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pnx5火熱連載都市小说 警探長 愛下-第八百六十九章 準備辦案鑒賞-7k24t

警探長
小說推薦警探長警探长
高房价已经滋生了很多外人都不会知道的问题。
绝大部分人其实本身真的没有太大的本事,家庭条件也一般,但是厉害的是,他生在“罗马”,家里有“罗马”的房子。
很多上京、魔都人自己根本也买不起本地的房子,有房子住纯粹是祖上庇荫,但是人家确实是有,没办法。
白松在派出所的日子里,不止几十次地见过,兄弟几个为了争父母的一套老房子,兄弟都做不成了。
寸心盼情长 水羽白函
一百多万甚至几百万的房子,只需要多争到10%,就能抵得上好几年的奋斗,就可以换一辆好车,能不争吗?
人脑袋打出狗脑袋的事情太多了。老父母死之前,就会有子女偷偷哄着父母去做公证遗嘱,或者说等人死了之后,各种手段都能用出来。
馭 靈 師 小說
有人说了,平分不就行了?
肯定不行!首先抚养的年限不一样,其次老父母给孩子留过的钱不一样,再次照顾的花销也要掰扯掰扯,最后就得看谁更不要脸了。
畸形的房价与收入之间的差距,造成了各种案件,李杰这个案子就可能存在这种情况。

而如果真是白松所言,骗出去,公海一扔…
首先我们要知道太平洋有多大–太平洋一个大洋,就大于地球上所有的陆地面积,有19个中国这么大,面积约等于7万个洞庭湖。
“那李杰肯定是没了。”王华东叹了口气,“比起你说的这种方式,我真不知道还有啥更厉害的了。”
“涨见识了。”赵欣桥看着白松越发佩服:“也就你能把这个前因后果想出来!”
“我有点无力…”柳书元扶了扶额头,不知道是被案子绕的,还是被狗粮撑的。
屍 語 者 線上 看
“那,白松,既然有了猜想,就制定计划吧。”孙杰道。
“好”,白松道:“既然我们已经怀疑李杰死了,而且有一个合理推理,我们就应该开始查案了。欣桥,你就该回避了。”
“没问题~”欣桥微微一笑:“后面的事情,无非就是证明你说的事情的过程,我听你的好消息就成了。”
对于赵欣桥来说,今天真的是一个很美好的体验。
从坐飞机之前得到一点线索、下了飞机去刑警队,接着去饭店见到了李坤、然后是古玩店和技侦总队,每一条线索的获得都来之不易,然后就被白松一点点推理出来,成了现在的样子。
这种经历是她从来没有过的,这是完全从线索里,见微知著,抠出来一个惊天大案的。
#送888现金红包# 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热门神作,抽888现金红包!
这案子如果交给欣桥来办,从最开始就是毫无头绪的死扣,她肯定找不到线索。
即便获得了那么多的线索,也想不到这个事情会有这种推理。
“嗯,先送欣桥去我家。”白松道。
“去你家干嘛?我直接就坐车回学校了。”赵欣桥没答应。
“哦~~~”其他几个人开始起哄。
“额…”白松脸皮那么厚都脸红了:“行,送你去高铁站。”

“对了…”路上,欣桥在脑海中复盘了一下,接着问道:“你是怎么想到这个的?”
“如果我说跟我分析MH370这件事有关,你会信吗?”白松反问道。
“明白了”,欣桥一下想通了:“你天天脑子里乱七八糟的事情记的真多。”
白松感觉赵欣桥意有所指,但是想了半天也没想懂这句话到底是啥意思。
有句话叫做“当你真的喜欢一个人的时候,她的每一句话,你听了都会像是在做阅读理解题。”
白探长现在基本上就是这个情况,一直都是。
当然,最大的原因可能也是笨。

欣桥心满意足地坐高铁走了,四人直接回了市局总队。
现在案子不得不碰触大山省的队伍了,之前白松的想法是观棋不语,但是天华市这边自己的棋子已经丢了,就必须得下场。
拐个相公一起修行 郁雪
回到了总队,大家先回办公室休整了一番,把外套脱在了办公室里,拿好了笔记本。
找马支队肯定要开个会,开会总得带着本子。
工作这些年来,白松的笔记本都已经写满了十几个了。
“我们是不是忘了什么?”白松突然感觉有点别扭。
“嗯?”柳书元立刻皱眉。
“嘘…”孙杰示意王华东和柳书元别说话,每次白松进入这状态,都可能是有很重要的发现。
终极升级礼包
一般都是那种很难被发现的事情!
糊涂妈咪贼总裁 上月暖
其他三人都期待着,大约过了二十秒,白松突然一拍脑袋:“我想起来了,王亮我们是不是忘了接了!”
“卧槽还真是。”王华东立刻道:“我开的车,赖我赖我。”
“对啊,还有王亮”,柳书元也拍了一下脑袋:“我也总觉得少点什么东西…”
“…”孙杰同样陷入了自责。
四个人都默哀了一会儿,白松叹了口气:“算了,让他继续查监控吧,咱们先去找领导汇报情况,都回市局了,接他太远了。”
“只能如此了。”大家迅速全票通过。
四个人拿着本子,一起到了马支队的办公室。
马支队对白松是真的宠,从白松开始说,到最后说完,虽然有很多地方刚听起来感觉很扯淡,但是他一次都没打断过。
白松现在已经把这个事情的逻辑性分析的很到位了,马支队听完之后,接着问了几个简单的问题,就点了点头:“你说得对,现在不能直接找到李杰的妻子询问,但是这个失踪案应该是可以认定了。监控里这几天李杰没有回家,也没任何开房记录,非常不正常。这样,我去请示一下魏局,开个紧急会。”
“好。”白松看着马支队离开,跟其他人说道:“咱们去会议室先布置一下。”
这案子必须市局亲自搞了,因为涉及到了大山省的情况,对接起来还得靠总队。跨省办案一般都是支队、大队对接,但这个案情太特殊,支队对接估计对方依然还想搞保密。
这种事自然是要请示领导,开会研究,但是这种会议不会拘泥于形式,不到十分钟就开始了。
白松再次讲了一遍,比刚才的还细致,顺便把马支队问的问题也一并做了解释。
魏局点了点头,又点了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