边。
转身,踮脚,屁股往后一抬,一挪,一挤。
然后就以大妈超市抢购之势,硬生生地挤开了原本紧挨着坐在一起的林新一和毛利兰,强行坐在了他们中间。
“我要坐在这里。”
灰原哀抬头望着身边的男朋友:
“行,还是可以?”
…………………………
没人会拒绝灰原小小姐的任性。
而此时此刻,毛利小五郎和妃英理也没心思注意,这个本来就一直很黏林新一的茶发小姑娘。
他们都在忙着为自己的未来女婿,准备最后一关测试:
“新一啊…”
妃英理给丈夫暗暗使了一个眼色。
毛利小五郎马上就心领神会地使出自己锤炼了整整十年的看家本领——喝酒。
他将杯中烈酒一饮而尽,又美滋滋地给自己续上了一杯。
在完成这战术前摇动作之后,小五郎顺势站起身来,拿着那酒瓶就往林新一杯子里怼:
“新一啊。”
“我也算是你的长辈。”
“今天难得一起聚聚,我们就好好喝上一杯。”
毛利小五郎不着痕迹地用出一招“倚老卖老”,尽显三十年劝酒功力。
与此同时,不待林新一回答,他就自己抢着把酒往林新一杯子里倒。
这招“倒都倒了”,更是一记杀招。
长辈劝酒,又倒都倒了,年轻人哪里敢不喝呢?
小子,乖乖地喝下去吧!
哇哈哈哈…
毛利小五郎心中狂笑。
但他的笑容却很快戛然而止。
因为,他那招“倒都倒了”还没来得及突袭得手。
林新一就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从桌上撤了杯子。
连杯子都被他攥到手里了,酒自然是没法倒的。
好一招“釜底抽薪”!
毛利小五郎心中一沉:
这招在酒桌上用出来,可就相当于撕破脸了。
“喂,小子!”
小五郎旋即沉下脸色,使出一记杀招:
“我难得请你吃顿饭,你都不肯我喝杯小酒。”
“是不是不给我面子?”
来了,劝酒界的禁·超必杀。
这招“不给面子”一旦使出便再无回旋余地,中招者只能在朋友关系和身体健康之间二选其一。
从在私人关系中占强势地位的那一方手中使出来,杀伤力尤为可怖。
毛利小五郎是林新一的“未来岳父”,他有自信,这小子不敢因为这种小事来伤了他的面子。
但他没想到的是…
“不好意思,毛利叔叔。”
“我今天开车过来的。”
林新一不紧不慢地使出一招“喝酒不开车、开车不喝酒”。
此招挟法律为挡箭牌,拒绝得有理有据。
既照顾了主人家的面子,又轻描淡写地化解对方的进攻态势。
“你…”毛利小五郎被怼得一时语塞。
但他还是很快反应过来:
“没关系,放心喝吧!”
“喝醉了也没关系,大不了让你妃阿姨开车送你回去!”
毛利小五郎使出一招“免费代驾”,把酒局安排得妥妥当当,彻底封死了林新一的退路。
话都说到这份上了。
林新一再不喝就说不过去了。
“好吧,我喝点。”他轻轻一叹,算是认了栽。
“好!”毛利小五郎喜笑颜开,顺势就想往林新一杯里倒酒。
但林新一却又是灵活一闪。
他拿着酒杯,自己开了瓶酒,然后往杯里倒了那么浅浅的小半杯。
“毛利大叔,我敬你一杯。”
说着,林新一拿起酒杯,轻轻地抿了那么一口。
“这…”小五郎脸色一变:
好一招“反客为主”!
把倒酒的主动权掌握在自己手上,喝多喝少就能自己把控。
这样明面上是在全程陪主人家喝酒,实际上却每次都抿那么一小口。
一顿饭吃下来,能喝个半杯就不错了。
纯粹是个气氛组。
“新一啊…”
见到丈夫连连败下阵来,妃英理不得不亲自出马。
“今天我们‘一家人’都在一起,小五郎他也难得这么高兴。”
“你也就别那么死板了,陪他放开了喝上一次吧。”
她用的招式很朴素却很实用。
不过是拿丈母娘的身份动之以情,暗示林新一想更好地与他们成为一家人,就得把岳父伺候开心了。
一般的毛脚女婿被“丈母娘”这么一说,再看看身边温柔漂亮的女朋友。
就算平时滴酒不沾,这时也得硬着头皮干下一瓶白的。
但妃英理没想到的是….
