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md91精品都市小說 抗戰之開局讓少帥下跪 起點-第二百九十章 回金陵,大婚前夕展示-nsyzh

抗戰之開局讓少帥下跪
小說推薦抗戰之開局讓少帥下跪
飞机降落在金陵飞机场,张宗卿等人刚下飞机,便有专车从一边开了过来。
1933年金陵城的春天依然是有些冷,不过却是充满了别样的生机。
若非是张宗卿改变了历史,四年后的金陵城将彻底变成了一座人间地狱。
走下飞机,坐上从飞机场开往金陵城临时府邸的轿车。
张宗卿随手拿起手边的报纸,却发现报纸上都是对自己婚礼的大篇幅报道。
比如全国销量第一的《大公报》,便以“华国世纪第一婚礼”来形容这场婚礼。
不过这也意味着,张宗卿一直极力隐藏在身后的马玉,也将出现在众人的视野之中。
张宗卿无奈的摇了摇头,而后转头看向坐在自己身边的马玉笑了笑。
或许是张大帅自身出身绿林,他对书香门第出身的这个儿媳妇十分的满意。
所以他才会对张宗卿与马玉两人的婚礼,如此的大张旗鼓。
而这段时间,张大帅也一直是在金陵城操持着张宗卿的这场婚礼。
想来张宗卿大婚女主角的身份,也自然是张大帅给媒体放出话去的。
从张宗卿回国以来,张大帅就一直在张罗着张宗卿的婚姻大事。
也难怪他这次会对张宗卿的婚礼,表现得如此的上心。
首席情深不负 苏半夏
轿车缓缓往前驶去,张宗卿却发现自己的未婚妻马玉,有些莫名的紧张。
想来也是,作为张宗卿的未婚妻这么长的时间,身份马上要发生转变。
纵然是马玉也是一时接受不过来。
张宗卿张开自己的右手,与马玉的倩倩细指扣在一起。
这时候马玉才是回过神来,她对着张宗卿嫣然一笑。
偷偷打量了一眼专心开车的司机,像是做贼般将自己的小脑袋放在了张宗卿的胸口处。
马玉听着张宗卿雄浑厚重的心跳声,才是平静下自己不安的心绪。
她的模样乖巧、可爱到了极点。
似乎将耳朵贴在张宗卿的胸口,听着张宗卿那雄浑厚重的心跳声,马玉方才是寻找到了几丝安全感。
“张大……宗卿,你为什么选择的是我,不是其他人?”
“你应该知道的,我或许只是一个平凡至极的女孩儿罢了,相比于很多人,我实在是逊色太多。”
临近大婚前夕,马玉终于是将自己心头的疑惑问了出来。
不管马玉多么的优秀、贤惠,但是作为张宗卿妻子身份的这个担子,着实是太重了一些。
毕竟张宗卿可是权压一国的“二公子”,当世有多少枭雄式人物都被张宗卿一人给压的抬不起头来。
他们或许很是懊恼,为何会与张宗卿这样一个人物生活在同一个时代。
何以割舍
在华国,甚至在华国之外的世界。
对自己丈夫张宗卿有好感的女人,绝对可以从燕京城一路排到旧金山去。
所以即便是马玉,她也是很好奇张宗卿为什么会选择自己这么一个平凡的女子。
“还记得我们当年在燕京城相遇的时候,你在烛光灭了之后,突然偷偷吻了我的脸颊吗?”
早安:总裁老公大人 汝南
“那时候我就在想,我张宗卿这一辈子何曾吃过这么大的亏,竟然被一个小女孩儿给偷偷吻过了脸颊,这传出去的话,还不得被人笑话死了?”
呂氏外 維傷
青梅竹馬,總裁的豪門蜜戀 天使變巫婆
“当时我就在想如果我不把自己吃的亏,给占回便宜过来的话,我岂不是太没面子了?”
