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ngm3笔下生花的玄幻小說 兇猛道侶也重生了 ptt-第三百二十三章 慕雪覺得可以少揍陸水一拳推薦-at23w

兇猛道侶也重生了
小說推薦兇猛道侶也重生了
陆水感觉这菜是他好久以来,吃的最好吃的一顿。
他娘亲是不可能达到这种境界的。
原谅把你带走的雨天 冰泪漓
当然,陆水也不在意,因为他有慕雪,不用吃他娘亲的饭。
实在不行他可以不吃。
除非他爹娘想起了他。
但通常想不起来。
尤其是最近他们好像还要生二胎,生出来的要是妹妹,他这个当儿子的,可能就可有可无了。
吃完饭的时候,天还早,陆水把雪山无根水交给了慕雪两个妹妹:
“怎么孵化你们应该知道。”
雅月跟雅琳立即点头:
“谢谢姐夫。”
陆水没说什么,他不反对这些人这么叫。
接着转头看向慕雪:
“那不打扰慕小姐了。”
抗日之将胆传奇
“陆少爷要去藏经阁?”慕雪知道陆水还没有过惩罚期。
陆水点头,三长老要验证他看书是否有收获,没过关肯定有后续惩罚。
“我刚刚好要出去一下,跟陆少爷顺路。”慕雪说道。
“对了,陆少爷等我下。”说着慕雪就跑到房间,不知道拿什么。
很快陆水就看到慕雪出来了,可是没看到她拿东西,那刚刚是进去干嘛?
“走吧。”慕雪道。
陆水没有说什么,便跟慕雪一起离开院子。
东方茶茶跟雅月雅琳假装自己不在现场。
一直保持安静。
直到陆水他们出去,她们才松了口气。
“要是我们打扰慕雪姐跟姐夫,会怎样?”雅月好奇的问了句。
“会罚站。”东方茶茶立即道。
雅月:“???”
趕墳
“罚站会怎样?”雅琳好奇的问道。
“会哭。”东方茶茶很自信道。
雅琳想了下,感觉好可怕。
……
“陆少爷要在藏经阁待一些时间吗?”去藏经阁的路上,慕雪问道。
陆水看着前方迈着步伐,他能感受到慕雪就在他肩膀边:
“应该要待一会时间,不知道三长老打算怎么验证我这几天所学。”
慕雪也想不出来要怎么验证陆水学了多少围棋,三长老大概很生气吧。
不过只是惩罚在藏书阁看书的话,对慕雪来说没有任何问题,她可以随时去藏经阁陪陆水。
“这个给陆少爷。”慕雪拿出了一个盒子,把盒子递给陆水后,才继续道:
“可以当宵夜。”
陆水接过盒子,发现是点心,应该还是甜的。
这个当宵夜不怕蛀牙吗?
他对牙疼还是有些认知的,上次就疼过。
都是他爹坑的。
就没见过这么当爹的。
“早上早起做的,当做谢礼。”慕雪站在陆水身边轻声说道。
至于谢什么,当然不是谢帮忙带水回来了。
而是谢陆水喜欢自己。
不曾保留。
谢陆水让她喜欢,不曾受伤。
陆水看着这点心,感觉这不是谢他带水。
慕雪才不会谢这个,因为那是他该做的事。
至于到底谢什么,陆水不在意。
因为慕雪谢的事,肯定是他愿意的事,是他向往的事。
“味道很香。”陆水接过盒子后,闻到了一股清淡的香味。
听到陆水说的,慕雪捋了下耳边的发丝,凑近闻了下,道:
“是露花的香味,这种花比较香盒子盖不住。”
“是吗?”看到慕雪退了回去,陆水才开口道:
“慕小姐觉得什么花的香味是最香的?”
“花香?”慕雪思考了下道:
“嗯,应该是深海中的霓暗花,那花一出深海,就会绽放花香,虽然不大,但是香味却是最香,我从未见过有比那朵花还要香的花。”
那花是陆水摘给她的。
那时候一脸的神秘,说要带她看好东西。
最后从深海中摘出了那朵霓暗花。
不过最后又放了回去,因为不能见光。
看着慕雪一脸认真的猜测,陆水就摇头笑了笑道:
“哪有什么花,能比慕小姐香呢?”
看到慕雪有些诧异,陆水又拿起盒子,继续道:
“我说的香味,是慕小姐身上的味道。
可不是什么露花的香味。”
听到陆水的话,慕雪呆呆的站在那里看着陆水。
心情嘛,当然很高兴了。
“慕小姐去忙自己的事吧。”陆水没给慕雪反应的时间就直接往藏经阁而去。
毕竟快到了。
慕雪看着陆水往前走去,没有跟上去。
不过脸上慢慢露出了笑脸。
“好吧,揍你的时候,少打一拳,就打九千九百九十九拳。”慕雪心里想着。
只是刚刚想到这里,她就看到要离开的陆水突然停了下来。
而后回头看着她。
“对了,慕小姐记得把灵石还上。”说完陆水加快离开的步伐。
这次慕雪还是面带微笑,看到陆水走远,她才回头往自己住处而去。
“一拳补上,这是债务。”
…..
