寓意深刻都市言情小說 《弦月至尊》-第449章 嘆萬靈之多艱讀書

弦月至尊
小說推薦弦月至尊弦月至尊
“可恶的冰灵之族,它们就是天生的恶魔,弦月,等你成长到大陆巅峰,一定要把兽族和冰灵之族这两个万恶的族群给灭了!”
妙趣橫生都市小说 弦月至尊笔趣-第449章 嘆萬靈之多艱推薦
伙伴们气愤的说道,虽然冰灵之族是个什么模样伙伴们早就再清楚不过,但当血淋淋的事实就摆放在伙伴们眼前,伙伴们仍然觉得太过震撼,心中满是愤怒。
“我晓得的,要不然,我也不会选择从兽族和冰雪灵族开始下手了,就是因为我知道只有这两个族群灭了,人族才能真正有好日子可过。”
李弦月点了点头解释道,他虽然什么都知道,但越是了解兽族和冰灵之族便还是越恨它们,所以先前在大西北才开始为将来先动它们做准备。
“那弦月,这些充满血腥的万恶之花留着只会让冰灵之族的恶毒行为得逞,咱们把它们都给毁了,让冰灵之族一朵都得不到?”
伙伴们这才想起来,从在大西北开始,李弦月就与那里的族群约定将来对付兽族和冰灵之族了,心里这才好受了些。
精华都市言情 弦月至尊-第449章 嘆萬靈之多艱相伴
不过看着那浑身上下冒着血腥之气和灵气的血雾灵花,伙伴们还是打心眼里厌恶,并没有把它们当作修炼准源药,而是当作罪恶的产物。
哪怕其效果绝佳,足矣让灵湖境灵尊级巅峰大圆满顶峰的绝代强者也再前进一步,是千年甚至万年难有的绝世准源药。
哪怕傻二已经因为服用了火源花而突破了种族限制一跃成为了培灵境雉兽,伙伴们对于源药准源药的强大效果再清楚不过。
伙伴们也从来没有想过要把它们据为己有,哪怕傻二也是如此,觉得它们是万恶之花,根本没有考虑过炼化它们可以让自己变得更加强大。
而冰灵之族做出这等万恶之事,以修者之血灌溉培育冰心花,既然被伙伴们发现了,伙伴们便想着不能让它们得逞,让被捕杀的修者们死不甘心。
把血雾灵花回了埋葬,虽然那些被捕杀的修者是回不过来了,但至少可以让他们死的安宁,而不是成为冰灵之族进阶的修炼准源药。
“我也想啊,可我们不能这样做啊,冰灵之族的性情咱们再清楚不过,咱们毁了这些血雾灵花,只会让它们继续为恶,而不是让它们收手。”
李弦月摇了摇头否定道,他又何尝不是忍不住想毁了血雾灵花,破坏冰灵之族的计划呢,但他知道的更多,知道即使心中再难以忍受也必须忍受下来。
“那我们就只能看着冰灵之族为恶而不管不顾,任其肆意妄为,牺牲大陆万族生灵来满足它们的欲望吗?”
伙伴们都痛苦道,发现了冰灵之族用修者之血把冰心花培育成血雾灵花却什么都不能做,连毁了血雾灵花都不能,这让伙伴们有些接受不了。
熱門都市言情小說 《弦月至尊》-第449章 嘆萬靈之多艱讀書
“伙伴们,你们或许没有听说过雪漠大帝时代那一次冰灵之族和兽族培育血雾灵花的事吧,我知道一点儿,等一会儿讲完你们就不这么想了。”
“当年,冰灵之族和兽族见雪漠大帝无人可制便偷偷捕杀人族高手和强者,意图用他们的血培育出大量血雾灵花,进而人为的培养出一批绝代强者。”
“那样只要冰灵之族和兽族超越灵湖境灵尊级巅峰大圆满顶峰的绝代强者的数量远远超过人族,而两族灵海境灵皇级大能再拖住雪漠大帝,人族便完了。”
“即使雪漠大帝再强大,甚至打的赢两族灵海境灵皇级大能的合击,也可以用人族威胁雪漠大帝,让雪漠大帝怪怪就范。”
“只是雪漠大帝又怎么可能让它们轻易得逞呢,第一时间就发现了它们的预谋,将冰灵之族和兽族培育的血雾灵花给毁了个干净。”
“伙伴们你们以为,冰灵之族和兽族的血雾灵花被毁,还被雪漠大帝发现了,那它们就会收手了?不,那件事远没有结束!”
“雪漠大帝举世无双,而且灵觉敏锐,一旦它们再对人族下手,不等它们成功雪漠大帝的弦月战刀恐怕就已经架到了它们的脖子上,它们自然是不敢的。”
“雪漠大帝守了一阵子,发现它们的确没有动作了,甚至还刻意远离人族,似乎是被雪漠大帝打怕了,在避嫌,免得雪漠大帝再怀疑它们在做恶事。”
“但雪漠大帝后来才得知,冰灵之族和兽族哪里是收手了,分明是更加猖獗,简直过分到了极致。”
“一开始它们只有一块培育血雾灵花的地方,但自雪漠大帝毁了它们培育的血雾灵花之后,它们居然重新找了十块隐蔽的地方培育血雾灵花。”
“而且那十块地方每一块都比先前培育血雾灵花的地方要大很多,为此而死的修者比先前要多上二三十倍,成千上万的修者因此而付出了他们的生命啊!”
