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z0kg笔下生花的都市言情 重生之捉鬼續命笔趣-0309 阿昭哥哥!閲讀-da5ro

重生之捉鬼續命
小說推薦重生之捉鬼續命
大丈夫生于天地岂能久居人下!?
这句话莫名其妙回绕在我脑海里,我身体融合完执嗔王残魂力量后,不知是系统妈妈故意想让我积极向上还是连她都无能为力,让我感觉我的思想或者说性格多了一些执嗔王思想在参与,潜移默化改变着我。
比如,我会一点怜悯心没有斩断罗大仙头颅。
我是我妹
比如,我会想尽办法把老姐劝走。
又比如,我会指着秦广王鼻子破口大骂。
现在这思维试图在告诉我,拿起令牌至少可以在地府混个人模狗样,以后出去装逼至少有个靠山。
恶魔三公主的复仇游戏
拿?
还是不拿?
我咬着牙控制想要捡起令牌的胳膊。
“叮!”
系统提示音永远可以轻易打破我的挣扎。
系统妈妈声音更是如同魔音贯耳:“现在为宿主发布阴差级别永久性任务《不存在的萨满宝藏》。”
“任务第一步:当上阳司。”
“无法完成任务第一步,则自动判定任务失败,本系统妈妈将会出手亲自斩杀宿主。”
得了!
不用思考了!
系统妈妈不愧是悬在我头顶的利剑啊!
壹騎絕塵
我弯腰捡起青铜令牌,随手揣进衣兜里,释然一笑:“殿下你看看你是不是言重了!?一个小小的阳司,我能当不好!?一帮小小的阴差,我不把他们收拾个卑服的?!”
“对了!我有一个问题!”
我风轻云淡,信口雌黄:“那些阴差里头最高级别的啥等级的阴差啊!?有我厉害不。”
“好像是甲等吧!”
司马同昭挠挠头,在心中感叹我绝对练过川剧变脸,一会哭一会笑一会又暴躁的。
荼蘼時光
“咣当!”
我听完他说话,好悬扑倒在地,不敢置信大叫:“你说啥玩意?!甲等阴差都让你们放走了!?我特么才啥级别啊!?我特么能打过他们吗?!”
“你怕啥啊!?你刚才不一群小小的阴差吗?!”
司马同昭稳如老狗,坐着嘲笑我:“一个甲等阴差就把你吓成这样了!?你能不能有点骨气!况且那些压在大牢里被放出去的阴差虽然有阴差证,但是是没有阴差籍的。再加上这些天在阳间消耗,估计那个甲等阴差现在实力顶天也就是个乙等,你慌啥?!你不用慌!”
乙等啊!
那你不早说!
逆爱之青春无悔
我瞬间回神,继续神采奕奕,大言不惭,朗朗上口吹起听了自己都脸红的牛逼:“不是我跟你俩吹牛逼!你俩真是不知道我当时面对那魅魑的时候有多危险!那魅魑左手方天画戟,右手丈八蛇矛的,整个一黑旋风李逵!要不是我深得三坛海会大神的真传,都不一定能活着出来!幸好那玩意后来让我弹指一挥间给打的灰飞烟灭了!”
“跟你俩讲这么多,就是想让你俩放心。一个小小的乙等阴差不足挂齿,分分钟让他们剖腹自尽。”
哼哼,哥们我道行修为混到现在仍然是准阶乙等阴差伪镜,可是哥们我花活多啊!左一嗓子森辣天征,右一嘴辛辣天星,哪家邪魔外道敢在我面前为非作歹!?顷刻间就能将其化为乌有,不值一提。
司马同昭满脸无奈。
秦广王甚是惊愕。
老两位都在心思,他咋这么能吹牛逼呢?!
我得意扬扬挥挥手,深刻表达自己时刻向地府核心思想靠拢:“这阳司我就当了,有句老话说的好!天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劳其筋骨,饿其体肤,苦其心志,磨炼其为装逼一往无前的气质!就问这阳间世人!这地府阴差!舍我其谁!?谁还能当阳司!?他们配吗?!”
“得了得了!知道你厉害了!”
別褻瀆了那愛 莫難過
都靈
司马同昭终于忍受不了心中的厌烦,想着赶紧劝我离开:“令牌你也拿了……你就回阳间吧!至于用何办法收集那些阴差就是你的事儿了,然后调查关于萨满宝藏的问题,别让那些别有用心的人掺和这事儿。”
“叮!”
