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y3g5有口皆碑的都市言情小說 當芒果愛上稻穀 txt-第66章 爲我寫三行情書-45mwj

當芒果愛上稻穀
小說推薦當芒果愛上稻穀当芒果爱上稻谷
他的手工做的只能用四个字形容——惨绝人寰。
谷雨今天穿了红波点白底的短款连衣裙,夏舒芒的工艺品虽然很丑,但是用料很足,一堆“花圈”套在脖子和头上,她像街头卖艺的小丑,耳朵边和鼻腔里全部充斥着薰衣草的味道。
薰衣草只有末梢有一株椭圆形的紫色花球,底下的茎干能有半米高,夏舒芒连茎叶都没有处理干净,此刻泥土的潮湿和薰衣草的味道混合在一起,谷雨的鼻尖忽然开始发痒,接着脸上开始出现细小的红斑。
“阿嚏——”
“阿嚏——”
“啊——阿嚏!”
她连着打了三个喷嚏,鼻头巨痒,口鼻相连,嘴里也开始发麻。
“谷雨?你怎么了?”夏舒芒还在摆弄手里的半成品,抬头发现谷雨已经开始“发红”。
嘴里发麻,鼻腔不同,谷雨感觉到自己的脸在发胀,越来越肿越来越肿,肿到呼吸不畅,眼前开始打转。
“我好像——过敏了……”
+
谷雨对薰衣草过敏!
她竟然对薰衣草过敏!
她怎么能对薰衣草过敏?!
幸好这边可以联系到就近的医院,医生从发病情况来看,确实是过敏。
普罗斯旺每年有很多游客来参观,真正到了花海发觉自己对薰衣草过敏的人也有。
毛寸卷发的黑人医生给谷雨输了药,又开了一些驱痒消肿的喷雾。
浩劫 重生
病房里,夏舒芒一行人都在。
谷雨的睫毛颤抖了下,缓缓睁开眼。最先发现谷雨醒来的人是四石,“舒哥舒哥!谷雨妹妹醒了!”
谷雨晃了下神,支撑着自己坐起来。
四石:“终于醒了,你直愣愣的倒地把舒哥魂都吓没了。他还以为你鬼附身了呢!”
当时那个情况,谷雨忽然面部发红发肿,前一秒还是卡哇伊的萌妹,下一秒像僵硬的僵尸,身体里像插了根钢管,直直向后倒去。
夏舒芒闻声赶过来,坐在她旁边,拉过她的手:“感觉还好吗?”
头还是晕晕的,脸上像是被涂了辣椒面,火辣辣的。
“有点疼。”
夏舒芒:“医生说了,你这是过敏的正常反应,一会输完液再涂上药很快就好了。”
“嗯。”
她这会才意识回笼,谷雨摸了摸自己的脸。
嗯?怎么不太对称?
李香和风铃在左边的欧式红木小沙发上,她再三确定自己清醒了,但是。
她们为什么在偷笑?!
风铃也在笑,她掩饰的很好,可谷雨还是看到了。
小沙发的后面,韩知风靠在暗红的墙边,他往谷雨这里看一眼,嘴角窃喜,微微扬起。
为什么韩知风也在笑?!
这个世界怎么了!
四石好奇心挺强的,他凑到谷雨面前细细琢磨了下,感叹着说:“啧啧啧!都肿成这样了!都成泰国水稻了。”
泰国大米,体积是国内大米的三倍。
四石退开,终于忍不住:“哈哈哈哈哈,谷雨妹妹你这个样子真的好好笑!”
夏舒芒从床头柜掀起一本杂志砸到四石身上,“闭嘴!哪里好笑了!”他的眼神转移到谷雨身上,“红红的多好看!”
谷雨的心一点点沉下去,她伸手从包里找镜子。
夏舒芒的手快她一步拉住她,“别别别,医生说了,你现在不能乱动,不然碰到输液管就不好了!”
谷雨愣了下,越想越不对,她现在一定丑死了,“我现在是不是可丑了?!”
夏舒芒急忙否认,“没有没有!”
谷雨委屈,语调带着撒娇:“可他们都笑我!啊啊啊啊啊!”她想着,心里一阵苦涩,拉着被子试图找地方把自己藏起来。
她得丑成什么样子,风铃都在笑……
夏舒芒今天穿了件开衫式的衬衣,他扬起一面衣服,把谷雨的脸遮住,“那是他们没眼光,不会欣赏美!”
谷雨的眼前忽然全部变成了蓝色,她稍一抬眼,夏舒芒用衣服遮住了她的视线,而他正温柔的冲她笑。
他侧倚在床边,谷雨躺在床上仰起脸看他,“真的不丑吗?”
“不丑,在我眼里你最漂亮!”
风铃看到这一幕,眼里不经意流露出羡慕的神色,半响,她放下手里的报纸,走到谷雨的床边,“谷雨妹妹,刚刚四石给我们讲了个笑话,大家没笑你。”
她扒开蓝色屏障的一条缝,露出自己的眼睛,试探性问:“真的吗?”
“真的!”
谷雨还是不信:“四石他刚刚笑我!”
四石连忙说:“我那是嘴贱!扯淡呢!”
谷雨水汪汪的眼睛看着夏舒芒,夏舒芒满脸笑意:“你最美!”
谷雨拉起被子盖住自己。
她谁也不信,呜呜都是坏人!
