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棒的小說 我的重返人生 偷名-第806章 不配擁有名字的大CPU(求訂)推薦

我的重返人生
小說推薦我的重返人生我的重返人生
公共网络空间的热度持续了数日之久。
围绕着‘最成功的的投资人’、‘最成功的商人’、‘举世无敌’等关键词展开的讨论席卷全网。
甚至漂洋过海登陆了推特等海外社交平台。
‘方年’甚至一度成为最缥缈最无法触及的‘形容词’。
在中国的文化习俗下,也理所当然的冒出了一些额外的形容话语。
诸如:生子当如……等等。
吃瓜网民中最好事的那拨,也迫不及待给方年冠以更多的名头。
诸如:
最富老公、国民老公……等等。
在这个过程中,某位ID为‘年方二八’的网络用户也蹭了波热度。
“2012年里我感受到的最残酷现实就是:我也叫方年。
PS:谢谢有趣的你们来过,祝你们快乐。”
‘PS’是后修改加上的。
因为方年同学本人的名气还是有一些的,就像他想蹭热度那样,也有人想要来围观一下这位在校大学生。
甚至到后面直接火上热搜。
#我也叫方年
而且还掀起了一场全国范围内多数叫‘方年’的网民的跟风与感叹。
毕竟两个字的名字很容易同名。
对于这样的热度,无论是前沿系,还是当康系,还是小米、轻聊,都没有直接的官方回应。
哪怕是有无数好事媒体电话打个不停。
事实上,这些好事媒体都是想再挖一手新料,以恰一波流量。
毕竟有马珀利和雷軍本人在网上公开发表的内容,已经足够证明许多东西了。
要不然也不至于再次登顶国内首富的女总裁关秋荷都没人讨论。
一股脑奔着方年方总,一副要刨根究底的样子。
“……”
君庭,关秋荷那边的一楼客厅里。
方年散漫的坐在单人沙发上,连二郎腿都懒得跷,陆薇语跟关秋荷坐在长条沙发上,刚讨论完一桩小事。
方年也刚好放下手机,望向关秋荷,一脸认真道:“关总,采访一下,登顶内地首富但没人讨论是什么感觉?”
“嗯哼?我什么时候是首富了?”关秋荷满不在意道。
说着端起茶杯慢慢喝茶。
方年并未受挫,继续道:“那你能说说屡次被媒体宣传登顶首富是一种什么体验吗?”
“有什么体验?风头不都是方总你的吗?”关秋荷乜了眼方年。
一旁陆薇语看看关秋荷,又看看方年,并不打算插嘴。
抬杠这项运动,在前沿办公室很容易莫名其妙上瘾。
陆薇语正在克制这种冲动。
总得有那么一两个清醒的。
方年有点挠头,关秋荷这外圆内方的回答,很是不爽利。
见方年似是在沉吟,关秋荷瞄了眼方年,又说了句:“倒是方总,你要不要借这个机会,正式站在公众面前?
这算是个难得的机会,毕竟马珀利、雷軍他们不一定每次都会冒泡。”
【收集免费好书】关注v.x【书友大本营】推荐你喜欢的小说,领现金红包!
闻言,方年笑了起来:“关总不会以为是我说动他们给我引流的吧?”