陆水走在小道上,藏经阁就在前方。
此时的他自然不会知道慕雪在想什么。
但是大致还是猜的到的。
可他不在意,到时候趁着慕雪不注意,找到笔记本,让火光照亮黑暗的路途即可。
“她刚刚是把盒子放哪了?”陆水看着不小的点心盒子有些诧异。
刚刚慕雪进屋应该就是拿这个,可是他没看到慕雪带在身上。
之后陆水就不在意这个。
至于香味,他说的是真的。
流浪人 PEPSI_XPF
闻的最习惯,最喜欢的,肯定是慕雪身上的味道。
什么霓暗花,跟慕雪根本没有可比性。
那是他从一本古籍上查到的,用了一些特殊手段找出来给慕雪看的。
那时候的慕雪还是很好哄的时候。
现在不好说。
一把年纪了。
想到这里陆水突然看向四周,随后松了口气。
之后他来到了藏经阁,他直接去了三楼。
到达三楼时候,陆水看到枯树老人已经坐在三楼位置,应该是在等他。
“少爷,你来了,按照三长老的吩咐,希望少爷能配合学习验证。”枯树老人来到陆水身边恭敬道。
对于这个,陆水没有丝毫拒绝的理由:
灵魂三部曲之双魂记
“就在这里?”
“是的,今天除了族长他们,没有人可以上三楼。”枯树老人说道。
陆水有些诧异,居然为了给他考试,把三楼封了。
“为什么不是四楼?”陆水觉得四楼才不会影响到人。
而枯树老人是有资格上四楼的。
“毕竟是少爷考试的日子,四楼影响不到人,缺乏足够的仪式感。
三长老吩咐的。”枯树老人说道。
陆水:“……”
他没什么好说的,大概是三长老气坏了,拿藏经阁其他人出气吧。
没事放什么围棋书在三楼。
不过那本书确实值得放在三楼。
倒不是有什么作用,而是那本书来自远古时期,是真本。
可不是什么手抄。
加入剑一的名头。
“树老打算怎么考?”陆水坐到一边问道。
问答的话,对他来说没有任何影响,不管问什么他都能答出来。
以树老这种知识量,怎么也不可能问倒他。
更别说关于围棋了。
“请少爷完成这张试卷。”枯树老人拿出了一张卷子放在陆水跟前。
“这是少爷的笔。”枯树老人还很贴心的准备了笔。
陆水有些意外,居然是笔试。
看来是三长老要看。
不过笔试也难不住他。
随后陆水就开始审题。
看看这卷子能出什么题给他。
第一道题:围棋棋盘一共有多少个交叉点?
“361个。”陆水只是稍作思考就知道。
不过居然是这么普通的围棋题,这多简单。
第二道题:小目守角也叫什么角?
陆水:“???”
什么玩意?
第三道题:常见的守角类型有什么?
有什么?
第四道题:劫的种类有哪些?
问鼎掌控
三九劫?凤仙劫?龙汉劫?功德量劫?九天无量劫?
陆水陆续往下看了一遍。
最后他笔都没有提起,就把卷子还给了枯树老人,面无表情道:
“出点关于修真的吧。”
这些题它们不配。
枯树老人接过了卷子,默默收了起来。
然后拿出了一张全新的卷子。
仿佛早就知道了结局。
陆水接过新的卷子,发现终于是看得懂的题目。
比如第一次渡劫需要注意什么。
注意气质就好。
不然天劫会很为难。
看到陆水漫不经心的答题,枯树老人轻声道:
“少爷,昨晚出了一些事,好像有人把主意打到了少爷头上。”
他其实很想知道,是不是少爷暴露了。
如果暴露了,他就得考虑说服陆水,让几位长老知道。
以免发生意外。
“你说的是冥土十殿杀痕?”陆水答着题说道。
“少爷已经知道这件事了?”枯树老人有些意外。
“让真武去问昨晚的事了,目前还没有来跟我汇报。”陆水看着卷子道。
“那少爷怎么知道?”枯树老人好奇道。
“因为这件事本就是我做的,冥土杀痕之所以能进入陆家,是因为我给了他坐标。
所以对于他的到来,我比谁都清楚。”陆水随口说道。
陆水是随便说的,但是枯树老人听了吓了一跳。
“少爷,这是为何?”
他无法理解陆水这是要干嘛。
难道少爷叛逆心重,喜欢给家族带这样的麻烦?