+
这两天,夏舒芒陪谷雨在薰衣草外的一家酒店休息,她肿成红猪头的脸已经恢复了神色,嘴巴里也不痒了。
第三天,韩知风提出留大家在巴黎玩几天,顺带看完秋季的T台走秀再走。
笙画的英文名字叫Shlfa,法国乃至全球最大的时尚消费品牌,高级控股公司,每一季度,Shlfa都会举行高定婚纱时装周。
笙画的老本行是一家制作婚纱的公司,几百年传承下来,一直没忘记最初的理念。
韩知风安排他们坐在秀场最佳的前台位置。
全场灯光熄灭,些许躁动后,所有人静等走秀开始。
整个秀场的灯光是经过特殊处理的米白色透射光,秀场的T台和观众席离得很近,走秀的时候,灯光会随着模特的步伐移动,灯光的照射面积只随着婚纱的轮廓变化。
用物理折射原理配上熠熠生辉的碎钻,层层叠叠的轻纱幔帐,在秀场的灯光下一款一款缓缓引入眼帘。
这场景,没有哪个女孩子不心动的。
婚纱是一个女孩子一生最向往的礼服。
爆笑囧妃有点萌 臻惜
美轮美奂的轻柔幔帐,对面是一生要厮守的良人。
温暖柔情的梦在心底搁浅,仿佛随时一阵清风气,少女的羞红心思能被吹遍整片山野。
夏舒芒自秀场开始,眼睛没挪过地,四石叫了他好几次,他才舍得赏脸搭理他。
“什么事?”
四石:“不是吧舒哥,这种女生喜欢的东西你也喜欢?”
夏舒芒睨了他一眼,“四石,你这么多年还没有女朋友是有原因的。”
四石下意识看了眼李香,李香的眼神不亚于夏舒芒,她两眼放光,眼里流露出来的羡慕能把整个秀场淹了。
他往李香那里挪了挪地。
夏舒芒对这类闪闪的、亮晶晶的、可爱的、少女心的东西完全没有抵抗力。
在工作室的时候,他经常站在三坑实体店门口看里面琳琅满目全是粉色系的古典玩偶裙子。
他现在也是有女朋友的人了,谷雨又长的比可爱娇小,如果能给他穿一次的话……
他的肩头忽然一沉,谷雨靠在他的肩膀上。
夏舒芒侧头,嘴角抑制不住的激动:“宝贝儿!”
谷雨迷迷瞪瞪的答:“嗯?”
“喜欢哪个?”
喜欢哪个!夏哥哥都买给你!虽然夏哥哥现在被赶出家门了没有钱!但是你要相信,夏哥哥一定会让你穿上高定婚纱做全场最美的妞!
谷雨往他肩头拱了拱,“哪个都不喜欢。”
夏舒芒内心:WHAT?!
他没来得及发出惊叹,谷雨打了个哈欠:“我有点困了。”
夏舒芒疑惑:“这么多款,你确定一个都不喜欢?”
谷雨眯开眼:“嗯。”
夏舒芒打心眼里不信,没有女生拒绝得了高定!没有女孩子拒绝的了婚纱!
他指了下现在秀场上走秀的款。
“这个?”
纯白色轻纱,被裙撑撑起,从上向下看是一个正圆,裙面上刺绣着石榴红和苏香桐红两种艳红色交织起来的蔷薇,像是红色金箔纸贴在了裙面上。
灯光缓缓投射,裙面细碎的钻石光泽被折射出星辰大海般的光辉。
谷雨摇摇头:“蔷薇花好看。”
“那这个?”
标准的鱼尾婚纱,妥帖的丝网面纱紧紧包裹着模特的身材,从上到下逐渐晕染,由夏王米白转成温莎蓝,像冰岛的月光,细腻皎洁。
“还行。”
“这个?”
这一款婚纱融入了中国风元素,红花梨丝绸光滑缎面,风影纹的金色麻线在群面上秀出一朵朵金色中国风花纹。
很简单的款式,更像是晚礼服,做婚纱差点意思。
谷雨半微的眼眸终于瞪圆:“这个好看!我喜欢这个!”
夏舒芒想确认,“红色的?”
“嗯!”谷雨坐起身,上半身稍往前,模特款款走来,谷雨凑着眼看,生怕错过了什么设计师埋下的伏笔。
接下来的几款,夏舒芒和谷雨交流意见,一直到秀场结束,夏舒芒彻底摸清了谷雨的喜好。
她对欧式的洁白色婚纱没有一丝兴趣,但是对加入了中国风元素的任何一款婚纱,统统赞不绝口。
这场秀场有三套婚纱出自风铃之手,秀场结束,韩知风陪她参加记者采访,四石拉着李香去了巴黎铁塔。
谷雨有点困,婉拒了李香,和夏舒芒走在塞纳河畔回庄园的路上。
夜晚的巴黎比白天迷人,沉睡的性感姑娘在夜晚苏醒,在这座能容纳任何懵懂情趣的城市寻找刺激的玩伴。
塞纳河的夜景演绎世间风情万种的电影情节,凉风袭来扶在两人温热的脸颊上。
夏舒芒拉着谷雨的手。
小姑娘的手很小,摸上去像海水一样绵软。
在这番景色下如果不做点什么似乎在辜负远处河面上倒影着的、被剪碎了的金色细闪。
“困不困?”
谷雨点头:“有一点。”
夏舒芒停下,“我背你。”他走到谷雨前面弯下腰,“上来。”
谷雨一点没扭捏,扶住他的肩膀跳了上去。
她泛着困意,被眼前的景色沉醉,“夏舒芒,我告诉你个秘密。”
“嗯。”
今晚的气氛恰到好处,谷雨情不自禁的说:“我有一个梦想,我希望有一天,我喜欢的男孩子能给我买凤冠霞帔,为我写三行情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