“不是吗?”关秋荷反问。
方年笑着摇头:“我没那么无聊,也不至于这么点小事去麻烦人家。”
说着,方年瞅了眼关秋荷:“你应该了解才对,我在个人层面正在逐渐减少与外界的牵扯。”
不等关秋荷接话,方年说了下去:“现在虽然热度很高,但不是我想要的机会;
起码也得是当康上市,又或者推出了重磅级产品才不浪费这样唯一一次的机会。”
听方年这么一说,关秋荷明白过来,面露恍然:“明白了。”
“……”
关秋荷从方年的话里明白的不仅是方年不站台前,还有更多。
原本以方年的性子,贷款这类东西向来不会被他放在心上,可进入今年,他却先后一次又一次的偿还长期贷款。
甚至连带着关秋荷也凑了个热闹。
及至今日,无论是方年,还是老方家,还是老陆家,还是关秋荷,个人名下没有任何债务。
这当然是方年有意为之。
而且是海南之行后忽然冒出来的做法。
从方年的话里,关秋荷听出来了一定的逻辑联系。
或者说存在一定的悲观情绪。
关秋荷猜测个人名义与外界的牵扯越少,或许能让方年在某些事务上更能放开手脚。
至于公司,那又是另一个层面的事情。
比如当康游戏,必须要保持合理的负债率,这样才能更有利于上市。
最简单的解释:负债率过低,展现在二级市场上,对资本、机构、基金来说等于是0机会。
前沿系的负债也存在很大的必要性,一家不上市,却过多掌握关键基础科技的民营企业,再没有负债,那就很不令人放心了。
方年提交给上面的一些激进草案,其实都存在着一定的默契。
好听点叫一拍即合。
要不然苗为闲得蛋疼协调五家银行给前沿放贷150亿,方年连利息都不问,一口应承下来。
一如方年一贯以来表达的那样,社会不是非黑即白,而是灰色。
…………
…………
连续数日的飘飘细雨,令整个申城仿佛都蒙上了一层薄雾。
是较为难受的回潮天。
当然,这也是相对的。
像是方总就感受不到这天气带来的难受与黏腻。
眨眼便已经是3月下旬。
在周一的下午,上完了今日课程的方总走进了前沿办公室,背着双手站在窗前看着外面淅淅沥沥的雨雾。
颇有种闲情逸致的味道。
“……”
好片刻后,温叶才凑上来打破这种安静:“方总,您要不现在听听汇报?”
没错,方年之所以会走进前沿办公室的门,是温叶喊来的。
方年轻轻点头。
温叶清了清嗓子:“是这样的,白泽那边已经完成了服务器CPU的流片验证工作,第一款测试级的服务器CPU可用。”
闻言,方年回头看了眼温叶,走回了工位:“仔细说说,我记得这个月应该有不少项目完工。”
见状,温叶翻开文件夹,有条不紊的汇报起来。
“这款服务器CPU采用了CB12指令架构,包含最新的Ex64指令集,在‘未竟’架构的基础上借鉴了部分‘初’架构,合理的设计了8个核心,采用中芯40纳米制程流片而成;
仅流片了一次,便成功通过实际验证;
不过各方面性能并不是很亮眼,但根据相关测试,大CPU项目组认为这样一款CPU,可以提供足够丰富的实测数据……”
听温叶停顿下来,方年晃晃手:“都说完吧。”
温叶轻轻点头,继续往下说:“上周五,贵阳数据中心一期土建工程通过验收,已经可以开始服务器机组的安装调试工作。”
“……”
“上周四神龙211流片通过,神龙511流片通过,性能不达标,在调整后将进行第二次流片……”
“……”
“晶圆测试线月初正式启动了试生产,光刻机的良率、稳定性等十分不理想,需要进行一定的调整;
据汇报,有望在下月进行65纳米制程试生产。”
似乎知道方年会有疑惑,说到这里,温叶特地补充了几句:“DUV浸入式光刻实际上一直可以支持到7纳米制程的光刻;
根据晶圆试验线的负责教授解释:
传统国际半导体技术蓝图定义光刻制程技术节点的是最小金属间距。
又根据一个瑞利公式:CD=K1×(λ/NA),降低波长λ,提高镜头的数值孔径NA,降低综合因素K1,即可不断演进光刻制程。
DUV激光光源从90年代末至今就一直是停滞在193nm波长;
不过有人提出了新的方案,一个工程上很简单的办法,在晶圆光刻胶上加1mm厚的水,水可以把193nm的光波长折射成134nm,再做到半周期65nm;
总之……
晶圆实验室的教授很有信心保证能在较短时间内突破至65纳米光刻,之后可能会漫长一点,但也不会是太久远的事情。”
一口气照本宣科的说完,温叶并未多停顿,继续解释。
“虽然梼杌实验室牵头的EUV光刻研发进展十分缓慢,但因为从欧美国家收购的各类技术等等;
对DUV光刻机的研发推动工作很有帮助。”
“……”
最后,温叶总结:“截止目前,就是这些项目有确切成果。”
“小谷负责的胜遇4G组网方案实际实验,还需要一点点时间,应该是在四月底能完成。”
听温叶完全说完后,方年稍作沉吟:“也就是说,梼杌一点都不重视的DUV光刻进展神速,去年最后一个季度投入了70亿,今年第一季度又投入十数亿的EUV进展龟速?”
“也可以这么理解。”温叶无奈回答,“国内无论是梼杌还是协调的那些单位,在EUV方面的积累可以称之为0。”
方年咂咂嘴:“还真是有点意外。”
接着方年看了眼温叶,话锋一转:“不过温秘,你连个照本宣科都整不明白?
