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都市异能小說 我是演技派-第七百九十四章 人潮洶涌看書

我是演技派
小說推薦我是演技派我是演技派
“哇,这儿真凉快!啊,浪漫之都,我来了!”
相比七月初京城动辄三十几度的高温,平均气温才二十度出头巴黎确实非常宜人。几个初次踏上法兰西土地的妹子、小伙一脸向往。
“别啊啊啊了,赶紧的,车来了,快点搬东西。还有,我告诉你们,这里不是什么浪漫之都,是小偷之都!到了这儿晚上别想着一个人偷偷溜出去玩,白天也是,不要一个人单独行动。记住,财不露白,把包啊啥的都放好了。这里不是国内,乱的很!偷东西的,甚至当街抢劫的都有。”小豆丁毫不客气的打破了他们的幻想。
这几个年轻的妹子小伙半信半疑,看着小豆丁一回头又跟地接的几个老外用一口流利的法语交流,别看人家个子小,气场很足,几个身高马大的老外弯腰低头,毕恭毕敬的聆听,还连连称是。顿时一缩脖子,麻溜地把装着行李和各种器材的箱子一个个搬上车。
无论在哪里,有钱就是硬道理。如今出国的中国人就象八十年代那些小日……子过的不错的日本友人一样,有钱的很,谁见了都得跪下来叫爸爸,曾经的“洋大人”也不例外。
这次来法国,小豆丁亲自带队,没办法剧组除了贺新和蒋琴琴两位主演,包括导演刘姜在内都是土鳖,大部分都是头一次来法国。
在来之前,刘姜还很兴奋跟贺新说,这次来法国说什么都要去卢浮宫看一看贝大师设计的那座金字塔,好好欣赏一下著名的蒙娜丽莎。
看他一副心心热热的样子,贺新没好意思告诉他,蒙娜丽莎所在的卢浮宫二楼的展厅里常年挤满了人,而且那幅画其实很小。就算你挤开重重人群,走到蒙娜丽莎面前,还有隔着至少十米的护栏,三层防弹玻璃,你可能都看不清丽莎在微笑,但是肯定能看清玻璃上游客的倒影和一个个后脑勺。
一行人浩浩荡荡的前往下榻的宾馆,MK2的那位富二代总经理纳塔那.卡密兹和公司副总杜特龙已经等在那边。
“欢迎,贺!”
纳塔那.卡密兹上来就热情的给他一个大大的拥抱,还来了个贴面礼,嘴里发出吧唧吧唧的亲吻声。
“卡密兹先生!杜特龙先生!非常感谢你们的帮助。”
【看书领现金】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还可领现金!
这次来法国取景,包括拍摄场地、当地的群众演员等等,都是MK2这边帮忙张罗的。当然这些都是基于这些年来新皓传媒和MK2之前良好的合作。
作为欧洲最大的文艺院线MK2方面一向很青睐来自东方的电影作品,比如他们跟日本的北野武电影工作室有很深入的合作;在中国方面除了和新皓公司有良好的合作,他们对贾科长的电影作品异常青睐,从《站台》之后,贾科长所有的电影作品背后的投资方几乎都有MK2的影子。
今天纳塔那和杜特龙亲自来到宾馆迎接,算是给予新晋柏林影帝贺新的充分礼遇,但如果贾科长来法国,这两位可能就会亲自去机场迎接了。
小豆丁跟两位是老相识了,以前卖片的时候,没少讨价还价,争的面红耳赤。贺新又把刘姜等几位幕后主创跟两位介绍了一下。
今天的会面纯属礼节性的,寒暄了几句之后,纳塔那和杜特龙便起身告辞,贺新同样热情的邀请他们参加明天晚上由他举行的酒会。
酒会的目的主要是招待一些法国的片商,作为欧洲最大的文艺片市场,贺新很重视跟这边关系的维护,毕竟你想拍文艺片,单靠国内的票房想收回投资是不现实的,大头还得靠海外收益。