系统提示音激情盎然响起。
系统妈妈自然知道我是啥德行,所以发布关于任务的第二条准备条件:“任务第二步:体验一晚上孟婆的工作。如若不去,则系统妈妈自动斩杀宿主!”
走过,路过的都过来瞧瞧!
这应该是系统该干的事儿吗?!
动不动就要整死我!
还有天理吗?!
还有王法吗?!
正所谓大丈夫威武不能屈,富贵不能淫,贫贱不能移,我能害怕她一个小小的系统吗?!
于是我低头略显娇羞的说道:“殿下……你们都把这么难的事儿交给我了……是不是得给我拿点福利!”
恰如其氛的称号被动属性显现到淋漓尽致。
金手指就得用到撒娇卖萌上!
萝莉校花不好惹 潼希
就算对方是阎罗秦广王!
秦广王苦闷的揉搓眼睛,见到我如此模样,不禁在思考把阳司位置传授给我到底是不是一件正确的事情。
所以秦广王一摆手,说道:“你想要什么东西就跟阿昭说吧……只要不过分,都答应你!”
神之帝王星 Ytugu
话音刚落,秦广王身形隐入空间当中,眨眼间便消失的无影无踪,只留下司马同昭独自面对我。
司马同昭欲哭无泪,痛心疾首,一副幡然醒悟,痛改前非以后再也不和刘善从组队去青楼的样子,毅然决然长叹一声:“青燚!你能不能不要这样啊!?”
沃特发?!
嫌我恶心了呗?!
果真臭男人都是拔屌不留情啊!
我更加随心所欲,以耍流氓姿态作势要解开裤腰带:“阿昭哥哥~来嘛~一起来玩嘛~”
“别这样!咱们是道友!”
“阿昭哥哥~人家不想和你当朋友呀~”
“殿下!救命啊!赵青燚他扒我裤子!”
“你也挺风骚啊!居然穿个HelloKitty的大裤衩!哎呦卧槽!我得拍照留念一下!哎?我好像没手机!”
我成功玩闹着扒掉司马同昭青袍里的亵裤,并且看到他那粉嫩的裤头子,便松开扣住他手腕的双手,想来个纪念照片当做以后威胁他的筹码。
哼!
让我不爽!
今天我贱死你!
然而司马同昭不是吃素的,翻身阴差把歌唱,趁机推开我,一个夺命剪刀腿锁住我命运的后脖颈,随后发力把我反扣在他身下,并且如同泼妇一般抓住我头发,大叫道:“你别动!咱俩就保持这个姿势对话!你有啥要求你就提吧!殿下都说了,不过分就能答应你!”
“呜呜呜!”
我真没想到他都成阴帅了,还能精通一手格斗技,失策失策啊!
“我松开你头发!你好好的!”
“呜呜呜!”
司马同昭被迫松开我头发,无奈嘟囔着:“这么好的茶啊!你都不说喝一口,就这么被碰洒了!”
“等以后我有钱了,我让你成吨喝!”
他夺命剪刀腿松开一些后,明明没有空气和心跳却让我有种窒息的错觉,象征性喘两口安慰自己,方才说道:“我来地府其实还有一件事,以前老在阳间听说孟婆汤怎么怎么样,今天下来就想看看这清汤寡水到底厉害在哪?不知道阿昭哥哥能否满足我?”
“你想死啊?你要喝孟婆汤!”
司马同昭死了至少上千年,压根跟不上我身为九五后的脑洞和思维,毕竟一代赛过一代的能作死。
“非也!非也!”
我尽量摇摆两下头,道貌岸然,心口不一,徒有其表装作感怀天下伤心事的说道:“我想当一天孟婆,去看看那些死了的人的伤心事,好等他日回到阳间,更加了解那些鬼的心理问题和生理构成结构……”
“我赵青燚在此立下誓言,从今往后要尽心尽责对待每一个鬼魂,让他们在我这找到家的温暖,感受到大爱的快乐,要他们安安心心快快乐乐的去投胎。”
司马同昭现在深知我一本正经胡说八道技能绝对已经练到满级,所以直接拆穿我的小心思:“想当一天孟婆你就直说,扯这些有什么用!?”
“嘿嘿嘿……阿昭哥哥最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