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6lhp精华小說 在港綜成爲傳說 txt-第二百二十三章 感覺頭上要長草鑒賞-ghfhb

在港綜成爲傳說
小說推薦在港綜成爲傳說
——————
龙血武帝 纯洁的东东
轰隆隆!!
官道上尘土飞扬,两个人影酣战正凶,刀光剑气宣泄,不时伴随一声‘不要打了’。
“都说了不要打了,你怎么听不懂呢!”
知秋一叶被快刀扫成知秋落叶,腾不出手施展定身术,想要遁地跑路,又被飞行道具逼出地面。
“来者何人,为什么要毁坏官道?”
武官姓左,官居千户,负责押解傅天仇上京。
因为傅天仇的身份,再加上朝堂上尔虞我诈,注定此次押解会遇到三拨人马,一拨劫囚车救人,一拨劫囚车杀人,最后一拨是看热闹的路人。
明枪易躲暗箭难防,左千户武艺虽高,但深知此行杀机四伏,故而时刻警惕不敢放松。
恰巧知秋一叶追逐巨尸,在地下忙活了一宿,探头喘息导致官道上多出一个大坑。
左千户以为他是来劫囚车的,二话不说,提刀便砍,两人就这么稀里糊涂打了起来。
“哎呀,你哪只眼睛看到我破坏官道了?”知秋一叶不服,分明是左千户先抽刀子砍人,还用了六把刀,现在恶人先告状,简直无耻。
“……”
左千户没说话,朝官道中间指了指,好大一个坑,埋人陷马绰绰有余。
这下轮到知秋一叶无话可说了,他讪讪挠头,一边用脚铲土埋坑,一边解释道:“看我的样子,想必你已经猜出来了,我是个道士,昨晚遇到一只厉害妖魔,一路追赶至此……别瞪我,你放心,这个坑我会填上的。”
“这位兄台,我见你身手不凡,若是肯为朝廷效力,一定前途不可限量。”左千户放下手中长刀,煞气收敛,好言为朝廷招兵买马。
这年头,世道大乱,朝堂上更是一团乱麻,党羽攻讦不断。好比被押解送京的傅天仇,就是争斗失败的最好案例,上一秒位极人臣,荣华富贵享之不尽,下一秒身陷囹圄,随时有掉脑袋的风险。
左千户一介武夫,理不清朝堂上的勾心斗角,也分不清谁好谁坏,是杀是抓只管听命行事。
不过,他满腔热血,忠君爱国倒是真的,时刻不忘为朝廷拉拢人才。
黑萌小夫妻 妘清雅
“升官发财有什么意思,庸俗!你去找别人吧,我是正经道士,该去降妖伏魔了!”
知秋一叶嘀咕两声,将官道上的坑胡乱埋好,走到边上草丛,一个遁地消失无踪。
左千户刚转身,他又探头露了出来:“那边的武官,看你人还不错,给你提个醒,这附近有妖魔作祟,小心别被妖魔抓伤,会尸变的。”
……
“崔兄,不是说好去兰若寺吗,怎么吃了顿饭,又要回正气山庄?”山泉边,宁采臣疑惑出声。
一早,他骑马和廖文杰赶至附近城镇,他添置了一件换洗衣衫,以及些许日常必备用品,刚吃完饭,又被廖文杰拖回原路。
“宁老弟,你胯下的千里追是知秋老弟的,你该不会打算直接顺走吧?”
廖文杰笑着说道:“而且,不管知秋老弟能否追上那头巨尸,肯定都会返回正气山庄,他人不错,我打算带上他,一起去见燕大侠。”
还有半句话,廖文杰没说。
定身术太香了,他一个人搞不定,就拽上燕赤霞合伙,双管齐下肯定能撬开知秋一叶的嘴。
“确实,这匹是知秋的马……”
宁采臣抬手捋了捋胡子,正摸着,突然感觉哪里不对,二十出头就养成了摸胡子的习惯,长此以往下去还了得!
“崔兄,我去河边剃胡子,你不用等我,先回去吧!”
玩世天才 孤小夜
“没事,等等何妨。”
“也好,我刚买了身换洗衣衫,这条清泉水浅清澈,不如大家一起冲……”
“宁老弟,我突然想起来一件事,先回正气山庄等你,你慢慢冲澡,山泉水冷别受凉了。”
不等宁采臣多说,廖文杰果断闪人,半途张开鬼手翅膀,掠空疾行,降落在正义山庄的院子里。
吹了一夜山风,尸臭味仍旧挥之不散。
“这破地方,大白天也阴森森的……”
統領海域
廖文杰捏起鼻子,背后鬼手张开,振翅卷动狂风,以尘土掩埋巨尸洒落庭院之中的污血。
猛然间,他惊觉一处异常,皱眉来到昨晚巨尸和知秋一叶打斗的地点。
網遊之超霸紀
原本,巨尸站立此地被一剑腰斩,污血在地面洒落一大片,腥臭难闻。可现在,血渍渗透地下,表面竟然干干净净,一点味道都没有。
可疑,明明别处的污血一直在散发芬芳。
密集红线钻入地下,片刻后,廖文杰摇头走进屋内,被巨尸埋入地下的五具干尸遁地而走,沾染污血也变作了尸妖。
“龙生龙凤生凤,老鼠的儿子会打洞,真就一家人呗!”