这也是为什么楼烨和贾科长之流,他们的电影在国内乏人问津,但依旧能够混的风生水起,就是因为他们背后都有这些法国片商的支持,都能挣钱。
而且他们这帮人在戛纳、南特三大洲,包括周边的象鹿特丹、瑞士洛迦诺等国际电影节都有不小的影响力。所以维护好这层关系很重要。
“今天晚上聚餐就算了,刘导和陈老师他们放下行李就勘景去了,剩下的人都要倒时差。”
回到房间,贺新刚刚洗了个澡,准备眯一会儿,小豆丁就敲门进来汇报。
“那就随便吧。哦还有,明天下午我要去拜访一下戴导,没什么安排吧?”贺新随口道。
“没有,只要你别忘了晚上的酒会就成。”小豆丁笑道。
接着又道:“刚才我跟MK2那边的人还有刘导商量了一下,等后天琴琴到了之后,大后天开机,初步预计拍摄大概需要四天的时间。”
蒋琴琴因为档期问题,这次没有和剧组一起行动,要推迟两天。不过贺新算了算,还是比原先预计的时间要提前。
在法国的戏份其实很简单,就是杨年华提前来到法国,然后唐微微坐着私人飞机过来跟他会合,亲眼目睹了杨年华生意大的不得了,跟中东富豪签约等各种装逼。
唐微微并不为所动,质问杨年华,还打算拂袖而去。杨年华在大庭广众之下,倾情向唐微微表白,并且拿出一大一小两个IDo品牌的钻戒向她求婚,表示如果她接受富豪杨年华就选择大的钻戒,如果依旧接受原来的杨年华就选择小的钻戒。
于是唐微微终于被感动了。
典型的扮猪吃老虎和霸道总裁的爽文套路!
贺新饰演的杨年华身份是三盛集团的董事长,三盛集团本来就是电影的大金主,自然要体现出大老板的逼格。然后他在巴黎各种装逼,和中东富豪签约,同时也体现了中国资本走出国门的软实力。
更重要的是类似这种霸道总裁的爽文套路,金主爸爸喜欢,观众更喜欢,就必须要认真对待。
……
“戴导,好久不见!”
“哎呀,阿新,恭喜恭喜啊!都拿了柏林影帝,为国争光了!”
在巴黎市中心的一套公寓里,贺新上门拜访,让戴斯杰非常高兴,也觉得非常有面子。
自从那部《植物学家的女儿》扑街后,这货选择闭关疗伤,又重新开始写小说。但是小说创作是个漫长的过程,可能也是遭遇了瓶颈期,再也没有创作出象《小裁缝》这样的作品,几年来也一直没有像样的作品面世。
戴斯杰这个人从本质上可以说跟楼烨、王晓帅都是一类人,都是属于所谓艺术的理想主义者。比如在贺新的交流中,对《万箭穿心》、《钢的琴》都有很高的评价,但是对他现在拍的这部《我愿意》,虽然语气很婉转,但言下之意还是带着一股浓浓的惋惜。
就差没有当面跟贺新说:“哎呀,阿新,你怎么能拍这种片子呢?你真是堕落了。”
然后又滔滔不绝跟他聊起目前正在创作的一部叫《夜孔雀》的小说,大概讲的是一个旅法的华裔长笛手艾尔莎从巴黎到成都的几段邂逅及由此引发的感情纠葛的故事。
跟他以往的作品一样,都是围绕着法国和他的家乡四川发生的故事。作家在创作的时候永远离不开他熟悉的环境。而且他的小说的风格永远都是那种对人性的真实挖掘,然后一个异常悲剧的结尾。
可如今这部令他津津乐道的《夜孔雀》却让贺新感觉到狗血的不能再狗血了。比如那个华裔长笛手艾尔莎从巴黎来到成都,不知道怎么就爱上了一个会吹古老乐器还会织蜀锦的中年男马荣,在这期间她有受到马荣儿子变态般的追求,然后怀着马荣的孩子回到了巴黎,在打胎和不打胎的犹豫间和马荣的弟弟马建民结婚。而马荣面对自己的儿子,感觉抢走了儿子的爱人,他自杀了。
听完这个故事,在戴斯杰充满期待的目光中,他一脸懵逼,都不知道该说什么。
他真的不知道戴斯杰写的这个故事究竟想表达什么,亲情?友情?爱情?或者单纯就是狗血?