李弦月讲解道,将当时雪漠大帝时代那一次冰灵之族和兽族培育血雾灵花的事绘声绘色的描述了出来。
“啊!仅仅只是为了满足自己的野望就为此捕杀了成千上万的修者,用他们的血灌溉培育血雾灵花?”
伙伴们震惊的瞪大了眼睛问道,这一次冰灵之族捕杀数百培灵境修者培育血雾灵花已经够让伙伴们震撼了,但没想到只能算是小菜而已。
雪漠大帝时代那一次培育血雾灵花才是真的大菜,令人震撼,也心惊不已,成千上万的培灵境修者就因为冰灵之族和兽族想摆脱雪漠大帝的压制就完了。
“那一次冰灵之族和兽族还摸不准血雾灵花的效果如何,因而它们特意去多捕杀灵河境灵王级以上的高手和强者,好让血雾灵花的效果足够强。”
“相比这一次,它们捕杀的灵河境灵王级以上高手和强者的比例更多,灵河境灵王捕杀了两千多个,就连灵湖境灵尊也捕杀了一百余尊。”
“那段时间,每隔一两天总会有族群的灵河境灵王和灵湖境灵尊爆发冲突,与其他族群大战,很多族群都死伤惨重,族群也为此衰弱。”
“起初,雪漠大帝并没有发现端倪,那些族群本来就有仇恨,随着仇恨积累爆发大战是再正常不过的事。”
“但后来死去的灵河境灵王和灵湖境灵尊越来越多,雪漠大帝才意识到了不对,经过仔细调查这才发现竟然都是冰灵之族和兽族有意挑起的。”
“它们的目的就是借由大战的掩护,收集灵河境灵王和灵湖境灵尊的鲜血,用其来再度培育出大量的血雾灵花!”
“可叹当时很多族群连翻大战,为此死去的修者少说也有数万之多,甚至很有可能不下十万之数!”
“要不是那个年代,修炼昌盛,培灵境修者层出不穷,灵河境灵王和灵湖境灵湖境灵尊都不少,我很怀疑当时一片区域的修者能死光了。”
“而事实上也差不多,当时冰灵之族和兽族周边的很多族群族内仅剩的修者一双手都能数的过来,其实已经差不多打空了!”
伙伴们以为这就完了,却没有想到李弦月又悠悠说道,把当时具体的情况都讲了出来,而这具体的情况已经把伙伴们彻底雷到了。
伙伴们呆呆的站在那里,眼睛瞪的圆圆的,不断的消化着李弦月所说的话,喉结也不停的滚动着,那是伙伴们忍不住咽口水的声音。
“伙伴们你们以为这就是全部?不,这也并不是全部,冰灵之族和兽族还做了更多的事,让人想都想不到!”
“挑起连翻大战也只是它们表面上做的事而已,为的就是当时可以立马培育出一批血雾灵花出来,避免雪漠大帝的介入,再次打断它们的计划。”
“事实上,挑起连翻大战也是它们用来掩人耳目的,它们从来没有停止过对大陆万族的捕杀,不,这一次是只围捕暂时不杀害。”
“它们居然借着连翻大战的掩护,专门围捕大陆万族中的灵河境灵河境灵王和灵湖境灵尊,将它们圈养起来,用于以后随时杀害取其鲜血培育血雾灵花。”
“要不是当时一个人族正好撞到了冰灵之族和兽族围捕一尊灵湖境灵尊的情景,然后告诉了雪漠大帝,大陆万族甚至根本就不知道这个情况。”
“当时消失的灵河境灵王多达两千多个,灵湖境灵湖境也多达两百余尊,大陆万族中很多族群的灵河境灵王和灵湖境灵尊为之一空!”
“其实,这也是当时雪漠大帝为何宁愿彻底得罪冰灵之族和兽族也要将两族镇压的根本原因,只是因为两族实在太过分了!”
李弦月叹息道,虽然他只是转述刀灵弦月的话,可经由他说出来还是满心的伤悲,心中也止不住的难过。
“呵,呵,呵…………”
伙伴们听了李弦月的话已经不知道说什么好了,嘴里忍不住呵呵道,李弦月所说的话彻底颠覆了他们的认知。
哪怕明知道冰灵之族和兽族是什么德行,伙伴们也没有想到,冰灵之族和兽族居然会做到这一步,伙伴们已经听傻了,实在接受不了了。
“我们大陆万族根本就是在冰灵之族和兽族的眼皮子底下艰难的活着,它们疯狂起来,大陆万族连活着都难啊,只能屈辱的就死!”
“我敢肯定,北原人族消失的那三个灵河境灵王肯定已经被冰灵之族捕杀了,它们已经盯上了人族。”
“而现在人族没有雪漠大帝坐镇,甚至连灵海境灵皇级大能都没有一个,被冰灵之族盯上,绝不是好事。”
“如果我们将这些血雾灵花毁了,大陆万族将重复当年雪漠大帝时代的惨剧,已经被盯上的人族也只会付出极其惨痛的代价。”
“所以我们不能毁了这些血雾灵花,让惨剧再次重演,咱们回去吧,让北原人族的修者不要独自出门,不被冰灵之族盯上就好了。”
李弦月再一次叹息道,别看大陆上有主族,有大族,有强族,拥有族第地的族群也有上万个,但在冰灵之族眼里都是待崽的牲畜罢了。
大陆万族在其万恶的行事下也只能艰难的活着,做出最有利于自己的决策,好让自己可以安全一点儿,生活的稍微好一点儿。
伙伴们木木然的点了点头,跟着李弦月深一脚浅一脚的向北壁城走去,只有那时不时扭回的头显示着伙伴们心中此时仍然是惊涛骇浪,难以平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