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y2k2寓意深刻都市言情小說 權寵新娘蜜如甜 愛下-208 生米煮成了熟飯閲讀-ukjqw

權寵新娘蜜如甜
小說推薦權寵新娘蜜如甜
乔墨儿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同韩云熙在一个被子里,而且昨晚好像还发生了一些不可描述的事情。
“我的清白之身啊,韩云熙你浑蛋!”
乔墨儿一脚将韩云熙踢下了床。
韩云熙半裸着上身坐在了地上,他也不知道昨天是怎么回事,明明只是中了蒙汗药,怎么会又中了合欢香?
“此时定有蹊跷!”
韩云熙对乔墨儿说道。
“蹊跷个鬼啊,我告诉你韩云熙,我的世子哥哥要知道我和你现在的这件事情,我定和你没完!”
乔墨儿将被子往身上挪了挪,死死的抱住被子,像是一个受了委屈的孩子一般。
韩云熙不知道她是真单纯,还是傻,明明昨夜她也很是主动的,为何今日一早醒来,竟可以如此翻脸不认人?
三國演義 羅貫中
“你放心我一定会对你负责任的!”
“谁要你负责任,谁稀罕你负责任,你不是坚信着一生一世一双人的吗?你和我做了这种苟且之事,你想要对我负责,我都不好意思去提!”
乔墨儿将脸埋进被子里。
“我说过,我会对你负责任的,至于秘境山庄那边,我会给你还有蝶儿一个交代的。”
韩云熙捡起地上的衣服,边穿便走出了房间。
乔墨儿见他走后,立刻也穿上衣服,紧跟韩云熙身后去找乔於珂了。
乔於珂正坐在撩舞阁的一个亭中,听着曲儿泡着茶。
“乔於珂!你王八蛋!”
乔墨儿领先韩云熙一步,冲到乔於珂面前,将他面前杯子的水泼到了他的脸上。
乔於珂擦了擦脸上的水,“你怎么如此疾言厉色?”
“乔於珂,你少装无辜了,昨日不是你让人把我和韩云熙关进了一间房间……”
“你不是说你是韩云熙的暖床奴婢吗?我只是确认一下你有没有说谎,看你这么急眼的样子,我猜你昨天一定是说了谎话吧。”
无限爱恋 国家意志
“重点你先别管暖床的事情,你下药就下药,你为何要下合欢香!”
“我什么时候在你们水里下了合欢香?昨天我只是诓骗一下韩云熙,怎么,他昨晚真的对你做了不轨之事吗?”
乔於珂说这话的时候,真的好想扇自己,万一乔墨儿回答是真的,那他岂不是将自己觉得有趣的灵魂送进了别人的怀抱。
“对啊,如你所愿,我还真成了他的暖床奴婢了,要是我世子哥哥知道了,一定会将你碎尸万段的!”
乔墨儿怒拍桌子,整个人凑近乔於珂,恨不得将他打死。
右眼見鬼
韩云熙带着面具本来想说些什么的,却被廖小爷的声音给打断了。
“耿世子,主子正在与别人会客,你不方便进去。”
耿逸怀一脚踢飞廖小爷,抱着头盔冲进了后院往凉亭的方向奔去。
“你们怎么一个两个都喜欢踢我胸口。”
廖小爷揉揉自己的胸口,怕是在被人踢一脚,他都快死翘翘了;当他想从地上怕爬起来的时候,闫旭也来到了撩舞阁。
闫旭蹲下问廖小爷,“墨儿在里面吗?”
“在的。”
“谁把她卖到这儿来的?”
“主子不让说!”廖小爷回答。
“那我就去亲口问问你的主子。”
闫旭走后,廖小爷还没站稳,就月兮姑姑一脚又踢摔倒了。
“你们怎么一言不合就喜欢踢我啊!我到底得罪谁啦!”
月兮姑姑单脚踩在廖小爷的胸口,“你说不说,是谁把我们小姐卖到你们这儿来的!”
“我为什么要说?小娘子长的如此漂亮,我还想同小娘子多唠唠嗑呢!”
冲霄日记
廖小爷看见的是月兮姑姑,对她一见钟情,一手枕着自己的脑袋,一手竟摸起了月兮姑姑的大腿。
“无耻之尤。”
月兮姑姑用劲踢开他的手,弯下腰给了廖小爷一巴掌便往后院赶去。
“世子哥哥?你还真是如韩云熙所说,是耿逸怀的妹妹吗?”
乔於珂疑惑道。
妖月狼 流川
“你管我是……”乔墨儿本来还想同乔於珂掰扯的,但看到远处风尘仆仆的耿逸怀,乔墨儿吓的抓紧韩云熙的手就跑走了。“我先走了,有空再找你算账。”
韩云熙就这样被乔墨儿拉走,自己还不知道什么情况。
耿逸怀来到凉亭,没有看见乔墨儿,将剑用劲的立在桌子上,“她在哪儿?”
从赘婿开始君临天下 翰林书虫
“耿世子你说的是谁?”
“我说的是我妹妹墨儿,她在哪儿?”
“耿世子,我和亦珂认识你多年,我怎么不知道你有一个妹妹也叫墨儿?难不成是你当初骗了我们?”
“我没有骗你们,你们的妹妹死了,我妹妹墨儿是老太爷一直关在家里从不出面的妹妹,与你们乔家无关。”
“是吗?耿世子,你可知道这世上有一种叫滴血认亲,若是墨儿不是你妹妹,你将如何圆你当初的谎言?”
乔於珂从位置上站了起来,二人身高看上去差不多,虽各有千秋,但还是势均力敌。
闫旭本想冲进来也搅和一下的,但看里面气场不对,他就在外面站着看起了戏来。
“我来告诉耿世子,你的墨儿妹妹去哪儿了吧。”
乐正清依依作态的走到了凉亭里,双手放在腹部,言语间一直都是在提醒着乔於珂那个人是耿世子的妹妹,而不是他的妹妹乔墨儿。
“说。”
“她刚刚和秘境山庄的韩庄主去了别处,听闻昨晚啊,还和韩庄主一夜春宵了呢。”乐正清是个女子,表示有些话不好说出来,只能用手帕遮住嘴巴尴尬的一笑带过去了。
少爷太腹黑!
魔王的棄妃
“她和韩云熙?”
耿逸怀听见乔墨儿又和韩云熙搅到一起去了,气的拿起乔於珂刚倒好的一杯水,朝乔於珂泼了过去。
“乔於珂,墨儿要是有个什么三长两短,我和你没完!”
耿逸怀怒摔杯子,寻着乐正清刚刚指的方向找去。
“你很厉害啊,乐正清。你什么时候有这么大权利,可以支配我撩舞阁的人做事了?”
乔於珂慢慢走向乐正清,乐正清害怕乔於珂对她动手,往后退了几步。
“你放心,我不会动手打你的,我嫌你脏。我只问你一句话,你是不是知道了我不知道的事情?”
乐正清摇头,死死的咬紧口风说自己什么都不知道。
“你不说也没有关系,乐正清,我有办法会让证据同我说话的,若是墨儿真是我的妹妹,你昨晚对她做了些什么,我会十倍百倍的让你奉还回来。”