也许他是在法国待久了,可能觉得祖国的传统文化是如此的美好。就象马荣吹的那个尺八,会织的蜀锦,还有马荣的儿子还是个川剧演员等等。
但是这种家庭四角乱来的关系,实在是让人摸不着头脑啊!
……
蒋琴琴很忙,来也匆匆去也匆匆,仅仅在法国逗留了两天,好在拍摄很顺利,在抓紧拍完两人的对手戏之后,又补了几个贺新在一群老外的簇拥下各种装逼的镜头,至此《我愿意》全部杀青。
刚刚回到京城,宁皓就找上门来了,同时还带来了一个人。
“咦,小志,你们俩怎么混到一起去了?”贺新看到来人很惊喜。
饶小志,中戏导演系99届,比汤维高一届,贺新刚进中戏进修班的时候,人家已经上大二了,在上学那会儿饶小志也算是导演系的风云人物。
“呃,贺老师,是宁导找的我。”
相比之下,饶小志要显得有些拘束。
无他,差距太大了。
中戏导演系,偏重于舞台剧的导演,饶小志毕业后一直从事舞台剧的导演工作,还跟李鸭棚一起创立了春天戏剧工作室,并把李鸭棚的成名作《将爱》搬上了话剧舞台。
“哦,娜娜、小军他们现在不是忙么,我就找到了小志,让他帮着一起弄本子,这不初稿出来了,想让你帮帮提提意见。”宁皓呲牙花子笑道。
“这么快?”贺新一脸不敢相信。
宁皓是出了名的慢性子,一个剧本打磨经常要用年来计算的,上回那个《黄金大劫案》的剧本他闭关两个月这已经算是奇迹了。此时距上回贺新跟他聊起那个《盗钥匙的人》的故事,前后只有短短半个月的工夫。
“这个要归功于小志,我就负责出出主意,主要都是他弄的。”宁皓指了指身边的饶小志乐呵呵道。
“不不不,主要是这个本子框架全都搭好了,我就负责写点对白,这些没什么。”饶小志一脸谦虚。
但说到剧本,他一反先前的拘束,两眼放光道:“贺老师,这个互换人生的创意太好了,我特别喜欢。”
说着,他还腼腆道:“贺老师,不瞒你说,我以前也有这方面的想法,但远远没有你这个创意这么成熟,这次正好挺起宁导讲的这个故事,我也趁机把自己的一些想法加了进去。”
“哎,说了半天,剧本在哪儿呢?”
既然宁皓能带着饶小志一起过来,说明这个初稿宁皓本身已经认可了,贺新难免有些好奇。饶小志当年在中戏导演系就是出了名的有才,而且他还看过饶小志执导的喜剧《你好,打劫》。
这部话剧虽然改编自七十年代美国华纳兄弟出品的喜剧电影《热天午后》,但不难看出里面有很多新的黑色幽默的元素。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跟现在这部《盗钥匙的人》在类型上很相似。
“哦,不好意思,贺老师。”
饶小志这才反应过来,赶紧从包里拿出厚厚一沓剧本。
说实话,半个月的时间,就算写网络小说,可能都码不出这么多的字。
贺新迫不及待的接过来,剧本已经有了名字,封面上四个大字——人潮汹涌。
他看到这个名字就下意识一愣,因为这个名字跟剧情毫不搭边,之前除了那个跟宁皓开玩笑的皂化那啥弄人,他还想过其他几个很直白的名字,比如就是“互换人生”或者“人生如戏”啥的。
但人潮汹涌是什么意思?
他不由问道:“为什么叫人潮汹涌呢?”
“哦,贺老师,是这样的,我在里面设计了一句台词,李想跟周全说:‘这辈子,人潮汹涌,感谢遇见你!’包括陈小萌也一样,他偶然遇见了周全,然后神差鬼使般的交换了身份,周全遇见了李想,陈小萌遇到那个养猫的女邻居,在人潮汹涌中大家就这么相遇,同时又完成了各自的成长。”
说完,饶小志还强调道:“我觉得《人潮汹涌》这个名字特别有感。”
他的话音刚落,宁皓也在一旁凑趣道:“阿新,难道你不觉得《人潮汹涌》听着很高级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