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华都市小說 唐時明月宋時關 愛下-第四百二十九章 大膽預測閲讀

唐時明月宋時關
小說推薦唐時明月宋時關唐时明月宋时关
苏宸返回船舱的房间,探望了身体不舒服的彭箐箐。
晕船的感觉很难受,彭箐箐第一次这种坐船在江面逆流而行,强风吹来,船体来回摇晃,的确容易眩晕、恶心。
“箐箐,好些了没?”苏宸问道。
彭箐箐坐在床榻,打坐运气,在渐渐适应了。
听到苏宸问话,彭箐箐睁开眼眸,微微点头道:“打坐运功,倒是能够抵挡一下,好一点了。”
“我吩咐厨子,做了姜汁,拿过来给你,喝下它,肚子里那股反胃的感觉就好得到压制,不会那么呕心了。”
苏宸从手提木匣内,取出了一碗姜汁,递给了彭箐箐。后者依言喝下,半晌后,胃里那种恶心感的确缓解不少。
“再坐两天船,估计就能适应了。”
“苏宸,你以前在哪里坐过船?我怎么没听说过。”彭箐箐好奇询问。
【看书福利】送你一个现金红包!关注vx公众【书友大本营】即可领取!
苏宸胡诌道:“在少年时候,我曾经跟随师父出去历练过!你们以前见到的纨绔,都是我在润州装出来的,暗中我会随着云游四方,学习各地人文知识等,行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嘛……”
“原来如此啊!”彭箐箐点头,又问:“可是,你怎么没跟高人学武功呢?”
苏宸尴尬,解释道:“我师父是文豪和神医,他也不会武功……”
“怪不得呢!”彭箐箐笑了笑。
苏宸说道:“这次去蜀地,可能充满波折和危险,不许乱来,一定要听我的安排。”
彭箐箐笑着说道:“知道了,我都这么大了,而且武功比你厉害,放心吧,肯定能保护好自己,也保护好你!”
“这跟武功没关系!”苏宸反驳道。
彭箐箐撅嘴道:“你就是不想承认我武功厉害吧?”
“知道你厉害!“苏宸说完,直接用手在她肋下搔痒,彭箐箐顿时咯咯轻笑起来。
不过,彭箐箐毕竟习武之人,武功比苏宸厉害许多,所以搔痒不过对方时候,直接一个擒拿,就把苏宸压在身下了。
“哎呦!”苏宸一个手制住,另个手直接偷袭,抓到了箐箐上半身。
“啊!”彭箐箐一身尖叫,松开苏宸,去扯那只怪手。
苏宸一个翻滚,就把彭箐箐压在了身下。
彭箐箐有些羞恼,刚要动用内力,把苏宸给弹飞出去。
苏宸俯下头,直接把箐箐的唇给封住了。
“呜呜!”
彭箐箐挣扎几下,然后渐渐发软,反抗的气力也消失了。
两个身影,纠缠在了一起。
………
大船在江水上航行数日,逆流而上,经过了池州、江州、鄂州后,即将出了南唐边界。
鄂州这里有唐军重兵把守,以前地方南平、楚国前来进犯,如今却用来提防宋军。
因为南平和楚地被宋军占领,南平和楚国的王族后人,都被押往在汴京城。
故而,这里有大宋朝廷任命的官吏赴任,在这两地进行治理民生。
当地军队也被整编,虽然不是宋朝廷的禁军主力,但在边界虎视眈眈,也不得不提防。
“下一站就是江陵城了,有宋军的水师巡逻江面,要对西进的船只进行盘查。”
孟玄钰找到苏宸,跟他解释了当前的位置和面临的麻烦。
苏宸镇定道:“没关系,没人认识咱们身份,宋军也不会为难!”
孟玄钰点头,又问道:“你说,如果这次大宋官家派人前来征讨蜀地,会再任命哪个将军挂帅?我一时还猜不准,大宋官家的下步用兵策略!”
苏宸结合历史记载,半推测道:“应该是王全斌挂帅,其实大宋官家在两个月前就有安排了,提拔王全斌为忠武军节度使,到凤州一带公干,就是过去磨合将士,观察地下,随时准备伐蜀。”
孟玄钰略微惊诧道:“我还以为是慕容延钊机会大一些,他目前就在蜀地境内,从江陵一带率水军进入蜀地,登陆后一直在小规模发动侵袭,大有试探的意味。江陵水军也在不断打造和壮大。”
苏宸解释道:“宋军将领慕容延钊、李处耘去年底率地方军南下,以助湖南武平军平张文表叛乱之名,借道荆南;在宋军抵荆南境,荆南节度使高继冲派使者远迎犒军时,李处耘率数千骑兵袭占江陵城,高继冲被迫投降,荆南就被宋军轻易平顶了。”
“在两个月前,慕容部又刚拿下楚地,手下的军队有所损耗,补充多是地方军和降军,进攻巴蜀之地,山川险阻,大宋朝廷也不会放心。所以,最后讨伐楚地的主力,必然会从北方禁军里调动精锐过来,人不必太多,但都是精兵,这样才能带少量的粮食和辎重,进入巴蜀山险之内,行军容易一些。”
孟玄钰眼神一亮,惊呼道:“原来是这个意思,那宸兄的意思,真正进攻蜀地的,不是东南方向的慕容延钊部,而是凤州一带的节度使王全斌、凤州团练使张晖等人?”
苏宸通过历史,已经提前知晓了大宋皇帝赵匡胤的部署思路,点头道:“嗯,就是这个意思,所以,我们部署防御的重点,就在那几个古道!若是我所料不差的话,古陈仓道和金牛道,就是宋军主力的行军路线?”
孟玄钰完全吃惊了,整个蜀国在防范的,都是慕容延钊、李处耘在东南方位的水军,但苏宸却推测出,宋国真正伐蜀的主力军,来自凤州!
这确实出乎意料,但又让他不得不慎重起来。
苏宸是谁?江左第一才子,他的才情、格物、医术等,都是南唐首屈一指的存在。
他既然如此笃定的推测,孟玄钰心中已经信了七成。
树的影,人的名,便是如此。
孟玄钰叹道:“这次回去,我当向父王提议,如何加大对金牛道的重点防范了。”
“可以!”苏宸点头,接着又对孟玄钰提醒道:“殿下给我的蜀中将领资料,我都翻阅过,能堪大用者不多,我圈出了几个人,你当极力推荐。”
“哦,是谁,能让宸兄挑选出来,肯定错不了。”孟玄钰露出一丝微笑。
苏宸继续道:“第一个便是韩保正,此人不仅有军事才能,而且颇有治国和做官头脑,目前他是枢密副使及宣徽北院使,可以作为抵挡宋军从北面进攻的主力。”
孟玄钰点头道:“不错,韩大人,刚正不阿,忠君爱国,敢于在朝堂上陈说国事,直抒己见,在军中威望也高,全权负责北面战事,御敌于国门之外,的确是最佳人选。”
苏宸又道:“的确如此,不过这位韩大人只是你们蜀地军方可堪大任者。但跟北方虎贲之将,和精锐之师比起来,还是逊色一些,光凭他自己,无法抵挡住。可调文州刺史全师雄,兴州刺史蓝思绾,作为左膀右臂,前后照应,进退有据,相互支援,共同镇守金牛道上的几座雄关,只要拖上一年,宋军就会退走,无功而返。”
“哦,真会如此吗?”孟玄钰将信将疑,主要是北面凤州还没有动静,被苏宸预测的煞有其事的样子,所以,觉得有点难相信。
“再等等,就知晓了。”
苏宸不再多言了,因为再多说下去,预测出太多,以后就无法解释清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