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sw3b扣人心弦的都市言情小說 鎮國天醫 起點-第323章 李欣怡的決定熱推-utt8y

鎮國天醫
小說推薦鎮國天醫
感觉到李博缘对自己的善意之后,夏大伟立刻投桃报李,给李博缘夹了菜,说道“叔叔啊,我如果将来能做上市公司大老板,我一定不会忘记您今天在饭桌上的指点,将来您就是我最大的恩人!”
“好,好孩子啊,真是不错的好孩子。”
李博缘连连点头,心里只觉得这个夏大伟做自己女婿,简直太完美了,不仅会说话,会讨人喜欢,而且会挣钱啊。
更关键的是,这夏大伟还会做饭做菜,去哪里找这么好的女婿去啊?
“爸,我觉得你吃饱了!”
李欣怡忽然叫道。
“没啊,我还没吃饱呢,大伟做的菜可真好吃,我还想再来一碗呢。”
李博缘言道。
这一次,李博缘似乎认真了起来,居然不怕李欣怡的暗中威胁。
“哼,你也不怕撑死?”
李欣怡不满的问道。
“做饱死鬼,总比做饿死鬼好啊。”
李博缘摇头道“和清洁工生活在一起,每天只能吃灰尘,那我不如和厨师在一起,最起码能吃得饱。”
“爸!”
看着李博缘一心的偏袒夏大伟,李欣怡怒了,丢下碗筷,站了起来。
“你不吃了啊?”
李博缘问道,这一次,他一点也不怂。
“哼,看着你,我就吃饱了。”
李欣怡冷哼,随后转身就走。
“我也吃饱了。”
叶一凡赶紧说道。
誅神狂徒 醉舞
“我也吃饱了,我回去玩玩具了。”
叶诗诗也跟着,三人一个接着一个的离开。
夏大伟则是很尴尬,这李博缘再怎么喜欢他,可是李欣怡不喜欢,那也是没用啊。
“大伟,不用管她,你坐下,陪我吃饭。”
李博缘严肃的说道。
“好,叔叔,您多吃点。”
夏大伟只好点头,退而求其次。
过了不久,李欣怡拿着一个行李箱,呼啦啦的走了出来。
商业三国 赤虎
看到这一幕,李博缘立刻站了起来,说道“欣怡啊,你这大晚上的,你拿着行李箱,这是要去哪?”
“你继续吃,不用管我。”
李欣怡冷哼一声,拉着行李箱就走。
叶一凡和叶诗诗紧随其后。
“哎……这……”
夏大伟则是更加的惊慌失措。
“大伟,坐……”
虹祁貴女
李博缘拍了拍夏大伟的肩膀,说道“我这个女儿,什么都好,就是这脾气……哎……”
“叔叔,这是哪里话,我就喜欢她这脾气。”
夏大伟笑道。
“你可真会说话。”
李博缘点头。
“叔叔,我估计李欣怡可能一时间没办法接受我,毕竟我长得又肥又胖,但我不会放弃的,只要叔叔您支持我,我一定会努力追求李欣怡,我相信,凭借我的努力不懈,终有一天,一定会感动李欣怡,让她接受我。”
夏大伟保证道。
“真是好孩子啊,好,我全力支持你。”
李博缘点头道。
“谢谢叔叔。”
夏大伟立刻笑道“叔叔,我看李欣怡是一时生气,所以出门住几天,要不我开车送她,她要去哪里,我们也好有个数?”
“对,你去。”
李博缘满意的看了看夏大伟。
“那我就去了,叔叔,您和我夏阿姨,你们两慢慢吃,锅里还有汤……”
夏大伟有些迫不及待,立刻开门,走了出去。
看着夏大伟也离开,屋子里一下子清净了。
夏文文则是看了看李博缘,说道“老李啊,你女儿这脾气,也太倔了,你怎么也不管管?”
“管?”
李博缘叹了口气,摇头道“我哪有资格管?”
“想当年,我被赶出李氏家族,出来创业失败,随后我沾上了赌,欠下无数的债务,腿都被人打断了,我这个家几乎支离破碎,那时候我女儿还在练高中呢,家里全靠她支撑着。”
李博缘说着流泪了,感叹道“她小小年纪,没有享受过该有的幸福,却承受着这么大的痛苦,我李博缘这辈子最对不起的就是这个小女儿啊……”
“原来是这样,难怪她脾气不小。”
夏文文点了点头,算是明白了一些,递给李博缘一张纸擦了擦眼泪,说道“不过,李欣怡这丫头除了脾气之后,其他我觉得都挺好,唯一一点就是,带这个孩子,我看不如,让那个叶一凡养孩子,你和你女儿也可以更加轻松。”
“那绝对不行!”
李博缘闻言,有些生气的看着夏文文,叫道“没有人可以夺走诗诗!”
“这……你别生气,我也就这么说说……你瞧你,你这脾气,和你女儿差不多啊。”
夏文文有些惊讶的看着李博缘,连忙缓和道。
“哼,你是不知道,我家李欣怡,可以接受任何痛苦,唯独不能接受的就是失去诗诗……”
剩女剩爱 许COCO
李博缘看着夏文文解释道“而我,我也是如此,在我双腿残废,人生最黑暗的时刻,我唯一的开心,就是诗诗带给我的,我也绝对不容许有人抢走了我的诗诗!”
劍安風雨
“可是……你也应该为你女儿的未来着想啊。”
夏文文言道“你想想看,凭你女儿的条件,年轻貌美,不说别的,只要她没孩子,你女儿绝对是抢手货,任何男人看了都心动。”
“你知道什么!?”
李博缘闻言,不悦的说道“其实我小女儿,根本没有嫁人,这孩子也并不是她的,是她姐姐的!”
“啊?”
夏文文闻言,很是惊讶。
“哼,这一切都是因为叶一凡,是这个家伙让我们家支离破碎,是他造成的!”
李博缘怒吼道“如果不是叶一凡,我怎么会被赶出家族,如果不是叶一凡,我大女儿怎么会……”
碰。
话没说完。
李博缘重重的锤了一下桌子。
命途教科书
夏文文则是眼珠子一转,算是有些明白了,难怪叶诗诗会叫叶一凡爸爸,可李欣怡……
“老李啊,你消消火……”
夏文文给李博缘拍了拍后背,然后说道“你的心情我可以理解,但是我不理解的是,李欣怡她明明是还没出嫁的闺女,她为什么从不解释,也不怕别人在背后说三道四,甘愿带着孩子呢?”
“当然是因为……”
李博缘目光闪烁,似乎回忆到了什么事情。
“因为什么?”
非常道
夏文文立刻问道。
“算了,不说了。”
特種兵之戰狼出擊
李博缘的话到了嘴边,也不知道为什么,硬生生的噎了回去,他将目光看向夏文文,说道“反正我告诉你,我这个小女儿,她至今还是清白的,她没有嫁过人,而且叶诗诗是她的唯一,谁都不能分开她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