林新一不仅没就此乖乖喝酒,反而还神色严肃地放下了酒杯:
“妃阿姨,既然你把我当成一家人看。”
“那有些话我可就直说了:”
“酒可不是什么好东西,喝多了伤身体。”
“尤其是毛利叔叔,他的酗酒问题已经非常严重了。”
“妃阿姨你不管他就算了,怎么还能纵容他呢??”
此言一出,气氛顿时冷了下来。
林新一这张“健康牌”,打得妃英理根本不知道怎么接。
因为她一向非常反对丈夫酗酒,这时候被林新一谈到健康问题,根本没办法突然转变口风。
所幸,作为老酒鬼,毛利小五郎很有应付这种“健康牌”的经验:
“唉,别吓唬人了!”
“我在居酒屋里认识的龟井老爷子天天都喝得烂醉如泥,这不是还健健康康地活到了九十多?”
他一招杠精最爱用的“以点破面”,寻找并放大特殊个例,来胡搅蛮缠地反驳对方的整个理论。
如果是傻子,观点就真的会被这种话术带偏。
但林新一可不傻。
面对这种杠精式言论,他选择了最聪明的应对方式——
置之不理:
“那毛利叔叔你开心就好。”
“反正我不想喝。”
“说实话,我根本不知道,酒这种东西好喝在哪。”
“那是你还太年轻!”
“小孩子还不懂事,不知道酒的好。”
“我看你就是没怎么见过会喝酒的人,没人带你入门。”
“来来来…我今天就教教你该怎么品酒。”
毛利小五郎不甘示弱,气鼓鼓地想接着给林新一倒酒。
但这又被林新一挡了下来:
“毛利叔叔。”
“谁说我没遇上过会喝酒的人?”
“我遇上的酒鬼可多了,他们都告诉我,喝酒没什么好的。”
“胡说!”毛利小五郎针锋相对:“真正懂酒的人怎么会说这种话?”
“小子,你都是在哪碰上的这些胡说八道的家伙?”
“解剖间。”
毛利小五郎:“…….”
“有急性酒精中毒的,有酒驾车祸的,还有得酒精肝病死的。”
“其实前面两个还好,死人我又不是没见过。”
林新一分享着自己的感想:
“因长期酗酒导致晚期酒精肝死亡的尸体,才是最恶心的。”
“酒精肝会导致脂肪肝和肝硬化。”
“前者看着像臃肿百倍的肥鹅肝。”
“至于后者,那纤维化的肝脏上面长满了疙疙瘩瘩的硬瘤子,看着就像癞蛤蟆。”
尸体并不可怕。
但只要想到一个人可以把自己的血肉糟蹋成这样。
就会让人感受到一种生理和心理上的双重反胃了。
“唔…”毛利小五郎再也说不出话来。
这下别说劝林新一喝酒,他自己都有些喝不下去了。
而此时此刻,林新一又默默地补上了一记绝杀:
“还有,毛利叔叔。”
“前几天在轻井泽的事情,你难道忘了吗?”
“那位碓冰律子小姐,可就是喝酒把自己喝死的。”
此言一出,毛利小五郎的脸色瞬间憋得涨红。
他怎么会忘了这事呢…
那天因为自己喝酒误事,妃英理都被坑得变成了头号嫌疑人。
因为这件事的影响,毛利小五郎痛定思痛、深切悔悟,回家之后就立刻下定决心戒酒。
从三天前开始,今天,已经是他成功戒酒的第一天了。
“好…不喝就不喝吧…”
毛利小五郎悻悻然放下酒瓶,老实地坐回去了。
“叔叔你自己喝吧。”
“注意适量就好。”
林新一稳占上风,嘴角也随之露出一抹微笑:
他是真的不喜欢喝酒。
不管是多么名贵的酒,他喝着都像是跟喝消毒水一样难受。
按泽木公平先生的标准,林新一就是那种只会暴殄天物的腌臜俗货,捆在水水晶里炸死都嫌不够。
“总算能安心吃饭了。”
他心中松了口气,终于满意地放下了酒杯。
然后…
咕咚咕咚…
酒杯被倒满了。
灰原哀抱着大大的酒瓶,偷袭得手。
林新一:“……”
【看书福利】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每天看书抽现金/点币!
他低头看了看自己女朋友。
灰原哀那冰蓝沉静的瞳孔,有点让人读不懂。
林新一想了一想。
然后,拿起酒,一饮而空:
“好吧,今天就算破例了…”
“毛利叔叔,我们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