“所以眼下这个女孩注定是我张宗卿的妻子,她这一辈子再也休想逃掉。”
张宗卿半是调侃的说道,这惹得马玉的脸颊一片飞霞。
毕竟回想到当初,即便是马玉也觉得自己实在是太过大胆了。
如果当初不是借着夜色的掩护,以及自己控制不住的情绪。
马玉绝对不会做出这样的事情。
不过即便是如此,旧事重提,马玉依然是觉得自己的耳根都有些发红。
看着马玉通红的耳垂,张宗卿愣了愣,他低下头吻在马玉的耳垂上。
而后,马玉整个人侧倒在了张宗卿的大腿上。
初恋的味道 怜落汐
双手触及马玉的脸颊,张宗卿看着眼前这个不似尘世的女子。
他在马玉的耳边轻轻道了一句:“因为你从一开始,就是那么的与众不同!”
说完,张宗卿慢慢俯下去,而马玉颤抖的睫毛也终于是闭合在了一起。
能得到这个答案,已然是足矣。
……
与此同时,金陵女子学院之中。
有一个容貌极为美丽的女讲师,却有种怅然有失的感觉。
她一个人静静的看着远处的天空,有着说不出的愁绪。
“一荻,怎么了?”
与赵一荻相交甚好的另一名女讲师,很是奇怪的问道。
自从大学毕业之后,两人便一直是朝夕相处。
她自然是很快发现了赵一荻的不对劲。
仙神大陸之戰
与另外一段历史不同,这一个世界的赵一荻并没有对张汉廷形成痴念。
反而是在宴会之后,一直对才华横溢的二公子张宗卿情有独钟。
虽然她也知道,自己不过是单相思罢了。
“落花有意,流水无情!”
赵一荻怀中抱着一本古书,乌黑秀丽的长发泼洒而下。
她的眉宇之间,却是有淡淡的愁虑笼罩其间。
“落花有意,流水无情!”
赵一荻的闺蜜似乎有些明白自己的闺蜜,为何会如此的愁眉不展。
这么多年来,自己的这个好闺蜜反而是越陷越深了。
“他终究还是要成婚了。”
赵一荻倚靠在墙壁上,看着远处的风景淡淡的笑了笑。
此时的这个女子,颇有种“风陵渡口一见杨过误终身”的感觉。
只不过张宗卿并非是杨过,而赵一荻也终究不是郭襄。
或许在张宗卿的记忆之中,有没有赵一荻这个女孩儿的存在也是难说。
看起来很是痴傻,但在这个时代却颇属寻常。
自古以来美女爱英雄,何况是像张宗卿这么一个人物。
“整个华国,像我一样失落的女子应该是不少的吧!”
“二公子这样的人,纵然是让天底下所有的女人都为之着迷,也丝毫不为过。”
“只是像他这么一个人,眼中却一直是只藏着一个人。”
“再也容不下其他人了。”
赵一荻低下头,悠悠叹了一口气,似是遗憾、又像是一种解脱与宽慰。
也正是张宗卿的眼中只有那么一个女人的存在,才让赵一荻更是钦佩与崇拜他。
以张宗卿的权势,想要多少女人办不到?
又有多少女人想尽了办法,想要倒贴给他,但他却始终如一,眼中装的只有一个人。
就这份坚持,放眼整个华国很难找到第二个人。
蓦然想起当年在舞会上翩翩起舞的女子,纵然是像赵一荻这样美貌的女子也是自叹不如。
或许只有这样的女人,才能真正配得上像张宗卿这么一个人。
也只有这样一个女人,让其他女人根本生不出嫉妒心来。
“一荻,你以后……”
赵一荻的这个闺蜜刚想说些什么,却是很快被赵一荻止住了话头。
“我以后还是会追寻着光的影子,直到人生的最后……”
赵一荻小口呼了一口气,她抱着手中的书小步往后撤了几步。
整个人像是轻松了许多。
“很多事情、很多东西是找不到替代品的,人也是这样!”
“而且你认为这世界上,还有人能够及得上二公子的万分之一么?”
“与其让自己陷入黑暗与不幸福之中,为什么不一直追寻着光的方向呢?”
“这可是我赵一荻一生的追求与信仰!”
赵一荻微笑着抱着书消失在拐角处,她的闺蜜有些愣愣的看着赵一荻消失的方向。
一辈子追求光的方向么?
赵一荻的闺蜜很羡慕赵一荻的这份洒脱与执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