陆水看着题转着手中的笔,随意道:
“因为冥土大军本来就是来杀我的,得到消息的时候,我就过去了。
谁知道这位杀痕殿主实力那么强,只能让他来找大长老。”
枯树老人脑子一下有些乱,杀少爷?
为什么?
而且少爷居然单枪匹马要去对抗冥土大军?
想到这个的瞬间,枯树老人想到了一个问题。
那时候来的只有冥土杀痕,那么大军呢?
枯树老人想到了一个可能,但是他不敢相信,随后有些激动的问道:
“少爷,冥土大军呢?”
陆水转头看向枯树老人,道:
“他们要是还在,我怎么回来?”
这句很普通,很一般,但是枯树老人听了却心生震撼。
冥土大军,再弱也弱不到哪去吧?
而他们少爷以一己之力,解决了即将入侵陆家的冥土大军?
只是让一位冥土殿主踏进陆家,剩下的他们少爷全都解决了?
这一刻枯树老人感觉自己刚刚多么愚蠢,居然会觉得少爷叛逆。
这是将危险扼杀在外面。
tfboys之项链的约定 暖心对雪儿
可少爷才多大?
“少爷的潜力到底有多么可怕?”枯树老人感觉自己在看的不是一个二十岁的少年。
而是深不见底,浩瀚无边的前辈。
而且少爷对战冥土大军,这期间必然发生了他无法体会的激战。
“只是普通的交手而已,不用表现的那么夸张。”陆水转回头继续答题。
这题很简单,说在遗迹中遇到了一只沉睡的远古灵兽,怎么做才最适合。
这还用问?
炭烤最适合。
咱们班
真灵生火,真武烤。
“少爷刚刚说冥土的人就是来杀少爷的,这是为什么?”枯树老人恢复了一些情绪后,就问出了这个重要的问题。
至于少爷说的普通交手,他略过了。
不可能的事。
少爷说的轻描淡写,但是其中必然发生了惊天动地的大战。
绝对跟普通毫无关系。
没能亲眼见一见,确实可惜了。
血祭
“为什么?”陆水放下手中的笔,看着枯树老人道:
“为了冥土复兴吧。
更深层次的,就复杂了,说了你也不懂。”
“拿去吧。”陆水把卷子从桌面拿起递给枯树老人。
他已经答完了。
“这么快?”枯树老人有些意外。
他没看陆水写多少字,这卷子怎么说也要写不少字。
不过他还是接过卷子大致看了下。
只是这一看,脸色就不太好。
“少爷,这内容要不还是改改?”枯树老人有些无奈。
第一次渡劫需要在意的是气质?
好吃的灵果就值钱?
灵器跟道器之间没有差别?
遇到远古灵兽最适合炭烤?
这是哪门子的答案?
“卷子标注了,以我目前的状态为基准,以上的题目我并没有胡乱回答。”陆水开口解释了句。
枯树老人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
他信。
但是三长老不信啊。
最后枯树老人什么都没有说,而是选择了离开。
他奉命行事,少爷要交这样的答案,他也没办法。
只能由三长老定夺。
不过能知道冥土攻击陆家的真相,也不算亏。
这个应该能告诉三长老。
冥土为了复兴。
至于冥土杀痕殿主是少爷故意引进来的,这个他想说也说不出口。
什么时候才能解开这个禁制?
很快枯树老人来到了大殿。
三长老坐在大殿最上方,仿佛一直在等待着。
“三长老,这是少爷的答卷。”枯树老人恭敬道。
“如何?”三长老低眉看着枯树老人。
他没有第一时间去看卷子,需要有个心理准备。
他不要求多好,看得过去就行。
有点进步也可以。
“这个。”枯树老人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最后只能低头道:
————
“一言难尽。”
听到这句话,三长老就不再多问。
而是伸手一招,枯树老人手上的卷子就唰的一声飞到了三长老的手中。
拿到卷子三长老就开始查阅卷子,他想知道枯树老人的一言难尽到底什么意思。
只是看到第一道题,他眉头就直接挑起,怒气升三丈。
在看完卷子的瞬间,三长老就把卷子捏碎。
他怒火在升。
许久后,三长老怒火逐渐平息。
最后一声叹息:
“还有别的事吗?”
他没有爆发,也没有多问。
“有一件关于冥土的消息,是一些传言。”
“是什么?”三长老问道。
“根据一些传言,冥土杀痕这次的目标本就是少爷,据说是为了冥土复兴。”枯树老人开口说道。
他发现只能说这么多。
一旦涉及到他们少爷本身,就无法说出口。
但是这些也够了。
“冥土复兴?”三长老有些意外。
“是的,但是具体是为什么并没有任何消息,而且这些还只是传言。”枯树老人说道。
“还有事吗?”三长老没有去深究这件事。
枯树老人明白三长老的意思,没有事他就可以退下了。
枯树老人退出了大殿。
大殿之上只有三长老一人,他看着大殿之外传出了一声叹息。
“还有四个多月,真是漫长啊。”
对陆水没什么期待了,还是期待开奖吧。
一个普通人,一个修炼缺乏天赋的人,感情还不错,应该会很快就有孩子吧?