他翻身坐在屋顶,盘膝打坐修炼念力,只等知秋一叶回来,便将一家人的好消息告知。
半个时辰后,两匹快马停在山庄门口,傅家姐妹风尘仆仆,顶着黑眼圈走入屋中。
“月池,我去打水,你四下看看有没有人,我们清洗一下就回去帮忙。”
“嗯,姐姐你动作快点,我感觉头上要长草了。”
姐妹二人挖了一晚上坑,吃土吃到险些变成土人,终究是女孩子家,受不了灰头土脸,趁家丁们在道路上布置陷阱,返回山庄内简单清洗一下。
和宁采臣不一样,她们时间不多,擦擦身子洗个头就完事了。
廖文杰:(一`´一)
不愧是炼心之路,暗流涌动,凶险一波接一波,稍有不慎,便有美色主动上门,欲要坏他不近女色的道心。
“就知道欺负我谨小慎微,有本事别在炼心之路,等我回去了再送啊!”低头可见春色,他愣是没敢去看一眼,振翅滑翔,从屋顶掠至庭院。
还没走到大门口,脚下地面微微一颤,有约之间,有股子尸气溢散开来。
“好妖孽,你是尸妖还是色鬼,光天化日朗朗乾坤,居然想偷看姑娘家洗澡!!”廖文杰气得瞪大眼睛,明明他先来的,明明他都没看。
轰!!
廖文杰扣上面具,反手一掌将身侧院墙拍倒,轰隆一声巨响,惊得屋内两女急忙穿好衣服。
“什么人在外面?”
“里面的人赶紧出来,不要耽误贫道降妖除魔!”
他踏步走入屋中,顺着尸气一路寻找,发现巨尸很会挑地方,此刻潜伏的位置,刚好是两女脚底下。
“崔,崔,崔……”
傅月池攥紧衣领,见廖文杰踹门而入,满脸惊慌失措,哆哆嗦嗦愣是连个名字都说不全。
“崔,崔道长,这里没有什么妖魔鬼怪。”
傅清风嘴角抽抽,双手护在胸前,急匆匆穿上单衣,湿漉长发披肩,再过一会儿,就该圆形毕露了。
“出去。”
时光陪我睡觉觉 锦公子
廖文杰挥手扔出两件衣服,没时间解释,让傅家姐妹赶紧让路。
两人接过衣服披在身上,一左一右绕过廖文杰身边,手忙脚乱逃至屋外庭院。
“咦,两位姑娘,你们怎么又回来了?”
宁采臣牵马走来,小河边刮了胡子还洗了把澡,只觉神清气爽,因为骑术不精,没有廖文杰在身边护着,只能牵着爱撒欢的千里追步行返回。
大婚晚辰,律师老公太腹黑
“你哪位?”
“是我,宁采臣,我刚把胡子剃了。”
宁采臣抬手遮住下半张脸,突然发现傅家姐妹身上的衣服略显眼熟,轻咦道:“这不是崔兄的衣服吗,怎么你们……呃,我突然想起来一件事,你们慢慢忙。”
呸,臭书生!x2
“宁先生,你不要误会,崔道长在里面抓鬼,才把我们赶了出来。”
“哦,抓鬼……对,抓鬼好啊!”
“……”x2
“什么鬼如此厉害,能和崔兄打这么久,还一点动静都没有?”宁采臣万分诧异,见识过廖文杰的手段,难以想象藏身小小山庄的鬼物能难到他。
“也不算久,我们出来的时候,崔道长刚刚进去。”
“不会吧,我记得崔兄已经回来半个多时辰了。”
“……”
傅清风闻言沉默,半个时辰,那岂不是她和妹妹进屋之前,里面就有人蹲着了。
怪不得无缘无故推翻一面墙,闹出这么大动静再冲进屋,感情是知道她和妹妹在屋里做些什么。
“有吗,我和姐姐进屋的时候,没遇到崔道长呀?”傅月池摇摇头,为衬托自家姐姐的智商,她也是拼了。
“哦,那可能崔兄出去办事了。”宁采臣没多想,顺势回了一句。
冷枭难惹:奇葩隐婚 将暮
……
屋中,廖文杰双手贴地,密集红线插入地面,缠绕巨尸躯干欲要将其拽出地面,奈何对方力大无穷,如同泥潭里的王八,僵持半晌都没能得手。
“去!”
眼眸红光一闪,胜邪剑出鞘划过红芒,凌空直射地面,唰唰几声重新归鞘。
地面震动,土层鼓起四个大包,红线拖拽而出,分别缠绕巨尸的脑袋、躯干、两条利爪手臂。
“剑化万千!”
红芒绽放强光,在一阵轰鸣声中,正气山庄一间屋子坍塌,彻底化作废墟。
廖文杰站在废墟边上,以御剑术斩杀巨尸颇有些杀鸡用牛刀,不过,就眼下的局面,动静大一点为妙。
免得人家姑娘胡思乱想,误会他是偷看洗澡的色鬼。
黄符点燃,待巨尸零零散散的尸身焚烧至灰烬,他才振翅卷起尘土,一边吹散异味,一边掩埋四下飞溅的污血。
“崔兄,这只是什么妖魔?”宁采臣快步上前,旁边跟着傅家姐妹。
“昨晚那头巨尸,知秋老弟没追上,被其遁地跑了回来。”
廖文杰无视傅家姐妹,直视宁采臣道:“不说这个,你怎么才回来?我半路闻到尸气,被这巨尸带着绕了半座山,还以为你早就在正气山庄了。”
“……”
傅清风翻翻白眼,此地无银三百两,傻子才会信。
“是吧,我就说吧,屋里除了我和姐姐,没别人。”
“月池,闭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