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oc1r笔下生花的小說 玄幻:我的反派身份被妹妹曝光了-第三百一十七章 打探底細鑒賞-28ske

玄幻:我的反派身份被妹妹曝光了
小說推薦玄幻:我的反派身份被妹妹曝光了
叶凝韵刚喝下去一杯,傅云紧接着又给满上了。
致命婚姻
这位想来会会傅云的少女,还没等说几句话,就被傅云的酒量给震住了。
当当当!
幸好,外面代表拍卖开始的钟声适时响了起来,叶凝韵总算是松了口气,紧皱的眉头也舒展了开来。
拍卖正式开始了,这个年轻人应该不会继续喝了。
听到外面响起的钟声,傅云依然没有放下酒杯。不过这次他不是一下就干掉一杯了,而是一口一口的喝了起来。
傅云并不是怕喝醉,而是他怕喝得太快的话,在拍卖会结束前就没酒喝了。
叶凝韵还没来得及找傅云搭话,此时外面的拍卖会主持人说话了。
雪刃之偵察兵的故事
“今天的第一件参拍物品,是出自洛冶大师之手的铭灵针,起拍价格二十中品灵石,每次加价不得低于五枚中品灵石。”
洛冶,听这姓氏,难道是洛师妹的亲戚?
傅云听到“洛”这个姓氏,就会比较感兴趣。
因为据他了解,苍穹大陆上姓洛的人都是来自同一个家族,而这个家族的人多多少少都互相认识。
铭灵针,顾名思义,就是用来铭刻灵纹的针。
画在符纸上的灵纹,是可以直接通过符笔来完成。可若是想要刻在盔甲或者武器之上,最好用的那就非铭灵针莫属了。
灵纹的铭刻要求非常细致,用刻刀之类粗大物品的话,很多精细的地方便会难以完成,而铭灵针只有绣花针大小,而且针尖处特别的细,最适合做精细活儿。
“咦?”
看着摆上来的铭灵针,傅云顿时觉得有些眼熟。
这东西跟自己的那根乌针有点儿像啊,不过颜色不是乌黑的,而是普通的亮银色。
难道说自己拿根针也是铭灵针的一种,想想乌针的锐利度还真有那个可能。
之前傅云用乌针刻符文模板的时候,就觉得这东西用起来非常的顺手,现在听到有关铭灵针的介绍,感觉自己的乌针应该就是一种铭灵针。
看到傅云一副沉思的样子,叶凝韵也不好插话打扰他,只好自己喝着小酒,也开始关注着外面拍卖的情况。
“二十灵石!”
一位身着红装的女修首先出了个底价。
“二十五灵石。”
另一位长得有些胖的女修,紧跟着就加上了五枚中品灵石。
丁香水
这铭灵针又不是绣花针,怎么都是些女修抢购啊,难道说修真界铭刻灵纹的事情,都是由女修来完成的?
傅云有点儿搞不懂情况,在他看来,铭刻灵纹绝对是个体力活儿,干体力活儿的应该是男修居多才对啊,为啥一上来就是两名女修抢拍?
“公子可是对铭灵感兴趣?”
叶凝韵见到傅云那疑惑的表情,随口就问了一句。
“小生也曾跟家师学过一些灵纹的知识,但只是些皮毛,入不了姑娘法眼。”
傅云这人有个毛病,就是一见到女孩子就喜欢拽文。特别是见到漂亮的姑娘,之乎者也酸溜溜的文字就都从他嘴里往外冒。
“公子说笑了,尊师所制的灵符奇妙无比,您的技术定然也是精妙绝伦。”
叶凝韵一听傅云提起了他师傅,马上就来了兴趣。
她这次来到傅云的房间,主要就是为了打探一下连锁灵符的事情,傅云说到自己懂灵纹方面的事,那就更应了之前的猜想。
意濃 閑人有閑
一般制造灵符的高手,都会懂绘制灵纹的方,。灵符和灵纹是两种相辅相成的东西,两者结合在一起的时候才能发挥最大的威力。
说起来的话傅云手里确实有灵纹相关的作品,正是他目前的大杀器——纸火炮,可这东西他现在不能拿出来显摆,虽然眼前这位少女足够漂亮,但也不如自己的小命要紧。
纸火炮可是曾经捣毁过彼岸花组织分舵的武器,放出去的紫火小花非常有特色,一旦使用马上就会被认出来。
上一次来的时候,傅云可是亲眼看到这里有拍卖过彼岸花的奴隶,谁知道这拍卖场的主人和彼岸花组织到底是个啥关系,万一他们是盟友,或者根本就是同一个主人,那自己现在暴露纸火炮岂不就危险了?
“哪里哪里,小生也只是初学制造灵符,至于灵纹更是略懂一二而已。”
傅云随口敷衍了一句,就不再扯灵纹的事了。
果然是越漂亮的女人越危险,傅云刚才一高兴就把自己懂灵纹的事给说出来,还好收嘴收的比较早,若是一高兴把纸火炮拿出来得瑟,也许现在就已经被盯上了。
傅云这么随嘴一扯,叶凝韵可是翻了好几个心思。
这个年轻人说他初学灵符,看样子不像是撒谎,至于灵纹那种东西,更不是他这个年纪能够掌握好的东西。
看来这个小子也就是运气好,找了一个手艺极高的师傅,也有可能他就是那位高人的后辈,手里缺钱了拿了灵符出来卖。
“公子先忙着,奴家就不打扰了。”
叶凝韵前后这么一推算,觉得自己想的很合理。
这个年轻人应该就是某位制造大师的后人,安排在清澄派里历练,混了个外门弟子当当,既然这样的话,也就不必陪他喝酒聊天了。
于是起身告辞,从房间后门走了出去。
看到这位穿紫纱裙的姑娘,匆匆地来喝了两杯酒又匆匆地走了,傅云感觉有些莫名其妙。
算了,且不管她是来干啥的。喝着葡萄酒看着拍卖会,人生得意须尽欢啊。
“怎么样,我这小兄弟有点意思吧?”
看到外孙女灰溜溜的回来了,白远枝捋着胡子哈哈大笑。
一见叶凝韵进去就跟傅云拼酒,就知道她肯定要灰溜溜的回来。
上次拍卖会的时候,白老头可是亲眼看到傅云喝掉了一大桶的葡萄酒,对于这位年轻人的酒量,他是非常的有信心。
“切!我看他也没什么了不起,不过就是有个好师傅。”
叶凝韵表示对那瘦子很不屑,除了能喝点儿酒意外,也没见他有其它的本事。
不过那人的酒量确实够吓人的,大号陶瓷杯一杯就等于三杯,刚才两大杯下肚,好似一点儿感觉都没有。
濁世礪行 西新橋
棄子驚天
“噢!那你感觉到他身上的剑意了吗?”
“剑意?”
叶凝韵闻言一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