应该吧。
唉!
又是一声叹息。
“陆水但凡有点天赋,有些上进也不至于让人如此。”
一想到陆水,三长老觉得自己不是叹息就是愤怒。
遇到远古灵兽沉睡,居然还炭烤,你怎么不水煮?
真武真灵是随身带炭的人吗?
要不是为了后面开奖方便,这一个月陆水就得待着冰霜河面壁思过。
除非中途被抬出来。
————
陆水站在藏经阁窗前打了个冷颤。
“天开始冷了,不过树叶倒是一点黄的倾向都没有,看来天地变化越来越大了。”
在陆水的目光中,所有的树都没有变黄的倾向,甚至花都没有凋零的趋势。
这变化看似没什么,可是几乎在违反四季变化。
如果单单是陆家区域倒是没什么,可要是世界级变化。
那么就是在改变世界。
怎么看都不简单。
可他没有感觉到任何力量在左右这种变化。
最后陆水摇头,只能到时候再说。
或者等他实力足够的时候。
陆水不再多想,而是离开窗边去书架拿本书。
他没有急着离开,毕竟不知道三长老会不会有后续的惩罚。
随便拿了本书的陆水,打算看一会再说,只是刚刚坐下,突然感觉储物法宝内的英灵殿传来了震动。
“孤影老人?”陆水有些意外,孤影老人怎么会突然找他?
不过他没有第一时间回应,而是把书放回了书架,顺势离开藏经阁。
离开藏经阁后,陆水便去了秋云小镇。
正常情况下在在陆家回应孤影老人问题不大,但是昨天陆家才受到攻击,他不确定陆家有没有人闲着无聊警惕空间无关紧要的变化。
所以还是去秋云小镇来的安全。
下了山,陆水才拿出了英灵殿,选择了回应,只是简单的回应,并没有让孤影老人出来。
“王,发生大事了。”英灵殿对面孤影老人的声音有些惊恐,但依然恭敬。
“说说。”陆水走在道路上,不疾不徐的开口。
“那位本已经陷入彻底沉睡的存在,在昨晚突然间有了彻底苏醒的迹象,力量开始溢出。
那位存在哪怕只是力量溢出,都会带来无尽的毁灭。
先王曾说那位是深海中的神,而这位神可能要离开深海。
他一旦走出深海,以他溢出的气息来看,绝对是一场噩梦。”孤影老人立即道。
那位的存在让他惊恐,让他害怕。
仿佛对方一旦苏醒过来,那就是毁天灭地的灾难。
陆水知道那位存在,上次孤影老人就说对方苏醒的速度快了。
不过并没有力量溢出,这次力量溢出,代表着他正在获得自由。
“蓝夜国最近有发生什么变化吗?”陆水开口问道。
蓝夜国的位置到底在哪,他不知道。
但是绝对是很遥远的地方,如果那里也有变化,那么就真的是世界级的变化。
“蓝夜国的变化?大变化倒是没有,唯一让人高兴的是,种下的粮食长的快了,而且长的很好。”孤影老人开口说道。
“有发现已经枯萎的树,长出新芽吗?”陆水问。
“有,确实发生了。
他们感觉意外,不过都当做王的恩赐。”孤影老人说道。
陆水:“……”
不要什么事都推到我身上。
陆水觉得他就是吃了点那些小孩的东西,顺手帮了一下蓝夜国而已。
真正战斗的是蓝夜国的英灵,是那些修真者。
“不是我。”陆水回了句,而后继续道:
“那种变化应该是世界级的变化,这种变化应该会作用在许多方面,比如生机,比如可以让人恢复力量。
远古时期的存在,会因为这些东西加快恢复,被迫沉睡的存在也会因为这种变化开始苏醒。
就是被封印的存在,也能在这段时间内,有挣脱封印的可能。”
“王是说,那位存在,因为世界的变化,开始苏醒?”孤影老人问道。
那这种变化,可对他们一点不友好。
虽然收成好了,蓝夜国不会再有人因饥饿而倒地。
可灭世灾难也跟着发生了。
“不用太在意,这种帮助终究是有极限的。
还是要因人而异。
根据你的观察,你觉得他醒过来需要多久?”陆水走到了小镇。
他四处看了看,如果可以,他想找个地方吃慕雪给他的点心。
“力量溢出的很快,力量也在活跃,如果顺利的话,最多两年那位存在就会彻底苏醒。”孤影老人说道。
两年长吗?
很短的。
对他来说不过眨眼之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