实验室那台DUV光刻机要硬上的话,现在就可以生产65纳米,只是在没调整镜头等硬件的情况下,良率会爆炸,无非是多重光照罢了。”
温叶:“……”
她忍不住腹诽:以为谁都跟你个大(B)佬(T)一样,什么都懂?
方年也没想要温叶回答,自顾自问了下去:“神龙511的失败有更具体的汇报吗?”
温叶回答:“苏姿丰的完整汇报上有解释,神龙511要达到的性能指标是神龙1号的两倍,但实际上没有这么好,实验室经过实际验证,发现架构不存在问题,不过有优化的地方。”
方年嗯了声,又问:“服务器CPU呢?”
温叶回答道:“单片性能与主流服务器CPU,比如Intel至强E5系列相比,差很远;
严格来说,虽然也是类桌面级CPU,但性能要求完全不是一个等级,使用环境也大相径庭,所以白泽其实也可以说是零基础;
所以,白泽的大CPU小组十分希望这款CPU能用于实际环境,以收集更多的实际数据,供研发设计。”
“……”
听温叶说完,方年沉默了片刻,才缓缓开口:“大CPU项目组至今为止的研发投入是多少?”
一般人不会准备这些数字。
还好温叶不是一般人,她太知道方年想要的东西是什么,所以好不犹豫的汇报:“大CPU项目的两个院士都来源于科院,他们的作风……怎么说呢,很节俭;
对时间观念不是那么敏感,又一直没有成果,方方面面有点谨小慎微的意思;
所以至今为止,大CPU项目组仅花了2.1亿研发费用。”
方年皱眉望向温叶:“嗯?我不是重新安排了吗?”
温叶硬着头皮道:“方总,这是个保密项目,您交代过暂时不能让苏姿丰插手;
我们也多次督导,才有眼下的进展效率;
当然,也有因为目前部分的研究都是建立在白龙系列的基础上,确实不太需要经费的缘故;
这次流片的效率还算比较快的。”
方年想了想,决定道:“你亲自去一趟庐州,跟庐州前沿的头头脑脑都谈一谈;
实地考察苏姿丰的表现,如果合适,可以向她开放这个项目;
将我的意思转达,来前沿不是让他们表演省钱秘诀的!”
财政批了25亿,第一批到账15亿,第二批还没动静,但这玩意太气人了,居然就花了2.1亿,能搞出来个鸡毛高性能CPU。
温叶赶紧点头应下。
方年又说:“你现在再去确定一遍,他们能不能确定这款CPU的稳定性。”
“……”
温叶赶紧去打电话。
几分钟后凑过来汇报道:“韩院士下了保证,确保稳定!”
闻言,方年不再犹豫:“庐州前沿数据中心现在有多少台服务器?”
“一万五。”温叶回答。
方年道:“这样吧,上线一万台服务器的CPU使用量,少量庐州数据中心,大量用在贵阳那个新数据中心。”
“按服务器使用量才计算,比如规划的一台服务器单片处理性能指标是10,我们自己这款的单片处理性能是2.5,那就用4片来替代;
反正贵阳那边还没开始安装调试,可以修改一部分主板订单,服务器的主板不是有单个支持最多4块CPU的吗?
总之要确保单台服务器的性能指标不下降。”
温叶确认道:“庐州和贵阳的比例为1:9可以吗?”
“2:8,样本数量稍微均衡一点,方便参照实验。”方年确定道。
庐州前沿的数据中心更重要,其实替代一千台服务器都比较极限,两千台更是很激进。
但时间不等人,鬼知道还要迭代多少次才有资格摆上台面。
末了,方年强调道:“明天你一早就去庐州,我需要一个高效的团队,不是要一帮谨小慎微没有创造力,没有想象力的工程师!
一句话,我希望8月份之前听到大CPU项目组敢用规划的名字!
而不是现在这样,一块连名字都不配拥有的CPU!”
“明白!”温叶认真道。
然后她就听到了方年的小声咕哝。
“前沿还不是很强壮,就有这种命令不出办公室的意思,唉……”
“基础科学这方面限制太多,又太落后,必要的保密措施又是必要的,真是自己给自己设置了障碍。”
“唉……”
温叶心里沉沉的。
她这个前沿CEO也有很多没做到位的地方。
想着,温叶轻轻咬牙……

======
PS:哇,今天可以早点说晚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